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乱象初现

  其实,莫咏欣不知道的是,秦宇会猜到,是因为秦宇了解,一般村落的祠堂,尤其是一些宗族祠堂都是有人守的,负责打扫卫生,上香清除灰尘。:6d

  要知道,一些大宗族的祠堂除了香火常在,还有供品的,要是没人守着,恐怕没多久就变成了老鼠窝,而到时候祠堂里的那些灵牌也会被老鼠给咬掉。

  而且,小石寨村的祠堂很大,这么大的祠堂,肯定是要有人守着的,而联合莫咏欣给出的信息,对于秦宇来说,这个不难猜。

  至于莫咏欣和孟瑶两人会猜不到,是因为她们从小就出生在京城这样的大城市,祠堂对她们来说是一个很遥远的存在,而且就算孟家和莫家有老家祭祖的习俗,但是一般的规矩,女孩是不用参加的,所以两女才会猜不到。

  “继续说这三叔祖。”

  莫咏欣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继续说出自己打听到的情况。

  “这三叔祖是守小石寨村祠堂的,根据我推测,此人起码守了小石寨村祠堂八十年了,也许还不止,而且,这三叔祖从来不走出祠堂,唯一会打交道的便是张海生,因为张海生每过几天就要给祠堂送供品,除此之外,小石寨村的村民要想见到这三叔祖,除非家里有人死了,需要灵位送入祠堂,一般只有是在每年祭祖的大典上,祠堂大开的时候才会见到。”

  “所以,小石寨村的那些年轻人才会不知道这三叔祖的名字,反正他们有记忆的时候,第一次进祠堂的时候,他们的父母便是让他们这么叫的,而这些年轻人的父母也不知道这三叔祖的名字,只是叫着三叔公,我估计这是他们的父母的父母这么让他们叫的。”

  “所以,你觉得这三叔公很可疑?”

  “难道不可疑吗,按照常理推测。一般来说,这类人身上都是有着秘密的,不然的话,守着一个祠堂一守就是八十年,一般人能做到吗,而且这三叔祖无亲无故,据说是个孤儿。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一次意外离开了,而他也没有娶妻生子过。没有任何的亲人。”

  听了莫咏欣这话,秦宇脸上也是露出认可之色,这三叔祖确实是很值得怀疑。

  目光在纸上这三个名字来回流转着,秦宇的手无意识的敲击着自己的大腿,他总觉得有什么信息被自己漏掉,当下,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

  “怎么,这三人有什么不对?”看到秦宇皱眉,莫咏欣疑惑的问道。

  “也说不上哪里不对。但就是觉得,好像少了什么?”秦宇看向莫咏欣答道。

  “可我调查了全村所有人,就这三人最有可疑的地方,其他人都很平常,没有现可疑的地方。”

  “全村所有人?”

  听到莫咏欣这话,秦宇突然愣了一下,不过下一刻却是一拍大腿。高声说道:“说道。”

  “秦宇,你这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们了。”

  秦宇这突然一下,让得孟瑶和莫咏欣两人都是一脸的雾水,就连一旁的神女眼皮也是跳了跳,手不自觉的握在了缠在腰间的软剑的剑柄上,最后。又默默的松开。

  “你知道什么了?这么激动?”孟瑶好奇的问道。

  “我知道漏掉了什么,先前看到这三人的名字和听到有关这三人的信息,我就觉得有什么地方被我漏掉了,而刚刚莫小姐这句调查了全村所有人却是让得我恍然大悟,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了。”

  “出在哪里?”听到秦宇这话,孟瑶和莫咏欣都十分的好奇,这三人的信息和资料都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没有什么遗漏啊。

  “这三个人的资料当然没有遗漏,但是,却是漏掉了一个人,你们仔细想想,这三个人的信息都有一个共同点。”秦宇笑着说道。

  “什么共同点?”

  孟瑶紧接着询问,而莫咏欣却是选择了沉默,皱眉思考着,这就是孟瑶和莫咏欣的不同,有秦宇在的时候,孟瑶不会过多的去想,而莫咏欣就是比较独立,她会自己去独立的思考。

  “祁连花先不说,我们来说张权和这位三叔祖,这两位,一位疯子很少有人搭理,一位在祠堂终日不见人,但是如果仔细回想一下就会现,这两人都和一个人有关系……”

  “张海生。”莫咏欣突然打断秦宇的话,妙目闪过亮光,说道。

  “没错,张权是由张海生照顾的,平日就住在张海生家,而三叔祖在祠堂内,祠堂的供品也是由张海生送过去的,所以,那三叔祖和张海生肯定是有关系。”

  莫咏欣妙目眨了几下,沉吟了一会,开口说道:“而且表面上看,着祁连花和张海生好像没有什么联系,但是,一个村长,一个巫婆,村里的任何祭祖或者其他活动都离不开这两位,都得由这两位操办,所以,张海生和祁连花也是有联系的,甚至密切程度还不会下于张权和三叔祖。”

  莫咏欣冰雪聪慧,秦宇这么一点,她就把这一切都想通了,不过,下一刻,莫咏欣依然是皱起了眉头,说道:“虽然这张海生和这三人都有联系,但是张海生只是一个村长而已,就是一个普通人。”

  “姐姐,张海生不是一个普通人。”

  一直沉默着倾听的神女却是开口了,看到自己姐姐看过来的疑惑目光,解释道:“张海生会蛊术,那天,那几位警察之所以会变成那样,根本不是被小孩的怨气给缠住,而是张海生使得手段。”

  “你是说,那些警察会掉落在地上,是张海生搞的鬼?”莫咏欣有些震惊,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张海生就很可疑了。

  “这个你问他最清楚了,是他破掉的张海生的蛊。”

  神女的目光却是看向秦宇,秦宇看到神女把话丢给自己,也只能是笑着说道:“神女说的没错,这事情我没有和你们讲,当初的事情确实是张海生搞的鬼,只是这张海生的蛊术并不厉害,充其量也只是才刚刚入门,连赤木扎都不如,不过张海生这放蛊的手法比较独特,所以赤木扎并没有看出来。”

  “那这么看来,这张海生的嫌疑最大了。”

  “目前来说确实是如此,不过这三位也有些嫌疑。”

  说完这话,秦宇四人陷入了沉默,因为,就算这四位有嫌疑,如果对方不愿意说的话,他们又该从哪里去下手?

  这不是面对什么敌人,对方也没有犯罪,总不能直接刑讯逼供,所以,这才是秦宇他们目前最犯难的地方。

  如何打开这四位的口?秦宇几人开始思考起来。

  而就在秦宇等人思考的时候,大宅的门被推开了,然后,赤木扎的身影出现了,伴随着的还有赤木扎那慌张的声音。

  “秦宗师,不好了,出事情了。”

  “怎么了?”

  秦宇看向赤木扎,有些纳闷,堂堂洪门师爷,什么事情能够让他这么慌慌张张的,难道是小女孩有线索了?

  “秦宗师,那小女孩的事情被传出去了。”赤木扎在秦宇身前站定,有些慌乱,“我刚从我朋友那边得到消息,整个玄学界都知道小女孩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这小女孩最起码活了几百年,现在玄学界中人都出动起来,疯狂的寻找这小女孩了。”

  “而且最糟糕的是,传出消息的人还说,这小女孩之所以可以活这么久,是因为这小女孩身上有着重生的秘密,如果谁得到了小女孩,获得这秘密,就可以获得无限重生。”

  听了赤木扎这话,秦宇神色也是一变,小女孩的事情已经很隐秘,知道的人不多,但是现在事情传扬出去,可以预料,恐怕玄学界又要起波澜了。

  无限重生,那就意味着是长生,甚至比长生还要更吸引了,因为长生终究会老,保持着一个老年状态一直活下去,怎么可能有重生那么的吸引人。

  “皇甫龙头已经让洪门兄弟注意了,就这么一上午,便是有几十位玄学界众人来到了昆明了,这样下去,来的人会越来越多,如果小女孩落在他们的手上的话……”

  接下去的话赤木扎没有明说,但是秦宇等人都明白,谁得到了小女孩,肯定会带走小女孩,然后秘密研究这小女孩身上的秘密,到那时候,要想再找到小女孩难度恐怕增加了不止百倍。

  “这传消息的人是如何证明小女孩活了几百年的?”秦宇突然朝着赤木扎问道。

  玄学界的人都不是傻子,不可能凭着一道传闻便如此的疯狂出动,必然是有着让他们信服的理由的。

  “这也是让我很疑惑的地方,我询问我朋友,据说是有人给他寄了一份文件,里面有着小女孩的很多照片和,甚至比皇甫龙头那边的还要多,而且一直是可以追溯到汉朝。”赤木扎答道。

  “给你朋友?”

  “准确的说,是给很多玄学界的人了,我保守估计,起码有上千人收到了同样的文件,不然这事情不可能一下子在整个玄学界传扬出来,因为此人在文件的后面都留下了一句话:“这不是秘密,同样的文件我已经给了许多人,祝你好运”。”欢迎您来)

  ps:继续求月票!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