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第二轮比试

  次日清晨!

  彭飞再次来到了玉雕厂,进入铁柱所在的车间,结果却现铁柱还在用刻刀在石碑上刻字。△,

  不过这一次,彭飞却是惊讶的现,才只是过去了一晚上,铁柱的刻刀竟然能够在石碑上刻下字了,虽然看起来很吃力,但至少是做到了。

  彭飞的目光再落在一旁的那铁锅上,心里却是感慨,怪不得现在这社会讲究拼爹,有一个好爹当真可以少奋斗几十年啊,而放在铁柱身上,那就是有一个好师叔同样可以少奋斗几十年。

  “铁柱,休息下吧,一会咱们要赶去参加比赛了。”彭飞开口打断了聚精会神雕刻的铁柱。

  “哦,彭叔叔稍等一下。”

  铁柱将最后一个字刻好之后,才将手中的刻刀放下,然后,看了看石碑上自己刻的字,脸上终于是露出了高兴之色,右手,则是下意识的蹲起身边的一块碗,将里面的金黄色液体给一口喝掉。

  “彭叔叔,我们可以出了。”放下碗后,铁柱朝着彭飞说道。

  彭飞看了眼铁柱放下的那碗,他刚刚看的清楚,这碗里的液体是金黄色的,也就是说,这碗里的液体并不是那一锅药液,但同样的,彭飞也知道,这肯定也是秦先生的手笔。

  既然连给铁柱用来洗手的药液都那么的珍贵,那就更别说这用来给铁柱喝的金黄色液体了。

  当然,彭飞也没有开口询问,因为他怕问了之后,得到的结果又会让他向昨晚一样的震惊,要知道,昨天晚上他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没有睡好,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想到秦先生不断的把那些珍贵药材丢进铁锅里的那一幕。

  带着铁柱。彭飞直接是朝着比赛场地而去,这一次一百进十的比赛,就不是在露天广场举行了,而是在一家酒店。

  等到彭飞到了酒店之后,?犷K?且丫?窃诰频昝趴诘群蛄耍??面每吹教????ι锨袄?盘???炖锼底乓恍┒V龅幕啊?br />
  “秦兄弟人呢?”?犷O种挥信矸珊吞??饺讼鲁担?行┮苫蟮奈实馈?br />
  “不知道,没有见到秦先生。”彭飞如实答道。

  “铁柱哥哥。加油。”翘翘挥舞着小粉拳,朝着铁柱喊道。

  站在翘翘一旁的周伟则是朝着铁柱笑了笑,眼中带着鼓励,只有柳不怨,依然是冷着一张脸。

  翘翘、柳不怨、铁柱、钱多多还有周伟,这五个人是一辈的,除了周伟年纪会略大点,其他四位都相差不了几岁。

  也许就连秦宇都没有想到,十年后。这五位之间会充满了恩怨纠葛,当然,这就属于后事了,并不在本书讲述的范围之内。

  “铁柱。保持平常心,稳定挥就可以了。”冷柔也在一旁开口说道。

  “嗯。”铁柱重重的点了一下头,然后,走到了参赛选手专属的休息区域。而冷柔他们,则是由彭飞带着前往的嘉宾区,而?犷D亍T蚴亲?诹似牢??稀?br />
  天工杯玉雕大赛的第二轮十强赛的比试相比初赛却是要难了许多,不但要求每个选手在五个小时内完成一件玉雕,最关键的是,这座玉雕还是半成品。

  每一个参赛选手都会上台抽取一个号码,而这个号码,则有相对应的一件半成品玉雕,参赛选手要做的就是根据这半成品的玉雕,来完成剩下的雕刻工作,雕刻出来一件成品玉雕。

  铁柱上台抽到的号码是27,等到铁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时,早有工作人员捧着用红布盖住的托盘来到铁柱身前,然后将红布掀开,露出里面的半成品玉雕。

  这是一块方形玉石,只雕刻出来了上半部,而这上半部是一只凤凰的头,这也就意味着,铁柱今天的任务是要将这凤凰的下半身给雕刻出来。

  看到铁柱桌子上的半成品玉雕,?犷H词俏⑽⑺闪艘豢谄??锘耍?堑窨桃恍芯?5窨痰耐及福?敛豢湔诺乃担?锘撕土??负跏撬?械窨淌Χ际旒怯谛牡牧酵飞袷蕖?br />
  ?犷R丫?惫?附焯旃け?钠牢?耍???勒獾诙?刈钆碌木褪桥龅揭恍┫∑婀殴值陌氤善酚竦瘢?堑迷??幸唤焯旃け?笕??晃蝗让诺牟稳?∈衷谡庖还兀?词浅榈搅艘桓龇浅F婀值挠竦癜氤善罚?强橛竦裆厦娴窨坛隼吹耐及讣负鹾苌偌??俏谎∈指?揪筒恢?栏萌绾蜗率郑?钪眨?词鞘?チ顺晌??康淖矢瘛?br />
  当然,赛后,那一件本成品玉雕的提供者也遭到了许多人的怒骂,甚至引起了不少参赛选手的抗议,从那以后,举办方也就没有再弄来一些很生冷的半成品玉雕,不过,就算是没有一些生冷的玉雕作品,但一百件玉雕作品当中,同样也有难易之分。

  所以,这一轮,运气有时候也占很大的成分。

  同样还要说明的一点是,这第一轮和第二轮的比试,玉石的粗胚都是有主办方弄好的,考验的只是雕刻师傅的雕工,不然的话,如果要打磨要钻孔,甚至还要切割玉石的话,那几个小时的时间肯定是来不及的。

  在铁柱开始雕刻的时候,在铁柱上一排位置,离着铁柱不远的地方,坐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而中年男子桌前的那半成品玉雕却一件福寿禄。

  所谓的福寿禄,是指这玉雕的样式是上半部是福寿禄,而下半部却是空白,也就是说,这位中年男子要自己想象下半部该雕刻什么。

  不过,这位男子看着玉雕半响之后,嘴角却是微微翘起,下一刻,右手一扬,一把刻刀出现在了手里,而就在刻刀出现的那一刻,中年男子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的认真,整个人的气势和先前完全变了。

  唰唰唰!

  男子的手很快,一开始,在场围观的嘉宾和评委谁也没有注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却已经有嘉宾注意到了这一幕,随即,惊讶之声再嘉宾席此起彼伏。

  “快看那位选手,你快看他的手。”

  “哪?”

  “就是那个,第六排第七个。”

  随着嘉宾席的议论,越来越多的人目光看向那位选手,就连评委席的评委也被惊动了。

  “这是……”

  评委席上有许多评委表情也变得震惊起来,其中一位评委嘴唇都有些颤抖,“我看到了什么,这是不是已经失传的无影刀法。”

  在所有人的眼中,就只看到这位中年男子的右手化作一道道残影将整件玉雕给笼罩在了其中,手影横飞之下,一块块的玉碎飞出。

  “擦,这人的手是怎么做到这样的度的,这简直就跟看电影一样啊。”嘉宾席上的莫咏星也是看呆了,这人是怎么做到的。

  “刚刚你们听到评委那边的话吗,这叫无影刀法,我好想曾经在哪里听到过这种雕刻刀法。”嘉宾席上的一位嘉宾陷入了思索,能够获得嘉宾之位的,要么是参赛选手的亲友团,要么就是玉雕行业的人,或者是对玉雕有兴趣的爱好者和者。

  “无影刀法,是唐朝一位玉雕大师传下来的,可惜到了清朝时期便已经失传了,相传,无影刀法雕刻之时只见手影不见刻刀,一旦手影消失,便是雕刻完成之时。”

  评委席上,一位评委目不转睛的盯着年轻男子的手影,嘴里却是缓缓开口说道。

  而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着这位中年男子的身上时,另外一头,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不屑之色,然后,将目光从中年男子收回,看着自己面前的玉雕,手上却是多出了一把白如透玉的刻刀。

  年轻男子拿刀的手法也很古怪,拇指和中指扣住刻刀,而食指却是按在刻刀之上,仔细的雕刻起手里的玉雕。

  “那位选手是哪位推荐的?”评委席上,所有人都在讨论那位中年男子的来历。

  ?犷L?派肀哒庑┢牢?奶致郏?袂槿词潜涞糜行┭纤啵?馕恢心昴凶诱孤冻隼凑庖皇郑?峙抡庖淮蔚牡谝幻??崆奥涠?耍?还?迷诘氖牵??皇侨锰???φ?∏叭??br />
  第二轮比试,中年男子一人独揽风头,其他选手全部黯然无光,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位年轻男子的身份和那无影刀法。

  比试结束之后,所有选手退场,彭飞也带着姜婷婷他们在酒店等候铁柱,只是,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到铁柱出来。

  “彭飞,不用等了,铁柱被秦兄弟带走了,秦兄弟刚来了一趟,带着铁柱便匆匆离开了。”从酒店走出来的?犷#??排矸傻热怂档馈?br />
  “师叔把铁柱带走了?”姜婷婷有些惊讶,师叔神神秘秘的到底想要做什么。

  ?犷L?颂??郑?硎舅?膊恢?馈?br />
  “彭飞,你带着莫少他们去吃饭吧,我中午要跟评委们在一起,下午还要对选手的玉雕打分,就不陪大家一起了。”

  “嗯,庄大哥你不用陪我们。”莫咏星点了点头,随后,和彭飞两人带着众人朝着附近的一家饭店而去。(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