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奢侈的特训(一)

  “秦先生,按照您的吩咐,这里有一百多块石碑和一百多根木头。”等到师傅们将石碑和木头都搬下来之后,彭飞朝着秦宇恭敬的说道。

  对于秦宇,彭飞是十分尊敬的,他知道对方是一位高人,而且当初还出手帮助自己解决了身上的阴殂,如果不是有秦先生,自己恐怕还在承受阴殂的折磨,而且还不敢告诉庄哥,所以,对于秦宇,彭飞心里存在着感激。

  这一次秦宇让他帮忙弄一些石碑和木头过来,他便二话没说就去准备了。

  “彭飞,辛苦你了,这些石碑和木头总共多少钱,我一会给你转账。”秦宇笑着说道。

  “秦先生,您这是打我脸啊,这些东西不值钱,再说了,我要是收您的钱,那庄哥知道了,回头还不得削我。”彭飞连忙说道。

  “那就谢谢了。”

  秦宇也没有矫情,这一卡车的石碑和木头价格秦宇心里也有数,大概是在十万左右,十万,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了,但是对于?犷;褂凶约赫庋?娜死此担??揪退悴坏檬裁词虑椋?约阂?侵匆庖?叮?炊?缘糜行┥?枇恕?br />
  等到那些工人师傅们都离开了之后,整个车间便只剩下秦宇、彭飞还有铁柱了。

  铁柱是一脸疑惑的看着那些工人将石碑和木头搬下来,他不知道自己这位师叔到底想要干什么,先前师叔将他带走,只告诉了他一句话,要给他开个小灶,他还以为师叔要告诉他一些玉雕上面的经验。

  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其实,铁柱又哪里知道,他这位便宜师叔根本就不懂玉雕。

  “铁柱,这一次的大赛选手我看了下。以你的水平最多只能进入前十,前三是没有可能的,不过你的年纪尚小,能够进入前十已经很不错了。这一次只要你可以进入前十,我便算你通过了考核,便将你们姜家的法器玉雕之术传给你。”

  秦宇看着铁柱,表情十分的严肃,而铁柱在听到这话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一缕喜色,三年的时光,他拼命的学习玉雕,不就是为了最终能够学习家传的法器雕刻之术吗。

  “不过,我现在想问你一句,你想不想拿第一名?”

  铁柱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想。”

  “要拿第一,你的玉雕之术就必须在这短短的一两天之内得到突飞猛进,所以,我打算对你进行特训,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面。这个特训会很恐怖,也很痛苦,要不要接受,你自己决定。”

  秦宇这话说完,铁柱沉默了,半响之后,铁柱的眼神却是变得坚定,“师叔,我不怕苦,不怕痛。”

  在铁柱心里。自从自己父母离去之后,姐姐就是他唯一的依靠,以前是姐姐照顾他,还要对付那些坏人。那时候他就懊悔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不能保护姐姐。

  如果不是后来遇到师叔,恐怕姐姐就要被坏人给欺凌了,所以,这三年来,铁柱非常努力的学习玉雕。就是为了将来可以靠自己去保护姐姐,可以不让姐姐被任何人欺负。

  一定要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只有这样,姐姐才不会受伤害,这是铁柱在三年前暗暗发下的誓言,为此,什么苦他都愿意吃。

  “好。”

  秦宇点了点头,“既然你接受了,那中途就没得退出了,虽然我不懂玉雕,但是我清楚,玉雕分为两步,一是设计,而是雕工,设计先不谈,我现在要训练你的刀工。”

  “刀工,除了技巧,还需要力量,现在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用柴刀将这些木头全部劈开,这里一百多跟木头,将他们全部劈成两半。”

  当秦宇说出这个任务的时候,一旁的彭飞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他没有想到,秦先生对铁柱的特训,竟然是叫铁柱劈木头。

  这大赛已经正在进行了,计算让铁柱连劈两天的木头,那又能对手劲能有多大的提高啊,像这种训练力量之法,必须是循序渐进的,临时擦枪,根本没什么效果。

  而且,彭飞是特种兵出身,他很清楚,如果真让铁柱将这一百多根木头全部劈成两半,反而会让铁柱脱力,没准连刻刀都拿不稳了,那明天还怎么参加十强赛?

  所以,彭飞想要开口提醒一下,不过最终却还是没有开口,因为他想到了秦宇的特殊身份,既然秦先生会这么安排,想来应该是有他的用意吧。

  “彭飞,麻烦你帮我准备一口大锅,还有一个煤灶。”秦宇转身朝着彭飞说道。

  “哎,好,我这就去找来。”

  铁锅这东西好弄,但是煤灶,彭飞就得去乡下地方寻找了,毕竟现在城市人家都用的煤气灶,已经没有了那种用泥土垒成的煤灶了。

  彭飞离开了车间,车间就剩下秦宇和铁柱这对师叔师侄了,而铁柱已经是拿起了柴刀,开始劈这些木头了。

  彭飞让人拉来的木头,并不是一种木头,而是许多种木头混合的,这样,就更增加了铁柱劈柴的难度了,毕竟,如果是同一种木头,铁柱可以慢慢找到适合的力度,但是因为木头不同,这使用的力气大小也就不同,最后铁柱只能是每一次都用尽全力。

  铁柱,毕竟才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在连续劈了十根木头后,手臂上的青筋都露出来了,这说明,铁柱已经是没有力气了,但是铁柱却依然还在咬牙坚持着,这孩子,有着普通人所没有的坚韧。

  而另外一边,彭飞也回来了,双手提着一口铁锅,后面跟着两位工人抬着一个煤灶。

  煤灶放好,秦宇将铁锅放了下去,接着又让彭飞去弄了一桶泉水过来,将一半的泉水倒入铁锅之中后,秦宇直接是拿着铁柱劈好的那些柴火,塞进了煤灶下面燃烧起来。

  彭飞看着这一幕,有些惊讶,一旁的铁柱在那劈柴,秦先生竟然还有心思生火煮水,不过,更让彭飞惊讶的是,在秦先生的身侧,放着许多奇怪的东西,有点类似于药草,只不过,他并不认识。

  就拿其中一样来说,看着像灵芝,可哪有这么大的灵芝啊,还有那一根草须,似乎是人参,只是,这人参须可能有萝卜般大吗?

  彭飞有些疑惑,秦先生是和他一起来到这车间的,当时秦先生是两手空空的,这些东西秦先生又是从哪里弄来的。

  不过,惊讶归惊讶,彭飞却是没有多问,这一点分寸他还是有的,只要在一旁静静看着就可以了。

  锅里的泉水煮开了之后,秦宇直接是将身边的这些东西一股脑的丢了进去,彭飞没有看错,这些确实是草药-排名十大仙草第一的铁皮石斛,还有灵芝、人参、茯苓、苁蓉、首乌等等药草。

  而这些药草之所以彭飞会认不出来,是因为这些药草的年份久远的在现在的社会根本就搜寻不到,彭飞连见都没见过,又怎么可能认的出来。

  至于这些药草的来历,那自然是秦宇当初进入三十六洞天福地,在风水峰上面搜刮而来的,这些药草全部被秦宇给丢入了江山社稷图中,几乎差不多是堆成了一座小山高,这才只是九牛一毛。

  这些药草一入锅,锅内的泉水就开始慢慢变得黏稠起来,半个小时之后,一股股的清香便从锅内传出,站在不远处的彭飞闻了一口之后只感觉自己整个人浑身舒爽,连毛孔都要张开了。

  “秦先生,这是?”彭飞贪婪的多吸了几口之后,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开口询问起来,“这放进去的都是草药,那个萝卜大的须真的是人参?还有那个有蒲扇大的是灵芝?”

  “嗯。”秦宇点了点头,别说是彭飞,就是他闻着这药香,都有些食指大动了,这锅里的药草,如果单独拿出去卖的话,价格估计得接近了千万,而且还不一定可以买到。

  毕竟,珍贵的药草,有时候是可以用来救命的,根本就是有价无市。

  “秦先生,这么多珍贵的药草,药性肯定很强,秦先生是想要给铁柱服用,让他补充力气吧,不过,我怕铁柱会承受不住这股药性。”

  震惊之后,彭飞却是想到了这一点,朝着秦宇说道。

  别说是这么多药草混合熬制出来的这一锅了,就单独拿出那一根人参,恐怕铁柱也承受不住啊,曾经新闻有过报道,一个成年男子,咀嚼了一根百年的人参,因为承受不了这股药性,结果鼻血狂流不止,整个人上火了一个多月。

  不过,面对彭飞的提醒,秦宇却只是笑了笑,随即说出了一句让彭飞嘴角抽搐的话来。

  “谁说我是要给铁柱喝的了,这是用来给他洗手的。”

  秦宇这句话,真的是很欠揍,这些别人一辈子都找寻不到一样的珍贵药草,总价值超过了千万,竟然只是他用来给铁柱洗手的,这特么得败家到什么程度啊。

  这一刻,彭飞是真的无语了。(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