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回家的路

  年轻道士,哦不,准备的说是老道带着杀机朝着君君走近,君君有些害怕的朝着后面退去,只是,后面便是三清道祖的神像,根本就无路可退了。

  “此因果因我而起,便因我结束吧。”

  老道说完这话的时候,脸上也是有着一缕不忍,这一切的冤孽都是因为他当初一念之差才铸成的,孩子无罪,但是他不能让君君一个人呆在这世上,不然的话,会给尘世带来无数杀孽。

  老道一指朝着君君指去,君君痛苦的哀叫一声,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卷缩成了一团,身子在微微的颤抖,同时,身躯也是开始慢慢的变得淡薄。

  “三清祖师在上,今日弟子三日灭自我,偿还杀孽。”

  老道看了眼君君,随即朝着三清祖师神像拜祭了一下,又是一指点出。

  君君痛苦的叫出了声,他感觉自己马上要死了,一双大眼睛带着祈求之色看向老道,只是,老道却是铁石心肠,继续伸出了第三指。

  君君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了,不过,他现身上没有想象中的痛苦,再随后,就听到一道狂笑声,“哈哈,风尘子,你这是在干什么?”

  君君睁开了眼睛,却是现大殿的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位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老者,这老者持着一根拐杖晃悠悠的走进大殿内。

  风尘子,君君终于知道这老道的名字了,这个要杀死他的老道的名字叫风尘子。

  风尘子回头看向花衣服的老者,眉头皱了一下,“廖沧,当初遍寻你不到,没有想到你今天竟然自己出来了。”

  “哈哈,当初我确实是怕了你风尘子,你风尘子是一只脚踏入尊者境界的,但是现在我可不怕你。”廖沧哈哈一笑。“你风尘子斩自我失败,道基已毁,一身实力大减,现在又怎么会是我的对手。”

  “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你风尘子的自我竟然是如此邪恶之物,看来所谓的卫道者表现的越正义,这内心的扭曲就越邪恶,风尘子,你敢不承认这一点吗?”

  廖沧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是看向君君。感受到廖沧的目光,君君却是有些害怕,不自觉的缩了缩身体,相比起要杀他的风尘子,他更害怕这廖沧的眼神,那是一种极其邪恶的眼神。

  “风尘子,你都要去了,要不然,你这自我就交给我,让我帮你养大吧。”

  “廖沧。当初几次没有能斩掉你,既然你今天自己出现了,那我少不得要除掉你。”风尘子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很清楚廖沧的实力,所以,他没有任何的犹豫,一团白色的火焰在他的身上燃烧起来。

  “风尘子,你道基都没了,你怎么……”廖沧狂笑着,只是他这话没说完。看到风尘子脸上的白火时,眼瞳急骤收缩,脸色却是骤变,“风尘子。你这是连轮回都不要了”

  “小道一心修道,数百载下来,自认所做之事,对得起头顶三尺青天,却没有想到到了这时候犯下杀孽,愧对道祖。今日只能斩你,免得你日后祸害世间,也算是替我自己赎罪。”

  老道的脸上露出一丝决然之色,此刻,他燃烧的是自己的元神之火,到了他这个境界,虽身死,但元神入阴间轮回,依然是有着自我意识,来世也是可以觉醒。

  但是,一旦燃烧了元神,那就意味着不可能再入轮回,从此消散于天地之间,不复存在。

  “风尘子,你这一个疯子,你要死,不要拉上我。”

  廖沧害怕了,他还不想死,当下没有任何的犹豫,一个闪身,身影便是在大殿消失不见,只是,风尘子又怎么可能让他逃走,下一刻,风尘子的身影也消失了,而君君,只听到了遥远之处传来那廖沧的一声惊呼之声。

  许久之后,大殿恢复了宁静,风尘子没有回来,廖沧也没有返回,君君缩在三清道祖的神像前,看了眼那三清道祖的神像,学着当初风尘子的样子朝着三清道祖的神像拜了三下,随后,却是一个人慢慢的爬出了大殿,朝着山下而去。

  下了山,君君想要回家,回家去找姥姥,只是,他根本不知道回家的路怎么走,于是,他只能无助的选择一个方向。

  一路上,君君也碰到不少人,可是这些人不是看到他就跑,嘴里喊着怪物,就是拿着石头和其他东西砸他,君君很委屈,他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怕自己,所以,他只能白天的时候躲在山里,晚上的时候再出来赶路。

  就这么走了两年,君君还是没有找到姥姥,而在这两年,君君饿了就抓河里的鱼或者山上的野兽,直到有一天,君君在山上突然听到几个小孩的哭声。

  好奇的君君朝着声音出的地方看去,却看到一个洞坑,原来,这几个小孩到山上玩,因为森林比较黑,看的不是很清楚,所以这几个小孩掉进了猎人挖好的坑洞中。

  听到小孩的哭声,还有那喊着爸爸妈妈的声音,君君没有任何的犹豫,利用力量,控制着那些小孩从洞中漂浮出来。

  君君将这些小孩给救了出来,他笑嘻嘻的看着这些小孩,他想着等这些小孩感谢他的时候,他该怎么回答。

  只是,这些小孩从洞中上来之后,看清站在洞口的君君,其中一个小孩却是喊了一声“怪物”,然后就疯狂的跑了,而其他的小孩也是一脸的惊恐,甚至还捡起了地上的石头朝着他扔去。

  “怪物,这是吃人的怪物,打死它,大家打死它。”

  君君挨了好多石头,他很委屈,自己不是怪物,自己是人,自己也有爸爸妈妈,虽然人很好吃,可是自己都好久没有吃人了。

  “我不是怪物,我是人。”君君朝着这些小孩喊道。

  “你就是怪我,我妈说了,你这样的怪物是会吃人的。”

  “对,大家打死它。”

  君君气坏了,眼泪都被气的掉下了,“你们……可是我救了你们啊。”

  “哼,你这个怪物,早知道你是怪物,我们宁愿死都不要你救。”

  “你把我们救上来,肯定是为了吃我们,我们不会上你的当的。”

  君君很委屈,可他最终还是离开了,躲进了深山中,而这些小孩也跑走了,只是,有一位小孩跑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倒在了一片沼泽地中,其他小孩都没有现。

  “为什么,为什么我救了他们,他们还要说我是怪我,还要打我?”

  君君一个人孤独的在山上走着,只是,没有多久,这山上就多了很多大人,这些人拿着弓箭火把还有刀具,君君被射了几箭,他愤怒了,于是他咬死了朝他射箭的人。

  那一晚上,大山血流成河,那些大人惶恐的逃离大山。

  那一夜,君君再一次饱食人血,他的实力又增长了。

  那一夜,那个掉落沼泽的小孩,最后却是成了那些野兽的猎物,连骨头都没有剩下。

  只是,第二天,山上却多了几位道士,这些道士很厉害,君君被他们抓住了,他们将君君给丢进了一个丹炉中,君君听到了他们最后说的话,要把他练成一颗灵丹。

  这些道士不断的把一些珍贵的药草和药液丢进了丹炉内,君君渴了就喝药液,饿了就嚼药草,谁也不知道,他的实力开始突飞猛进般的增长。

  当丹炉打开的那一刹那,那几位道士等到的不是灵丹,而是催命符,君君杀了这几位道士,逃离了道观,再次踏上了找姥姥的路。

  这一次,君君没有再躲了,谁敢嘲笑他,他就杀了那人,谁敢说他是怪物,他就喝光对方的血。

  随着血越吸越多,君君现自己又多了一项本领,如果他吞掉了人的魂魄,那他就可以化作成对方的魂魄模样。

  君君杀了一个漂亮的小孩,他变成对方魂魄的样子,从那以后,果然再也没有人喊他怪物了,他很高兴,也终于有人愿意和他玩了,这让君君都忘记了要去找姥姥了。

  然而,两年之后,君君有一天正和小伙伴在河边一起玩,可是他现小伙伴们看向他的目光很恐惧,那目光,他很熟悉,当初他还是原来模样的时候,那些人就是用这种目光看向他的。

  君君看了眼河水,他现,自己的模样又变回来了,而曾经说着长大要嫁给自己的小女孩此刻却是哭着跑走了,这让君君感觉到被欺骗了,他杀死了这几个小伙伴,然后,离开了那个村子,又一次上路了。

  走啊走,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年,杀了多少小孩,终于,君君回到了小石寨村。

  君君回到了小石寨村,可那时候,老妇人已经死了。

  老妇人死了,可是期盼孙子的她,因为执念太深,魂魄并没有前往阴间,而是留在了大宅里,没日没夜的期盼君君的回来,小石寨村的村民每到晚上都能听到那苍老和凄凉的声音。

  “孙子,我的乖孙子,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未完待续。

  ...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