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值得怀疑的人

  是的,这就是秦宇会和莫咏欣还有神女来到昆明的原因。

  是秦宇和莫咏欣都不是那种可以以德报怨之人,更何况这还是生死之仇,如果不是莫咏欣的灵魂来自两千年后,那一次恐怕就是真正的离别了。

  是的,也许那酒坛里的存在很厉害,但是,对于秦宇和莫咏欣来说,敌人的身份是必须搞清楚的,这一趟昆明之行也是势在必行,而神女那就更是了,如果不是莫咏欣拦着,恐怕从秦始皇陵墓出来之后,就会杀向昆明。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皇甫镇川说出滇国的时候,秦宇会答应皇甫镇川的请求,插手这一件事情,哪怕皇甫镇川不请求,秦宇也是会自己主动去调查。

  听完秦宇的讲述之后,孟瑶沉默了,许久之后才低声说道:“那算上那一次,咏欣姐是救过你两次了。”

  “是啊,我欠她太多了。”秦宇也是感慨的说道。

  “可既然是找滇国,我听说滇国就是滇池这一带,你留在小石寨村不走,是不是这小石寨村和滇国有关系?”孟瑶不笨,很快就想通了这其中的关键之处。

  “根据我们的调查,小石寨村是最有可能和滇国有关系的一个村庄,甚至很有可能是滇国的遗民。”秦宇没有隐瞒,如实说道。

  “可我觉得小石寨村的村民都很普通啊,除了他们的祖训有些古怪,都和平常人没什么区别,要真是滇国遗民的话……”

  在孟瑶想来,滇国是一个很神秘的国度,一个神秘的国度的遗民,是不是也该充满了神秘,但是小石寨村的村民却没有给她带来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愚昧的落后村子。

  “也许,这些村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谁吧,毕竟上千年的历史过去了。”秦宇意味深长的答道。

  “不。有人知道。”

  不过,就在这时候,莫咏欣的声音却是从后面传来。秦宇和孟瑶回头,莫咏欣手上拿着一张纸,朝着这边走来,当然。少不了形影不离的神女。

  “小石寨村,恐怕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祖先的来历的。”

  莫咏欣走到秦宇跟前,看到秦宇和孟瑶脸上的疑惑,直接是将手里的一张纸递给秦宇,说道:“你自己看看吧。”

  秦宇带着狐疑之色接过莫咏欣递过来的纸,却只见这纸上写了好几个人名。而且还列出了这些人的年纪。其中,有几个名字是重点花了圈的。

  “祁莲花?这人是谁?”

  秦宇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用红笔勾勒成圈的里面的名字,这纸上只写了这是一位老太婆,今年是六十岁。

  “这位祁莲花是小石寨村唯一的一位外姓人,小石寨村也可以叫做张家村,只有这祁连花不信张,但是,祁连花并不是现在搬来的小石寨村,其祖上便是居住在小石寨村。而且要是追溯年代的话,似乎也是破了千年。”

  “就因为这一点你就会怀疑这祁连花?”秦宇抬头看向莫咏欣,即便这祁连花不信张,但似乎也和知道祖先身份扯不上关系。

  “当然不止这一点,我会怀疑她,是因为她的职业。”莫咏欣那好看的眉毛一挑,说道:“我打听过了,这祁连花是村子里的巫婆,一般村子里有什么祭祀的活动,都是由她来主持。而且,祁家世代在小石寨村都是干这个活,所以,祁家在小石寨村的威望很高。”

  “巫婆?”

  秦宇脸上没有惊讶之色,小石寨村这样落后的村子还有巫婆的存在这不算什么,而且,对于巫婆,秦宇并不是那么的排斥,实际上,巫婆也算是玄学界的一支,只不过因为她们的修炼和一般修炼者不同,所以很少和玄学界打交道。

  在古代,西南地区巫婆的地位很高,除了一些大的村子和部落有祭司以外,一般的小村子有位巫婆就很了不起了,而且巫婆的工作也很繁琐,几乎是有和尚、道士的工作给一肩挑了。

  哪家人闹鬼了,出了一些灵异的事情找巫婆,哪家人死了人了也找巫婆,甚至看风水治病啥的也找巫婆,巫婆的地位不高才怪。

  “也许,就是因为祁家是巫婆,所以小石寨村的村民才会欢迎祁家在这里住下去。”孟瑶在一旁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和秦宇这么久了,她也查过一些巫婆啊,跳大神的资料。

  “谁知道呢,不过这祁连花却是有些可疑。”莫咏欣摊了摊双手,说道。

  “你是认为,既然这祁家世代担任小石寨村的祭祀一职,而祭祀一般是对一个部落和村寨的过去最了解的人,可能会知道小石寨村的祖先来历?”

  “嗯,我确实是这么想的,按照一般的祭祀程序来说,肯定是要祭祖的,而掌握这些信息的只有祭祀,或者说,在古代,负责文化传播的实际上就是那些祭祀。”

  秦宇没有再询问了,而是将目光看向第二个用红笔圈起来的名字,这个名字的红圈相比那个祁连花颜色却是要浅一点。

  “张权?这人又是谁?”

  秦宇看了下张权的年纪,竟然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这人是个疯子。”

  莫咏欣这话一出,秦宇和孟瑶两人表情哑然,一个疯子也值得怀疑?

  “但是我之所以会把这人也列入进去,是因为此人虽然疯疯癫癫,但是他对人说的疯言疯语很值得怀疑。”

  “他说什么了?”

  “他逢人就说,他是王子,这一片土地的领,整片滇池都是他家的。”莫咏欣意味深长的答道。

  听了莫咏欣这话,秦宇眼中也是闪过一道亮光,如果,小石寨村的村民真是滇国的遗民的话,那张权要说自己是王子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要这张权是滇国国王的血脉便可以了,而当时的滇国确实是统治着整个滇池。

  “此人目前在哪?”

  “因为是疯子,而且张权的父母已经离世了,所以是由张海生目前照顾生活起居,和张海生住在一起,恰好张海生也没有子女。”

  秦宇点了点头,继续看下去,当看到这第三个人的名字时,却是有些惊讶,因为这个人的名字,红线是最重的,而且还画了好几次,也就是说明,此人是莫咏欣最觉得有可能的怀疑对象。

  “三叔祖。”

  秦宇轻声的将这名字给读了出来,而没等秦宇开问,莫咏欣便是直接介绍道:“这人的具体名字我也没有调查出来,小石寨村的村民都叫他三叔祖,好像知道他名字的只有小石寨村那些高龄老人,但是那些老人的口风很紧,问不出什么来。”

  “为什么怀疑他?就因为没法得知他的名字?”秦宇看向莫咏欣,他相信肯定不止是因为这一点的理由。

  “一个连名字都问不出来的人,不值得怀疑吗?”莫咏欣反问道,不过没等秦宇回答,下一刻便是继续说道:“我怀疑他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这三叔祖的年纪和干的事情。”

  “三叔祖,我从小石寨村的那些年轻人口中得知,这人起码过了百岁高龄,而且这人深居简出,平日里连小石寨村的村民都难得见到他一面,小石寨村的那些年轻人自然不知道他的名字。”

  听到莫咏欣这么说,秦宇的表情有些古怪,他心里知道莫咏欣的这些信息都是从小石寨村的那些年轻人口中收集到的,秦宇也是年轻人,他很清楚,莫咏欣对年轻男子的杀伤力,恐怕都不用多问,小石寨村的那些年轻人就恨不得把自己所知道的秦宇说出来,就是为了能够和莫咏欣多说几句话。

  “看什么看,你每天像个大爷一样的坐在这大宅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些信息我不去收集,难道还会自动上门啊。”莫咏欣似乎是看出了秦宇的心中所想,妙目有些嗔怒的瞪了秦宇一眼。

  秦宇被莫咏欣这妙目一瞪,只能是悻悻的摸了摸鼻子,暗叹道:“还是大男人的心理作祟啊”。

  “你们知道这三叔祖是干什么的?”莫咏欣随后又是颇有兴趣的朝着秦宇和孟瑶问道。

  “难道是生病了,常年卧床?”孟瑶猜测了一下,不过莫咏欣却是摇了摇头,随后,莫咏欣将目光看向秦宇。

  秦宇苦笑了一下,答道:“你既然会问,那就说明这三叔祖的职业肯定有些特殊,不可能和一般村民一样下田里干活了,仔细想了一下,小石寨村能够有些特殊的工作的,那就只有一样了。”

  “是什么?”这话是孟瑶问的,孟瑶也是被秦宇这话给吊起了胃口,而莫咏欣一双妙目也是死死盯着秦宇,因为,她对自己的的智力充满了自信,但即便是她自己,当时也没有一下子便猜出这三叔祖的职业,所以她不认为秦宇可以猜的出来。

  “那个职业,就是守祠堂。”秦宇微微一笑,答道。

  “守祠堂,咏欣姐,是这样的吗?”

  孟瑶转身看向莫咏欣,只是,莫咏欣那微张的小嘴和有些不服气的表情,已经是告诉她答案了。

  秦宇,猜对了。(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