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养龙

  凌晨四点多,莫咏星和叶涛两人靠着墙壁,已经是打起了呼噜了。←,

  一开始两人还可以坚持着不睡,不过秦宇一个人静静的盘腿坐在地上不说话,这两位闲聊了一位,最终还是抵不过困意,直接是靠墙睡着了。

  咻!

  秦宇睁开了眼睛,他的目光透着铁门望向外面,似乎是能看到铁门外的景象。

  而此刻,在离着小区后面的山上,却是出现了一支队伍,这是一支很奇怪的队伍,领头的人扛着一面狗皮膏药旗帜,在他的后面,有着十八位拖着用红布遮盖住的东西。

  除此之外,在这十八位的两旁,还有着人在护卫着,整支队伍大概有七十多人,然而,这么一支队伍,除了踩在草地上的脚步声,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整支队伍没有一丝的交谈声。

  黎明前的一刻是黑暗的,然而这一支队伍走的步伐却很稳,速度也很匀速,十几分钟后,终于是来到了小区的后面。

  扛着狗皮膏药的领头老者手一挥,整支队伍便整齐无声的停了下来,老者看了眼小区,眉头皱了一下,不过下一刻,继续领着队伍朝着小区里面走去。

  小区的后面,离着最近的便是秦宇所在的这一栋单元楼,而且,这一片不像前面那些楼房还有路灯,这一片是一片漆黑,就好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一样。

  队伍在单元楼的后面停了下来,老者朝着身边的一位男子使了一个眼色,对方会意,一个人走到了单元楼的前面,来到了那扇铁门之前,然后在上面先是轻敲了一下,然后,过了几秒。又连续快速的敲了两下。

  声音很轻,如果里面的人不仔细听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至少铁门内的莫咏星和叶涛两人还是睡的很熟,然而,此刻的秦宇却是无声的走到了门口,然后,手放在门把上轻敲了五下,一次比一次急促有力。

  门外的男子听到门内的回应,脸上露出满意之色。随后,轻声说道:“长老来了,快点打开门迎接,我去通知长老。”

  男子说完这话,就朝着后面单元楼走去,因为太过于放心,他看到了铁门打开,却没有朝里面看上那么一眼。

  “长老,没有问题。”男子跑回老者的身边。说道。

  “嗯。”

  老者点了点头,然后,手一挥,队伍再次出发。绕过后面,走到单元楼的前面,只是,当队伍出现在单元楼前面的时候。老者的脸色骤变,不仅是老者,队伍里的其他人的脸色也同样是变了一下。

  因为。在他们的眼前,那单元楼门口,此刻却是站着一位男子,这是一位年轻男子,尽管没有光亮,但是这些人还是看出了,这位年轻男子不是他们的同伴。

  因为,他们的同伴并不是只有一个人,但是此刻就只有一个人站在门口,很显然,这里出了变故了。

  “你是谁?”老者看着站在门口的秦宇,沉声问道。

  “我叫秦宇。”秦宇淡淡的答道。

  那些队伍的人听到秦宇的名字还没有什么反应,然而那个老者在听到秦宇的名字的时候,眼瞳却是急骤收缩了一下,因为秦宇这个名字太并不陌生。

  而且,老者还知道,首领昨晚也在执行一个计划,那计划就是和秦宇有关,首领的计划彻底告诉他了,所以,对于秦宇出现在这里,他内心是彻底的卷起了惊涛骇浪。

  秦宇出现在了这里,那意味着什么,首领他们的行动失败了?而且连计划也都暴露了?

  只是,就算是首领的计划失败,那首领也会通知自己的,而且这计划也是绝密,除了他们这些长老以外,组织里其他人都不知道,这秦宇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老者心里闪现了一个念头,只是,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被他掐灭了,因为他觉得这根本就不可能的,首领怎么可能会被秦宇给杀死,不可能,首领是什么境界,秦宇又是什么境界,放眼整个华夏玄学界,能压住首领的也就那么几位,而那几位无一不是活了许多年的老妖怪了。

  “还在想你们的那位首领吗,不好意思,他已经被我斩杀了。”秦宇似乎是能看出老者心里所想,“你们931部队,现在还活着的,大概就剩下你们这些人了。”

  “另外可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们在其他楼盘蹲守的人,也已经是被端掉了。”

  秦宇说出来的这两个消息,每一条都如同惊雷炸响,老者身后的那些人再也保持不了安静了,开始小心议论起来了,甚至有的还微微往后退了一点。

  “胡说八道,就凭你也想杀掉首领,真是天大的笑话,大家不要上他的当,首领是带着人去执行一项任务了,很快就会回来的。”老者朝着身后大喊,效果却是不错,至少队伍是稳定了下来。

  “死到临头了还看不清局势,哎,真是可悲。”秦宇摇了摇头,目光落在那队伍中间那用红布盖着的一条长形的物体上。

  “也真是辛苦你们了,从日本大老远的运来这东西,你们的天皇陛下还真是疯狂,就不怕到时候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秦宇脸上露出讥讽之色,那红布之下是什么,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

  “你……你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知道,你们的计划,你们的目的,你知道的,我都知道,甚至你不知道的,我也知道。”

  “不可能,首领是不会说出来的,而最详细的计划,除了首领就只有我知道,你又能去哪里知道?”老者脸上露出不信之色。

  组织的这个计划,其他长老只是知道具体的过程,但是对于最后一步却是不了解的,这最后一步,也就是他身后这红布盖住的东西,只有他和首领两个人才知道。

  因为首领说,那些长老都是中国人,不可靠,而且首领还告诉过他,这一次事情之后,除了他们这一支人,组织里其他的人都将被他杀掉灭口。

  “不相信是吗,那我可以告诉你。”

  秦宇笑着看向老者,“你们的天皇陛下,我承认他是一个天才,但也是一个疯子,竟然想出来了养龙这样的计划,即便是站在敌对的立场上,我也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大手笔,也是一个疯狂的计划。”

  当秦宇说出养龙两字的时候,老者的眼瞳收缩了一下,他内心的坚持已经有些动摇了,但依然还是一言不发。

  “你们在广州各地建造楼盘,然后在里面弄一栋楼房出来,就好像我现在所站的这一栋,这些楼房都有一个特色,那就是算是风水节点上。”

  “我看过了,这么多楼房要是连起来的话,在地图上,刚好呈一条线,而且还是一条龙线。”

  “龙线,秦宇,什么是龙线?”秦宇的身后传来莫咏星的疑问,原来,秦宇和老者在门口的对话,将莫咏星和叶涛给吵醒了,两人醒来走出来,刚好听到秦宇的话。

  “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吗,蛇有蛇路,狐有狐道。”秦宇回过头,朝着莫咏星问道。

  “嗯。”莫咏星点了点头。

  “其实,很多生物都有自己的独有的路,可不止是蛇和狐,就比如这龙脉之灵,知道风水师是靠什么来寻找龙脉的吗?”

  “不知道。”莫咏星和叶涛同时摇晃着头,齐声答道。

  “气场和山脉走势。”秦宇微微一笑,“高山看山脉,风水中有很多术语,什么龙脊、龙背、龙尾、龙身,然后凭借着这个来找出真穴所在。高山叫龙形,而平原则是叫龙线,乃是龙脉行走的路线。”

  “我知道了,这些小日本想要挖走咱们的龙脉,靠,真是用心险恶。”莫咏星一拍自己的大腿,朝着老者等人怒视道。

  “挖龙脉?广州的龙脉早就被破坏的差不多了,而且龙脉也不是那么好挖的,要是真有龙脉的话,那位天皇也就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决定了。”秦宇摇了摇头,答道。

  “正是因为知道广州现在没有龙脉,那位天皇才会下达这么一个命令。”

  “什么命令?”莫咏星和叶涛不自觉的被秦宇的话给吸引,连忙问道。

  “养龙脉,将他们日本的龙脉放入广州,借华夏大地来滋养他们的龙脉,等到龙脉成形之后,再回到日本去泽福日本的百姓。”秦宇神色一变,目光如电,盯着那老者,喝道:“而你的任务,就是负责将你们日本的龙脉给运到这里来,你身后那红布遮盖之物,就是一条龙脉之灵。”

  唰!

  秦宇这话一出,莫咏星和叶涛的目光瞬间落在那队伍当中那些人手托着那红布之处,而老者在听到秦宇这最后一句话之后,身躯却是摇晃了几下,脸色变得苍白。

  “你……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老者实在是不敢相信,如此绝密的计划,秦宇到底是从哪里得知的。

  “从我看到这张地图的时候,我就想到了。”秦宇手一扬,一张图纸从他的手中飞出,稳稳的落在老者的面前,老者伸手抓住,当看到图纸上标示出来的那些红点,抬头带着不可置信之色看向秦宇,“就因为这个,你就猜出来了?”(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