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前倨后恭

  “赤木扎先生,你怎么?”皇甫老人脸上露出惊骇之色,连忙将山羊胡子老人给扶在位置上坐下。(.)

  “没事,只是被人破了蛊,导致的一点反噬,这蛊不是我的本命蛊,没有什么大碍。”赤木扎摆了摆手,在凳子上坐好后,端着桌子上的茶水喝了一口,随即低下头,吐下一口黑血。

  “蛊被破了,谁破的?”

  皇甫老人问出这话之后,自己便是愣住了,因为他已经知道答案了,可正是因为知道了答案,一张老脸才露出惊骇之色,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真的是他?”

  “看走眼了啊,此人深不可测,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是无名之辈,皇甫龙头,此人叫什么名字?”赤木扎老脸上的肉在颤抖着,显然,蛊被破,没有他说的那么轻松,至少此刻他就是在承受着痛苦。

  “我只知道他姓秦,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我问问杨昆。”皇甫老人朝着院外喊道:“杨昆,进来。”

  内院的门被推开,杨昆从外面走了进来,当看到石桌边上的鲜血还有赤木扎的脸色,他的眼中闪过惊讶之色,随即开口说道:“龙头。”

  “杨昆,我问你,此人叫什么名字?”

  杨昆一听这问题,一开始脸上还露出疑惑之色,不过下一刻就知道龙头问的是谁了,连忙答道:“此人叫秦宇。”

  “是他!”

  赤木扎瞬间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神情有些激动,“我知道,我应该知道的,如此年轻又姓秦,除了他还有谁能有这般的手段。”

  “赤木扎先生,你认识秦宇?”

  “皇甫龙头,快,快拦住他离开,不。不对,是快点将他请回来。”赤木扎情绪十分的激动,“皇甫龙头,有些事情我一会跟你解释。时间来不及了,这位的手段堪称神仙。”

  皇甫老人没有想到赤木扎会这么的激动,不过,他也不是常人,心里很清楚。能够让赤木扎如此激动的,那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当下也是从凳子上站起来,朝着杨昆说道:“快让人拦住,我们现在就过去。”

  ……

  “秦宇,咱们就这么走了啊。”走出店铺,秦宇和莫咏星两人并没有上车,而是就这么朝着街道口走去。

  “不走,难道还留下来等人家请咱俩吃午饭?”秦宇笑眯眯的问道。

  “至少也得让他们派车送我们走啊,不然多没面子啊。”

  “行。那你去和人家说吧。”

  不过,就当秦宇这话说完之后,那街道两侧店铺内的那些黑衣男子却是全部走了出来,然后,将街道口直接是给封锁住了,直接是将秦宇和莫咏星两人给包围了起来。

  “靠,这是想动手了吗,看来我预料的不错,幸亏我带了刀。”莫咏星脸上没有惊慌之色,反而是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折叠的匕。也就那么一寸左右的长度。

  单刀赴会,杀个七进七出,这是多少热血男儿心中幻想的场面,而莫咏星也确实是这么想的。有秦宇在,他对自己的安危并不怕,最好是秦宇也将这些人给定住,然后他一个个放倒,以后也有了吹嘘的资本。

  不过,就当莫咏星跃跃欲试的时候。身后,却是传来了杨昆的声音,“秦爷,请稍等!”

  听到这声音,秦宇回过头之前,嘴角微微翘起,不过等到转头之后,表情却是恢复了那淡淡的笑容表情。

  “秦爷,先前是老朽失礼了,不知道秦爷可否入内详细一谈。”皇甫老人站在杨昆的身前,开口了。

  只是皇甫老人这一开口让得这条街道上的那些黑衣男子表情都变了,脸上都露出震惊之色,这可是他们的龙头啊,龙头对一位年轻人说失礼了,这样的画面他们根本就不敢想象。

  秦宇身旁的莫咏星也是傻了,这两老头先前不还是一副威胁的语气吗,怎么现在突然态度就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了。

  秦宇没有接话,那赤木扎则是朝着秦宇深深鞠了一躬,诚恳的说道:“秦宗师,不知道是您,有所得罪还望秦宗师原谅。”

  说完这话之后,皇甫老人和赤木扎都眼巴巴的看着秦宇,脸上露出期待之色,只是,秦宇的脸上依然是挂着那淡然的笑容表情,这让得他们猜不出秦宇心里的所想。

  半响之后,秦宇开口了,“进去吧。”

  一听秦宇这话,皇甫老人和赤木扎的脸上露出喜色,尤其是赤木扎,情绪都变得有些激动起来,朝着秦宇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这意思是要让秦宇走在前面。

  而秦宇也没有客气,就这么当先朝着店铺走去,莫咏星跟在后面,随后才是皇甫老人和赤木扎。

  是的,秦宇这样子看起来似乎是在摆谱,但是这谱还必须摆,这不仅仅是秦宇个人的面子问题,还关系到宗师的面子,堂堂一宗师,要是不摆这样的谱,反而会让人觉得不对劲。

  甚至,秦宇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不摆谱,这赤木扎心里必然是诚惶诚恐,还会以为自己没有原谅他。

  而这一幕被街道上的洪门兄弟看到,这些洪门的人几乎惊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让得龙头出去迎出来道歉也就算了,竟然还走在龙头的前面,难道身份比龙头还要高?

  不说这些人的猜测,此刻走在秦宇身后的皇甫老人,看着秦宇的背影,眼中也是不断的闪过亮光,因为他听到自己身边多年好友对秦宇的称呼:秦宗师。

  皇甫老人不认识秦宇,但是宗师二字的含义他还是知道的。洪门属于江湖黑道,但是自古以来,洪门便是和玄学界有所联系,甚至很早以前,洪门其实也是属于玄学界的,很多玄学界中人都是洪门弟子。

  所以,皇甫老人很清楚宗师意味着什么,想到秦宇竟然是一位宗师,皇甫老人心中除了震惊,更多的却是惊喜,他也终于明白为何自己这位多年好友会急忙拉着自己亲自来给秦宇道歉,请秦宇回来。

  一位宗师,值得他这么做!

  一行人再次回到了内院,这一次,赤木扎重新给泡好茶,顺带着连莫咏星也请到了位置上坐起来。

  “先前不知道是秦宗师,言语多有得罪,老朽以茶代酒,还希望亲宗师能够原谅。”皇甫老人端起手中的茶,朝着秦宇说道。

  “不知者无罪。”

  喝了这杯茶之后,赤木扎开口了,“秦宗师大名老夫如雷贯耳,可惜一直没能得见秦宗师真容,外界传闻秦宗师自广州一事解决之后便消失了,游历祖国大好河山去了,却是没有想到,秦宗师选择的第一站就是昆明。”

  秦宇笑了笑,没有接话,吹捧的话他已经听过太多了,早就免疫了,这一次回来也不是为了听这些话的,说实话,小女孩确实和他没有关系,他不过是想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已。

  皇甫老人和赤木扎相互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皇甫老人开口了,“既然是秦宗师询问小女孩之事,那老朽也就不隐瞒了,这事情要说起来,还得从我父亲那一辈说起。”

  在皇甫老人开口的时候,杨昆却是站在原地没有离开,这让秦宇确认,这杨昆,应该是这皇甫老人的心腹。

  像洪门这样的庞大组织,内部肯定也是多股势力林立的,也许皇甫老人是最强大的那股势力,但绝对不是唯一的,洪门的所有分堂也不会全是皇甫老人的人,制衡永远是大组织永恒存在的问题。

  皇甫老人朝着杨昆招了招手,杨昆朝着内院的一间房子走去,没多久,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走了出来。

  “秦宗师先前说的那二十年前的照片,是指的这一张吧。”

  接过文件袋,皇甫老人将文件袋外面的线给拆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照片,摆在了石桌上,秦宇和莫咏星两人看了一眼,便是确认,这张照片就是当初他们在洪门那位年轻小伙子手机里看到的那张照片的原图了。

  “这张照片,其实不是拍摄于二十年前,而是三十年前拍的照片。”

  皇甫老人解释了一句之后,又从文件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这是一张几乎是彻底泛黄的照片,照片里的景象和第一张照片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张照片有一半已经因为泛黄看不清了,不过有第一张照片在那对比着,倒是可以勉强辨认的出来。

  看到这张照片,秦宇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张照片从外表看起来,恐怕年代更加的久远了。

  “这张照片是六十年前拍的,拍摄这张照片的人是我爷爷,而那张三十年前的照片是我父亲拍的。”

  皇甫老人这话,让得莫咏星的嘴巴微微张开,神情有些古怪的看向皇甫老人,连着两代都拍摄同样一张照片,这要是放在他身上,估计得被吓个半死。

  “三十年前,我父亲是洪门的一位长老,而六十年前,我父亲是当时的洪门龙头,秦宗师,你再看看这个。”

  这还没有结束,皇甫老人手又伸进文件袋中,紧跟着又拿出了一样东西。(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