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我叫张君君

  两个无辜之人死了,还有被君君杀死的小孩,这些人虽然不是风尘子杀的,但和他杀的没有任何的区别,所以,风尘子的道基毁了。

  道基毁了,终生无妄八品尊者境界,所以,风尘子给村里人留下了千斤鲜鱼换来君君姥姥的晚年之后,便是带着君君离开了。

  道基毁了,风尘子陷入了自责的心魔当中,实力在飞快的下降,甚至,连生命力也在飞快的消逝,一荣一枯,皆在掌中,当风尘子选择了这条路,就只有这两种结果了。

  所以,有很多达到了七品巅峰境界的高人,却迟迟不朝着八品尊者境界起冲锋,就是因为他们不敢轻易的尝试,一旦斩自我失败,那也就意味着生命走到了尽头,只有投胎转世的机会。

  虽说元神在的话,投胎转世之后,来世有很大的机会可以解开前世的记忆,但在没有解开记忆之前的那段岁月,谁有会知道生什么事情?

  尤其是在古代,一旦出生在一个贫民之家,战争和饥荒便可以决定他们的生命,这让这些高高在上惯的人如何能够习惯。

  所以,很多七品巅峰的存在除非是走到了生命的终点,才会尝试斩掉自我,因为那时候,他们已经是没有路可以选择了。

  收回手指的秦宇,看着依然呆滞目光的君君,最后,却是将目光看向了半空中被他定住的那一团黑气,此刻,这黑气正在跳动。

  到了现在秦宇也知道这团黑雾是什么了,这就是风尘子的那一缕恶念,如果说君君是恶念所化的本体,那么这黑雾就是恶念生存的根源了。

  没有了恶念,君君变成了张海生女儿的样子,老妇人连忙上前将君君给抱在了怀中。

  “秦宗师。”

  赤木扎开口了。他看的出来秦宇此刻的表情充满了感慨,似乎这小怪物身上生了什么曲折的事情,可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够让一位宗师如此动容。

  秦宇看了眼赤木扎,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君君,而许久之后,妞妞终于醒来,不过此时的妞妞脸上没有了当初的天真烂漫,有的只是落寞和悲伤。

  “我不是怪物。我是人。”君君低着头,轻声的说着。

  “是,你不是怪物,你是人。”

  听到秦宇的话,君君抬起了头,那落寞的眼睛之中却是有着渴望。

  “你有母亲,你有奶奶,你是你母亲十月怀胎生出来的,所以。你是人。”看着君君那渴望的眼神,秦宇用无比严肃的口吻重复着这句话。

  一旁的莫咏星几人面面相觑,尤其是莫咏星和韩亚信两人更是一头的雾水,这明明就是一个小怪物。怎么会是人,哪有人长这样的?

  倒是赤木扎和皇甫镇川两人脸上带着若有所思之色,活了他们这么久,见识的广了。自然知道有些事情并不能从表象去看,秦宇说的这话也许有着另外的含义吧。

  张海生一个人孤独的站在墙角,因为。他终于知道到底祸害了小石寨村这么久的魔鬼是谁了,他想起来了,想起自己爷爷曾经讲的关于小石寨村的故事,关于两百年前的那个怪胎的故事,也告诉过他这个大宅的来历,只是,那时候他还小,已经是差不多忘记了,如果不是看到老妇人,看到这和怪物一样的君君,他这一辈子恐怕都记不起来。

  “人鬼殊途,这阳间终究不是鬼魂该留之地,现在,你孙子回来了,你的执念已经消了,也是时候前往阴间了。”

  秦宇的目光又看向老妇人,而老妇人听了秦宇这话,浑身一颤,双手却是将君君给抱得更紧了。

  老妇人不说话,秦宇眉头皱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一场恩怨已经延续了两百年,到底谁对谁错已经没法说清,就算是小石寨村村民欠你们的,也该还清了。”

  老妇人最终还是点头了,她的执念便是为了看孙子一眼,现在,这个执念已经是得到了满足了,再也没有力量支撑她留下来。

  有些不舍的摸着君君的脸,老妇人似乎是要将君君的模样给记在心里,随后,才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朝着秦宇鞠了鞠躬,“多谢大师帮忙,老妇人感激不尽。”

  “去吧。”

  秦宇双手一个结印,然后,朝着地上一挥,地上瞬间出现一排火苗,这些火苗一直延伸到门口。

  “走过这条油灯路便是入了阴间,荒郊野岭多恶鬼,你虽是恶鬼却无实力,很容易被那些恶鬼吞噬,这算是我最后帮你一把吧。”

  老妇人听了这话,再次朝着秦宇一鞠躬,随后,看向君君,虽然老妇人眼睛已经瞎了,但是从那白色的眼珠中,众人却是看出了不舍。

  “姥姥。”君君看着老妇人,也是不舍的哭泣道。

  “我的好孙子,奶奶要走了,其实,奶奶在很久之前就知道我的孙子回来了,只是,奶奶不知道我的孙子为什么不愿意亲自出来见我,但是奶奶还是愿意等,因为奶奶相信,迟早有一天,君君会出来见奶奶的。”

  老妇人的这话,让得君君身躯一颤,也让一旁的秦宇叹息了一口气。

  “姥姥。”

  君君朝着老妇人扑去,然而,当他扑到老妇人的身上时,却是抓了一个空,老妇人的身形慢慢的化作了虚无,一股阴风吹起,吹得那地上的火苗朝着门口方向摇摆,老妇人,却是走了。

  “张海生,把你们村子这些年牺牲掉的小孩的名字和八字都交给我。”老妇人走了,秦宇又朝着张海生说道。

  “所以的孩子名字?”张海生先时愣了一下,不过随即脸上却是露出为难之色,“这近几十年的可能还能找到,问问孩子的父母就可以了,但是六十年以前的恐怕就找不到了。”

  “能找多少是多少吧。”

  “好,那我现在就出去办。”

  到了这时候,张海生已经是不怀疑秦宇的能力了,甚至他还庆幸这位高人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撒手不管。压在小石寨村村民头上两百年的禁忌终于是要消失了。

  “秦……秦宗师,谢谢您,我代表小石寨村的所有村民谢谢您。”走到门口的时候,张海生突然一个回头朝着秦宇感激的说道。

  秦宇看了眼,对于张海生这种人,他先前确实是有些厌恶,只是,当知道张海生在二十四年前就将他自己女儿当做牺牲的六个小孩之一,秦宇便是对张海生厌恶不起来了,只是有些可怜而已。

  张海生打开大宅的门。激动的跑出来了,而没一会,大宅外面便是出来一片欢呼声,甚至还有哭泣声,秦宇知道,那是张海生告诉了村民,以后这大宅里的魔鬼不会再出现后,这些村民喜极而泣。

  张海生去询问那些牺牲了的孩子的八字和名字,而秦宇则是看向君君。“跟我走吧。”

  “嗯。”

  君君不知道秦宇要干什么,疑惑的看了秦宇一眼,但当看到秦宇伸出的手时,那小眼之中还是有着一丝希翼之色。也带着茫然,小手抓了抓衣袖,想伸出来,可最终还是没有伸出来。

  直到。一双温暖的大手抓住了他,抬起头,君君仰望着秦宇。那一刻,这双眼睛充满了光亮。

  那一刻,大宅上空的乌云散去。

  太阳再次出现在了高空,阳光洒在大宅,也落在了秦宇和君君的脸上。

  在阳光中,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就这么走出了大宅,没有人开口打扰,也没有人阻止,当门外的那些村民看到秦宇和君君时,就是这么静静的望着,直到两人的背影越走越远。

  君君不知道这位大哥哥要带他去哪里,但是他喜欢这种被人牵着手的感觉,这是他记忆中除了娘和姥姥之外,第三个牵着他的手的人。

  秦宇就这么牵着君君的手,朝着小石寨村的后面走去,其实,秦宇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但就是这么的走着,君君的故事,给了他一种感悟。

  秦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悟出了什么,但是他喜欢牵着君君的手这么的走着,一如君君喜欢被他牵着手。

  这一天,秦宇和君君两人都没有再出现,莫咏星想要给秦宇打电话,却是被赤木扎阻止了,而且,赤木扎还和莫咏星交代,这时候最好不要让人打扰秦宇,因为,秦宇很有可能又进入了悟道的境界。

  悟道,不一定是要坐定或者站定才能悟道。

  你走过那山,你走过那水,你看到山花开,你看到浪花起,也同样可以悟道。

  于是,莫咏星又打电话给自己姐姐那边汇报了一下,让她们也不要给秦宇打电话,而莫咏欣三女那边听了莫咏星的话后,都决定要过来,只是,莫咏星却不敢让她们进来,因为小石寨村是大家闺秀之地。

  这一天,小石寨村的村民放起了鞭炮,那鞭炮声响彻整个村子,这让外面的那些村民疑惑,死了几个小孩的小石寨村,为何反而办起了喜事?

  这天晚上,秦宇和君君两人最终坐在了石寨村后面石寨山的最高处,夜晚,星光璀璨,秦宇和君君两人就这么无言的看了一晚上的夜空。

  当远处的地平线升起第一抹红光时,君君的目光看向了秦宇,然后,灿烂的一笑,松开了秦宇的手。

  画面就这么定格住了,一个笑的灿烂的小孩,在充满了希望的红霞的衬托下,随风飘散而去。

  “大哥哥,我不是怪物,我是人。”

  “大哥哥,我把那些小孩杀死后葬在了大宅的花园里,我娘被他们打死后,我把我娘的尸体也是葬在那里。”

  “大哥哥,他们说人死后要入土的,大哥哥,你答应君君,给君君立个碑好不好,就立在我娘的边上,我叫张君君”

  ……

  ps:第三更结束了,继续写第四更,求保底月票,现在相师第十五名,大家有月票的再推一把,拜托了。(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