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真正的来历

  第二天,年轻的道士便和村里人告别,说他要离山一趟,这是年轻道士来到小石寨村这么久,第一次离开村子,村民们还没来及送行,年轻道士便匆匆忙忙的走了。︾︾,

  见到年轻道士的村民都有些好奇,为啥这一次道长会穿一件长袍,还把自己的手给遮挡在袖子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君君每天就趴在妇女的怀里,后来,妇女要下地做饭和洗衣服,就给他整了一个筐,将他背在了背上。

  有些时候,君君也听到那妇女对着他说:“我是你的娘,叫娘。”

  “娘。”君君在心里这么叫着,他喜欢这个声音,但是他还没法说出口。

  ……

  冬天,越来越冷,君君每天看着自己的娘亲忙活着,也看到自己的姥姥和姥爷早出晚归的,三人每次对着君君都是带着慈祥的笑容,但是背对着的时候,君君却是可以看到他们的愁容。

  有一天,姥爷突然一个人出门了,君君靠在娘亲的怀里看着姥爷走进大雪中,他很想喊住姥爷,让姥爷不要去,因为他看到了大雪中有一只怪物,正张开着血盆大嘴,等待着姥爷走过去。

  姥爷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

  君君很伤心,他伤心,是因为他看到娘每次晚上一个人在被子里哭,每当娘哭的时候,他就伸出小手想要去擦掉娘的眼泪。

  “你这该死的,我生下你到底是对是错?”

  每次娘哭了之后,都会看着他说着这样的话,久而久之,他也就记住了这句话。

  后来,姥姥也病倒了,君君看着娘一个人站在那米缸前哭得撕心裂肺,那一个夜晚。君君第一次感觉到了痛,因为娘打了他,但是他不是身体痛,而是心里痛。

  第二天,君君睁开眼睛,却现娘并没有和以往一样把他背在背上,而是一个人走出了家门,君君从床上爬起来,他想要追上娘,可是娘走的太快了。

  门被娘从外面锁上了。但是君君却还是看到了娘,他看到他娘跪在了村子里其他人家的门前,只是,这些人家没有一家愿意开门,他看到了娘一次次的跪在地上,又一次次的失望的站起来走向下一家,冰雪,染白了她的头。

  “二叔,求求你。我母亲病了,求你给一点粮食救救我母亲。”

  “三爷爷,我母亲生病了,求求您看在我爷爷当初打猎的时候救过您一命的份上。给我一点粮食。”

  ……

  一次次的失败,君君看到娘在大雪中摔了好几下,直到天色渐渐黑下来时,才朝着回家的路走来。只是,在路过一座祠堂的时候,娘停了那么一下。随即才继续走着。

  回到家,娘看到君君就站在门后面,脸上有着惊讶,君君伸出双手,想要让娘抱,只是,娘却没有抱他,而是从屋内提着一个篮子再次走出了家。

  于是,君君又看到了他娘走出家,不过这一次,君君看到娘走的很稳,仿佛心里有了目标一样,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在雪地走中,最终,走近了那座祠堂。

  君君看到自己娘走近祠堂之后,跪在了祠堂的神像前,跪了足足一刻钟后,这才站起身,然后,将摆在神像前的一些供品放进了篮子当中,之后,便是急匆匆的朝着家里走来。

  娘回来了,给他和姥姥熬了一锅鲜美的鱼汤,娘给姥姥喂完了鱼汤之后,并没有和往常一样抱着他回到床上,而是将他摆他放在了凳子上,就这么看着他,脸上带着悲伤和不舍,就好像,现在不多看他几眼,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了。

  君君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好痛,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失去了,那一晚上他第一次躺在娘的怀中却没有睡着,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直到天亮。

  天一亮,君君便感觉到门外出现了一大群人,这些人一脸的愤怒,然后,撞开了厨房的门,现了娘昨晚熬了鱼汤之后剩下的鱼骨头。

  看到这些鱼骨头,这些人开始愤怒的叫喊了起来,君君不知道这些人叫喊着什么,只知道娘和姥姥都被吵醒了,然后,娘脸上露出了决然之色,亲了亲自己之后,便是穿好了衣服,将门给打开了。

  冲进来的人直接是要将娘给拖走,姥姥上前阻止,只是,姥姥病还没有全好,哪有力气阻拦,好几次都被那些人给甩到了地上,可姥姥依然顽强的从地上站起来,然后继续拉着那些人。

  姥姥再一次被那些人给甩了出去,只是,这一次姥姥却是撞上了另外一个人,而那人手里刚好拿着一根树杖,那树杖却是直接插进了姥姥的眼中。

  鲜血顺着姥姥的眼角流出,君君听到了娘凄厉的哭泣,也看到那些人的表情变得有些惶恐,但是下一刻,这些人还是拖走了娘,在雪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身影,没有人再来理会姥姥和自己。

  君君看着娘被拖走了,看到姥姥的双眼被刺瞎,君君慢慢的爬到姥姥的身边,伸出舌头舔着姥姥眼角流出的鲜血,当鲜血进入他的口中,他的体内突然涌起了一股嗜血的冲动。

  而且,君君突然现,他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可以控制着许多物体,比如,他控制自己姥姥的身体,让姥姥的身体漂浮起来,回到了床上。

  他还清楚的看到了,在那祠堂之中,那些人拿着棍子打在母亲的身上,他努力的去控制着那些棍子,但是他现,他的力量还是太小了。

  他需要鲜血,只有鲜血可以让他的力量更强大。

  于是,在那个夜晚,有一户村民的小孩失踪了,那小孩,是被他控制着从家里漂浮出来,一直漂浮到他的家里,然后,他咬破了小孩的脖子,吸干了小孩的血,至于小孩的肉,那是他和他姥姥过冬的食物。

  君君和姥姥活了下来,而村子里一直有小孩在失踪,鲜血成了君君的食物,而那人肉则是进了姥姥的肚子当中,因为尸体很容易腐烂,所以,每当尸体腐烂之后,就是君君再一次杀掉一个小孩的时候,小孩腐烂的尸体则是被君君控制着丢在了后山的荒野中。

  直到第二年开春,那位年轻的道士又出现,当年轻的道士站到君君的面前,看到君君的模样时,脸上露出震惊之色,似乎是没有想到君君的变化会这么的大。

  “还是生了,难道这真的是天意吗?”年轻的道士脸上有着苦涩之色,“冤孽啊,真是冤孽,我这一念之差竟然造成了如此多的杀孽,愧对祖师啊。”

  这一天,年轻道士带走了君君,但是,君君不想走,年轻道士叹了一口气,“你留在这里,只会害了所有人,包括你姥姥,你放心,你跟我走了,你姥姥会有人照顾的。”

  最终君君还是跟年轻道士走了,因为,他反抗不了,他试着用自己得到的能力去对付年轻道士,可年轻道士只是双手掐了一个印,他的能力便被封住了。

  年轻道士带走了君君,要找孙子的老妇人。

  年轻道士带着君君离开小石寨村,而就在年轻道士离开小石寨村的刹那,天上却是天雷滚滚,下一刻,年轻道士如遭雷击,整个人面色苍白,一头黑瞬间苍白,一息之间便是满头白。

  “报应啊,真是报应,我自以为斩掉自我,只留道我,便能证得大道,可到头来却还是一场空,反而落得一身的杀孽,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这才是我真正的劫难。”

  年轻道士的这一句话一出口,莫咏星等人就看到秦宇浑身一震,不过下一刻又恢复了正常。

  这一幕,让得莫咏星等人面面相觑,不过,最终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赤木扎,要说最有可能知道原因就只有赤木扎了。

  感觉到众人投来的询问目光,赤木扎却是在心里苦笑,他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要是知道的话,他就不是赤木扎,而是赤宗师了。

  不过,即便是不知道,这时候赤木扎也不能怂啊,当下故作镇静的答道:“应该是读取这小怪物的记忆时,看到了什么让秦宗师比较震惊的事情吧。”

  不得不说,虽然赤木扎是猜测,但是这猜测还是很准的,秦宇浑身颤抖也正是因为那年轻道士的那一句话,没有人比秦宇更清楚这句话的意思。

  年轻道士一息之间白头之后,却是带着君君去了一个道观,而后,将君君定在了三清道祖的神像前,每天念诵经文,以希望可以感化掉君君的戾气。

  在年轻道士的经文感化下,君君身上的戾气开始慢慢的消散,那股嗜血的冲动也是慢慢的变小了,然而,一个月后,那年轻的道士却是开始慢慢的衰老。

  年轻道士的道基已经伤了,或者更准备的说,这才是他真的模样,他已经是走到了道尽灯枯的地步了。

  “原本还想着用经文感化你,可惜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你天生嗜血,我却是不放心留你一人在这世上,只能是选择将你一起带走了。”

  老道走到了大殿,脸上带着一缕杀机,一步一步朝着君君靠近。(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