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一场甘霖

  无数山脉下起了大雨,这些大雨都夹杂着金色的雨珠,整个广州城所有的山脉,都下起了这样的雨。∷,

  于是,广州城便是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没有山的地方,晴空万里,而有山的地方,却是暴雨倾盆,当真是两个极端。

  镇海楼,同样也不例外,当夹杂着金色雨珠的暴雨在这镇海楼的上空倾泻而下的时候,镇海楼上的众人表情变得怪异起来。

  站在高处,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金色的雨珠,而当看到这些金色的雨珠时,不少人的表情变得激动起来。

  因为,他们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一场雨中所蕴含的生机,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地上的一些烧焦的树木在那断口处出了新芽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震撼起来。

  都说久旱逢甘霖,什么叫甘霖,这才是真正的救命甘霖啊!

  “这不是雨,这是龙灵的反哺。”

  齐老的表情变得十分的严肃,“龙灵入土,泽被苍生,这是龙灵对大地万物的反哺和道歉。”

  “没错,龙灵为了归位,大地满目苍夷,许多树木被雷霆给劈死,虽说这是为了摧毁广州的风水,和龙灵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不摧毁掉广州的风水,龙灵没法入土,最后终究是我不杀伯仁,但伯仁却因我而死。”

  一位老者接过了齐老的话,继续说道:“所以,龙灵一入土,便降下这场甘霖,这是对广州百姓,对广州万物的回馈,这雨充满了无限生机。”

  “这雨这么好,那还站在这里干甚,下去淋雨啊。”听到这老者话的莫咏星突然说道。

  莫咏星这话一出。全场陷入了沉寂,这让莫咏星不自觉的搔了搔头,以为自己又说了什么白痴一样的话出来。

  不过下一刻莫咏星就知道为什么全场沉寂了,因为所有人都开始朝着楼梯口移动去了,而下面几层的人,也同样是如此,众人都迫不及待的要出去淋雨了。

  只不过,这上楼容易下楼难啊,下面的人不走掉,这上面的挤在楼梯口也下不去啊。莫咏星就看到这些老头全部都站在楼梯口一脸的不耐烦,再也没有了先前的稳重。

  “你们这些年轻人倒是要懂得尊老爱幼啊,让我们这些老人家先下去。”一位老者忍不住冲着楼梯口下面的那些年轻人喊道。

  只是,没有人搭理他,甚至有的年轻人还在心里腹诽,开什么玩笑,给你们让路,先前怎么不让我们站到最上面好看的清楚点,什么好处都被你们这些老一辈给占了。我们年轻人拿什么去越你们。

  当然,这些年轻人也只敢在心里这么想,这话是不可能说出嘴的,甚至他们连头都不敢抬。都装作没有听到,自顾自的下楼,丝毫不理会楼上那些老者吹胡子瞪眼的气炸脸色。

  年轻人先一步走出了镇海楼,来到那暴雨之中。一个个张开双臂,做出拥抱的姿势,恨不得把身体摊的面积最大。好让自己淋到的雨最多。

  这些雨落到身上,非但没有让他们觉得冰凉,反而就像是甘露一样滋润着他们的身体,让得身心得以放松。

  ……

  雨越下越大,也越下越多!

  到后面,这雨不仅仅是在山林之中落下,整个广州城都开始下起了暴雨,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得不少广州市民都傻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征兆啊,这暴雨说下就下了。

  ……

  广州番_禺区,夏小夕和以往一样带着口罩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看着路边擦肩而过的一对对学校的情侣,夏小夕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羡慕之色。

  从上高中的时候,学校的老师便告诉她们,高中三年好好学习,考上了大学之后便舒服了,可以谈个恋爱,参加社团活动……总之一句话,高中奋斗三年,幸福大学生活便朝着她们招手。

  考上大学之后,夏小夕现老师没有欺骗他们,大学的生活确实是很轻松,她的室友也仅仅在一个学期之后都找到了男朋友。

  哪个少女不怀春,夏小夕也同样渴望一场恋爱,甚至,长这么大,她都没有谈过恋爱,不是她不想谈,而是她不敢谈。

  夏小夕自卑,而她自卑的原因,便是自己的这张脸,夏小夕不记得自己这张脸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伤疤,但是自己父母告诉自己,是在自己四岁的时候,被热水给烫到的脸,而造成这一切的,却是自己的奶奶。

  自己四岁的时候,父母在外地工作,只有奶奶照顾自己,而那一次奶奶正烧好水准备给自己洗澡,谁知道,那水壶的抓柄却是突然断了,而后,这热水,便是直接倒在了自己的脸上。

  自己因此被送到医院抢救,医生说,如果再晚来那么一个小时,自己的命便不保了,但即便是命保住了,整张脸却是因为重度烫伤而彻底的毁了。

  夏小夕不怪自己奶奶,但是夏小夕知道自己奶奶心里是充满了内疚和自责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在三年后便走了,要知道,自己奶奶那年才五十六岁。

  奶奶走了,夏小夕从小也跟着自己父母去很多皮肤病医院看过病,只是,钱没少花,但是效果根本没多少用,最后,看着父母的自责眼神,夏小夕自己却是选择了放弃,因为家里实在已经是拿不出钱了,看着父母一根根增加的白头,她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自私下去了。

  可虽然放弃了,但每次看到别人看到自己脸的那种异样的表情,甚至不时流露出来的厌恶之色,夏小夕便觉得难受,所以,她选择用口罩将自己的脸给遮起来,至于恋爱,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奢侈了。

  “咦,这些人怎么突然跑起来?”

  一直在回忆中的夏小夕突然现身边的人都跑开了,随后,头上传来的湿度却是让她抬起了头,看向了天空。

  “下雨了?”感受到雨水的温度,夏小夕伸出了手,奇怪,这雨水怎么不冰凉呢。

  “今天的天气还真是怪,又是雷霆又是雨的,竟然还出现了龙。”

  看着身边的人都跑着躲雨了,很快这条路上就剩下她一人的时候,夏小夕却是把脸上的口罩给摘掉了,昂着头,任凭雨水落在她的脸上。

  也只有在没人的时候,夏小夕才会摘下自己的面罩。

  雨水落到脸上,没有想象的冰凉,反而是多了一丝清凉的感觉,夏小夕没有在意,就这么在雨中行走着,甚至最后索性闭上了眼睛,就这么站在雨中。

  雨一直下,而闭上眼睛的夏小夕却是没有看到,那金色的雨珠落下,落到她脸上的时候,很快便被吸入皮肤之中,而后,那一层极其难看的烧痕开始出现了变化。

  伤疤处的颜色开始慢慢的变浅,而后那最外面的一层死皮被雨水给冲刷而出,露出了里面的崭新的新皮,一直闭着眼睛的夏小夕,感觉到自己脸上传来麻麻的酥痒感觉,伸出手,朝着自己的脸上摸去。

  结果这一摸之后,夏小夕却是愣住了,因为她现自己双手油油的,而且好像摸到了一层软软的东西。

  带着疑惑,夏小夕双手将这层东西给抓住,然后从脸上拿了下来,双眼朝着自己的双手看去,只是,这一看,夏小夕整个人是彻底的傻了。

  曾经千百次一个人照镜子,夏小夕对自己脸上的疤痕无比的清楚,而现在,自己手上拿着的不就是不就是自己脸上那层疤痕吗?

  “难道?”

  夏小夕突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激动的在雨中颤栗,下一刻,夏小夕迈开了脚,朝着一个方向跑去,雨水顺着她的脸从眼角落下,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总之,夏小夕知道,自己死了多年的心,这一刻又活了……

  广州,天河区!

  杨树和往常一样,坐在自家别墅院子里的藤椅上呆,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一年了。

  一年前,他是广州商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是众人追捧的年轻企业家,多少豪门千金想要嫁给他,只是,他已经心有所属,那就是陪着他一起奋斗了几年的那个女孩,他甚至已经想好,在自己3o岁那天就和她结婚,给她一个最完美的婚礼。

  然后,就在一年前的今天,他却突然昏倒在了办公室,而到了医院检查之后,医生告诉他,在他的脑中有一颗瘤,而且已经很严重,如果不做手术的话,撑不过两年,但即便是做手术,成功率也只有两成不到。

  两成的成功率,对于一位商业精英,他很清楚这意味着多大的风险,杨树让医生将他的病情保密,然后,便离开了医院。

  下个月,八卦杂志爆出杨树和一位二线女明星在酒店一起出没的照片,没几天,杨树便将女朋友给赶走了,和这位女明星走在了一起。

  “下个礼拜,就是手术的日子了,两成的希望……”

  杨树脸上露出了自嘲之色,而在他的手中则是拿着一份文件,页赫然写着几个字:“财产转移协议。”

  杨树翻到了这份文件的最后一页,那里有着一个甲乙两方的签名,甲方:杨树;乙方:王静。

  王静,是杨树女朋友的名字。

  “希望你不要怪我吧,我最爱的人。”

  杨树将文件合上,然后,走到院子之中,下一刻却是抬起头,看着上方的天空,微微自语道:“下雨了嘛。”(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