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元神出窍

  看到镜子摇晃,秦宇手势一变,另外结了一个手印,同时往前一步踏出,口中念道:

  “镜,可以正衣冠,知不足,以镜为鉴,可正己身。”

  “镜,一切万物皆照于内,如镜花水月。”

  “三清祖师之上,结……镜花水月之阵,乾坤斗转。还原真相。”

  秦宇手势一转,口中喝道:“结!”

  而随着这个结字一出口,原本还在颤抖的镜面瞬间平静下来,而同时,这十六面镜子之间的光芒也开始消失。

  做完这些之后,秦宇并没有停下来,接着,右手中食指凌空对着上方先前这些光芒汇聚的地方画了一个符文,符文缓缓飘起,当飘到那光芒所在的高度时,突然如烟花绽放,下一刻,观望的叶涛等人就感觉到这些镜子之中似乎另外成了一个空间,隐隐有着波浪纹在荡漾的感觉。

  秦宇收回手势,然后踏步在这十六面镜子中杂乱无序的走动,这一刻还在左边的一面镜子处,下一步迈出,却是已经到了最右边的一面镜子那里,没有任何的规律所言。

  连走了十六步,秦宇再次回到了先前之处,站立不动,然后:

  上表请灵!

  观神不动!

  镜花水月之阵和其他阵法不同,必须要请镜灵,而秦宇现在做的就是请灵手势,左手呈掌拖着右手的关节处,而右手则是大拇指扣于掌心,无名指和食指也朝内扣,只剩下食指和中指呈指天之状,这就是请灵之势。

  原本这请灵是需要上香烧纸的,不过以秦宇现在的境界,却是可以少掉这一步。

  叶涛等人看到秦宇保持这个姿势不动。脸上都露出了疑惑之色,正当众人困惑不解的时候,那十六面镜子的每一面,镜面都突然如同水波一样荡漾开来。等到这波纹停止,所有的镜面中都出现了一副画面。

  叶涛等人看到这镜子里出现的画面的时候全都傻眼了,因为这镜子里出现的吴望声,此时的吴望声表情凝重,站在坟墓之前。面对着三面的敌人,毫无畏惧之色。

  “这……这真的看到了过去发生的事情。”叶涛有些颤抖,在他眼中,这几乎是可以称为奇迹了。

  “镜花水月,原来这就是镜花水月,果然是和这名字很贴切。”丘云身边的那位供奉,感叹的自语道。

  而且,还有一点,这十六块镜面按照不同的方位摆放,这一眼看过去。视觉上竟然没有出现眩晕的感觉,然而因为这么多镜面,给人产生了一种立体3D乃至5D的效果,就好像是真正的置身于这镜子中的画面内。

  画面之中,吴望声的神情有些悲愤,因为在他的前面,一位青衣女子正抓着他的徒弟,然后,牙齿咬在他徒弟的肩膀上,每抬起头一次。必有一道血箭从他徒弟的肩膀射出,落入那女子的嘴中,而每一道血箭射出,吴望声的徒弟整个人便是萎缩几分。

  吴望声看着自己的徒弟脸上那痛苦的表情。不是他不想救自己的徒弟,而是他不能,因为,在他的左侧,两位骑着狼的男子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而在他的右侧。则是有着一顶红色花轿停在那里,虽然花轿停在那里很平静,但是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告诉所有人,这花轿里面的存在不简单。

  不过,吴望声也不是没有斩获,在这圈子之中,地上便是躺着一人一狼,狼被土刀划破了肚皮流血而亡,而躺着的则是一位男子,一位外国男子,人首分家倒在了地上。

  那剩下的两位男子一脸怒容的看向吴望声,那眼神恨不得将吴望声给戳骨扬灰。

  “吴望声,你又何必呢,你是守不住的,要是现在离开,还可以留得一条性命,修炼到这个境界也不容易。”青衣女子开口了,“还有你这徒弟,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你的徒弟丧命。”

  和上次相比,这一次的镜花水月出现的画面,却是多了声音,而听到这青衣女子的话,叶涛暗骂了一句卑鄙,竟然拿吴望声的徒弟来威胁吴大师。

  “哈哈,老夫混迹了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有见过,你们这些伎俩以为能骗过我,就算我真的离开了,你们也不可能放过我徒弟的,既然如此,那老夫不如拉几个垫背的一起。”

  吴望声说完,那左侧两位骑狼男子却是开口了,嘴里吐出的却是几句鸟语,不过,从这两位男子一脸不耐烦的脸色中,不难推断出两位男子话里的意思,这是催促速战速决,不要多废话了。

  而下一刻,诡异的一幕便出现了,两位男子坐下的狼突然站立了起来,前脚抬起,那一双狼眼瞬间变得血红,与此同时,两位外国男子也出现了变化,在他们的下半身开始慢慢的深入这狼的体内,然后,一股血雾喷出,等到血雾消失,两个人头狼身的怪物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操,这是玩人兽变身?”叶涛忍不住骂了一句,丘云身边的一位供奉表情却是变得凝重起来,“这是西方的狼人。”

  “狼人,那是不是还有吸血鬼?”

  叶涛话音过落下,那红色轿子之中,却是飞出了一只蝙蝠,一只巨大的蝙蝠,浑身差不多有三米多长,尤其是那双翼张开足足有接近十米,然而这只蝙蝠却长着一张人脸。

  “这就是你说的吸血鬼,来了。”那供奉表情有些古怪的看了眼叶涛,而叶涛却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次只是笑声的嘀咕道:“吸血鬼和狼人都出来,这女子不会也是国外的吧。”

  不过,这一次叶涛终于是不准了,因为那青衣女子的手上却是出现了一把黑白扇子,看到这把扇子的时候,秦宇的眼神一凝,而丘云上面的那位供奉再次惊讶出声,“阴阳师,日本的阴阳师。”

  日本的阴阳师,和国内的阴阳师是两个概念,国内的阴阳师成派于战国时期,而日本的阴阳师就要晚了许多,而且,日本的阴阳师主要是靠召唤,炼的是式神。

  何谓式神,就是一些厉鬼,加以某种秘法炼制,然后通过秘术获得这些厉鬼的能力,厉鬼越厉害,获得的能力也就越强,甚至,有时候为了获得强大的能力,日本的阴阳师还会成为某些强大的阴物的奴隶,当初秦宇碰到的那个特忍,其实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阴阳师。

  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日本的靖国神社内供奉的那些战犯,有许多便是阴魂,这些阴魂经过了战争,本身的戾气很盛,已经算是厉鬼了,再加上秘法炼制,便是最好的式神。

  所以,许多日本人以为他们的政府建造靖国神社是为了纪念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人,却根本不知道,他们那些所谓的战争先人已经是被炼制成了厉鬼。

  回到画面中,随着这女子拿出黑白扇子,场面开始变得混乱起来,吴望声和这些人大打出手起来,甚至一度镜面还出现了失真,就好像以前的电视机突然因为信号不好出现雪花一样,这是因为几人打斗造成的气场太过混乱的结果。

  这场打斗持续了几分钟,吴望声不愧是五品大师,直接是毙掉了一位狼人,同时,那位吸血鬼的翅膀也被他扯下了一块,不过最终,吴望声终究是寡不敌众,倒了下去。

  而就在吴望声倒地之后,让得叶涛等人看到双眼几欲冒火的一幕出现了,那唯一的一位狼人恢复了人样,然而,却是手一挥,他坐下的狼朝着吴望声的尸体走去,然后,就这么生生的撕咬着吴望声的尸体,将生肉吞入狼嘴中。

  “王八蛋。”叶涛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一句话,而丘云等人脸上也是露出愤怒之色,杀人不过头点地,这种死后,还让畜生吞咬尸体的做法,实在是太可恨了。

  啪!

  下一刻,十六面镜子全部破摔,秦宇的右手握紧了拳头,“狼人,阴阳师,吸血鬼是吗?”

  秦宇缓缓走到了某一处,那里,有着一只死掉的蝙蝠,将这只蝙蝠拿在手中,秦宇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然后,贴在了蝙蝠之上。

  而原本死掉的蝙蝠,随着这张符?贴上去,突然开始有了动作,先是张开了翅膀,等到彻底苏醒过来之后,却是猛地飞起朝着秦宇的脖子咬去。

  “小心。”等到叶涛开口的时候,已经是迟了,那蝙蝠已经是在秦宇的脖子上咬了一个痕迹,不过,秦宇却丝毫不在意,反而是眼睁睁的看着蝙蝠咬了他之后飞走。

  “替我护法,严禁任何人靠近这里。”

  秦宇目光看着丘云,说完这句话后,右手一挥,一道震天的怒吼出现,饿鬼王再次登场。

  饿鬼王的出现让得现场的那些武警如临大敌,就是叶涛也被吓了一大跳,原因无他,饿鬼王实在是太丑了。

  秦宇召唤饿鬼王出来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护法,因为他现在要去给吴望声报仇,而这,也将是他成为宗师之后,第一次让元神出窍到较远的地方。(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