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还是两百年前

  所有人都知道,老妇人讲述的便是她自己的故事,她就是这故事中的那个瞎眼老妇人,那个死了丈夫和女儿,最后还丢了孙子的可怜老人。

  听完这个故事之后,莫咏星等人看向老妇人的目光也没有了先前的戒备和厌恶,反而是带着一丝怜悯。

  而一旁的张海生的情绪更是变得复杂,在场之人,只有他是小石寨村本地人,听着老妇人讲述的故事,脸上有着愧疚之色也有着痛心之色。

  “可即便是我们的先人对不起你,但是你报复了我们小石寨村这么多年,难道还没有够吗,你失去了丈夫和女儿,但是这两百年来小石寨村多少村民失去了儿子和女儿。”

  张海生看向老妇人,痛心疾的说道。

  小石寨村的祖先确实是欠老妇人一家,当初的事情做的太绝,遭到了报应,但是,这恩怨不应该延续这么多年,当初的那些人也早就是成了黄土一杯,这份仇恨也该放下了。

  “造成这一切的不是她。”秦宇看了张海生一眼,他很清楚,老妇人并不是害的小石寨村这么多年来不得安宁的凶手。

  “她只是一个等待孙子回来的可怜老人罢了。”

  秦宇的话让得张海生愣住了,也让其他人愣住了,既然不是这老妇人搞出的这一切,那又会是谁?

  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便是落在被老妇人抱在怀里的小怪物,如果不是老妇人的话,那么造成这一切的唯一可能,就是这位小怪物了。

  秦宇踏出步伐,一步一步朝着老妇人和小怪物走去,老妇人感觉到秦宇走进,慌忙将小怪物给护在怀中,口中不停的喊道:“不要伤害我孙子,不要伤害他。”

  “老夫人放心吧,我现在不会伤害他。我只是想要知道这一切。”

  是的,秦宇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老妇人讲述的只是她所经历的。但是,这并不是一切,在老妇人讲述的故事当中,有两个关键的人物。那年轻道士和这老妇人的这孙子。

  老妇人的孙子是穿插着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的,而那年轻的道士在这个故事中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年轻道士带着老妇人的孙子去了哪里,又生了什么事情,这些,都是秦宇此刻最想知道的。

  秦宇走到了老妇人和她的孙子面前,蹲下身子。老妇人还是对秦宇有些不相信。依然是将她的孙子给护在了怀中。

  “告诉我,当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你要杀死这些小孩,那年轻道士带你去了哪里?”

  秦宇离着这小怪物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小怪物朝着秦宇龇牙,只是,已经被秦宇打伤的它实在是无力再对秦宇出手了。

  但是,小怪物也没有回答秦宇的话,采取的是不反抗也不配合的态度。

  面对着小怪物的这状态。秦宇皱了下眉,“你不配合我,我还是可以知道我想要知道的,只不过我希望能够从你口中听到答案。”

  小怪物很倔强,就是一副不配合的样子,秦宇叹了一口气,却是朝着老妇人说道:“把孩子交给我吧,我保证不会伤害他。”

  老妇人迟疑了,不过似乎是被秦宇的真诚给打动了,最终还是将自己的孙子推到了秦宇的面前。

  秦宇右手一挥。小怪物便是缓缓的升到了空中,离着地面有着一丈的距离,小怪物想要挣扎,但是,在他身躯出现了四道金光的光芒,这四道光芒如同绳子一般将他给捆的死死的。

  将小怪物给定住了之后,秦宇双手飞快的掐诀,不断的有光芒从他的手指尖流出,射入小怪物的眉心之中,而小怪物脸上的表情也从一开始的狰狞到后面慢慢变得平静,甚至直到最后,那双眼之中出现了迷茫,同时,小怪物的模样也变成了妞妞的样子。

  小怪物变成了妞妞,秦宇双手一收,小怪物便是落到了秦宇的跟前和秦宇双眼平行的高度,下一刻,秦宇的右手伸出,点在了小怪物的眉心之中。

  秦宇的手指接触到小怪物的眉心时,一团黑气突然从小怪物的眉心飘出,看到这团黑气,秦宇的眉头皱了一下,左手一抓,直接是将这团黑气给抓在了手中。

  “咦,残魂?”

  将黑气给抓在手中,秦宇的眼中闪过一缕诧异之色,不过随即便恢复了正常,说道:“先呆着吧。”

  秦宇的左手凌空画了一个圈,而后,那团黑气便是被困在这个金色的圈子内无法逃离,做完这一切后,秦宇的注意力再次放在右手上,那里,小怪物的眉心出现一道道的光芒,这些光芒朝着外面扩散,如同一个漩涡一般,将秦宇给笼罩在了其中。

  一旁观看的众人,就现秦宇和小怪物两人保持一个这样的姿势一动不动着,只看到一缕缕的光芒从小怪物的眉心射向秦宇的眉心。

  “镜花水月之时光倒转,秦宗师不愧是秦宗师。”赤木扎的脸上露出动容之色,有些激动的说道。

  “什么是镜花水月只时光倒转?”莫咏星看了眼赤木扎,问道。

  莫咏星知道,在场之人如果说有谁能够看懂秦宇在做什么的,那就只有这位山羊胡子的老头了,所以,他的说话的态度很客气。

  “就是读取记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秦宗师此刻是在读取这小怪物的记忆,想要知道小怪物的身上到底生过了什么。”赤木扎答道。

  莫咏星听了赤木扎的话,嘴巴张的老大,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秦宇这家伙还有这本事,那岂不是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没有秘密可言,他随时可以知道别人的过往?”

  “没有这么的简单。”赤木扎摇了摇头,“先这门术法肯定是极其损耗念力的,甚至有可能还会造成一些自身的损伤,其次,这被读取记忆之人也要很特殊,不然的话,不能承受秦宗师的念力,恐怕还没等秦宇读取完,就变成了一个疯子或者是直接死亡了,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秦宗师也不会施展吧。”

  赤木扎解释完这句之后,目光便是看向秦宇,而他确实是没有说错,此时秦宇正在读取这小怪物的记忆,因为小怪物的特殊体质,让得秦宇可以施展这一术法。

  ……

  两百年前,君君出生在一个叫小石寨村的地方,出生那天,君君没有哭,那双大眼睛却是骨碌碌的盯着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但是,当君君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看到两位老婆婆吓的摔掉了手里的盆子,然后惊呼着跑出了房间,君君很奇怪,他咬着手指看着这一切,直到一位妇女将他抱了起来,妇女的嘴唇有些哆嗦,可最后,叹息了一句之后,还是将他给放在了怀中。

  闻着那淡淡的.乳.香,那一晚,君君睡得很舒服,他喜欢这种感觉,在迷迷糊糊之中,君君听到了一声叹息和一道充满怜爱的声音,“终究是我的儿啊。”

  君君醒了,他是被吵醒的,因为他现他的面前出现了许多人,那些人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可怕,就好像是要吃了自己,君君害怕了,躲在了那个抱着他的女人怀里。

  “我的儿子不是怪物,他只是破了相而已。”

  “这还叫不是怪物,我们小石寨村这么多年下来就没有生出过这样的怪物来,不行,这个怪物必须得打死,不然留在以后肯定是祸害。”

  “对,你这怀孕怀的莫名其妙,依我看,没准就是被河里的妖怪夺了身体,这河里的妖怪就是要借你的肚子生下这怪物,他不是人,他是妖怪。”

  君君虽然躲在了妇女的怀中,但是他可以想象的到那些人的嘴脸,那脸和表情,让他有些害怕。

  “不,那是我的儿子,我不允许你们任何人动他,你们休想。”妇女愤怒的声音传出。

  “要是不让我们打死这怪物,以后你们家就不要和我们一起劳作,冬捕的时候你们家也别想分到一条鱼。”

  “对,以后我们小石寨村就没有你们这一家,把他们赶出小石寨村。”

  ……

  这些人的话虽然君君听不懂,但是君君不敢抬起头,直到一位年轻的道士出现。

  那位年轻的道士出现,村民们都不再说话了,而年轻的道士看了眼君君后,眼中却是流露出一缕复杂难明之色,说道:“这是天意啊。”

  年轻道士走了,那些村民也走了,君君的耳边又恢复了宁静,他高兴的准备抬起头,却现脸上有些湿湿的,那是妇女的一行泪,落在他的脸上。

  那一刻,君君好伤心,他不想看到妇女哭,他想帮妇女擦掉眼角的泪,可是他还只是一个婴儿,他做不到。

  那一晚,君君做梦了,在梦中他见到一位年轻的道士,那道士拉着他的手说:“我来带你走,这个家不适合你。”

  君君不想走,但是他现自己怎么挣脱也挣脱不了那年轻道士的手,最后,一狠就在这年轻的道士手上咬了一口。

  ps:今天会有第四更,预计在11点左右的时候!(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