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故地重游

  如果当初没有到南阳来旅游,没有那一趟诸葛庐之行,恐怕他的生活轨迹和现在完全是两个样。

  当飞机停在了南阳机场的时候,秦宇眼中有着一缕感慨之色,人之命途,千变万化,往往一个微不足道的决定和举动,就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哥哥,哥哥,咱们该下飞机了。”翘翘看到自己哥哥的目光一直落在窗户外,在一旁喊道。

  “嗯,下车了。”

  秦宇收回心思,将翘翘身上的安全带给解下来,然后,牵着翘翘的手走出了飞机机舱。

  这一回,秦宇一行有就个人,算是全体出动,唯一没有来的便是崔莺莺,不过崔莺莺最近在阳间玩疯了,每天都不见踪影,秦宇也是对她没办法,就随她去了,反正崔莺莺身上那么多的宝贝,而且人又精灵,是不会出问题的。众人这一次到南阳来,是来给铁柱参加南阳天工杯玉雕大赛加油鼓劲的。

  铁柱参赛,姜婷婷肯定是要来的,而自己这做师叔的怎么也得过来,然后,秦宇又想到,这几年来,冷柔和姜婷婷两人好像从来没有给自己放过假,自己的那店铺除了过年期间关门过,其他时候都没有关门,两个女人总有一个会在店里。

  刚好,又是十一假期,当下秦宇便索性决定店铺关门几天,至于安娜,本来就是闲不住的人,一听说有玉雕比赛看,更是老早就喊着要来了。

  秦宇一行人走到出机口的时候,已经是有人在那里等候了,同样是秦宇的熟人?犷!?br />
  “庄大哥,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亲自过来接我们。”秦宇迎上去说道。

  “说什么呢。我要是不来接你,你嫂子得骂死我。”?犷9??恍Γ?档馈?br />
  秦宇听了这话,也是莞尔一笑。他知道庄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初,庄大哥的岳父沾染了怪病,怎么治都没用,眼看着人越来越瘦,而且精神也出现一些失常。可是急坏了庄大哥的岳父一家。

  而恰巧那时候秦宇和?犷T谝黄穑??搅苏馐虑橹?螅?愀??犷H?欧??,让?犷=?馊?路??带给他的岳父,一张让他岳父随身带着,一张放在床底下,而一张贴在正门上。

  一开始,?犷J敲辉趺丛谝獾模?还?氲秸馐乔赜畹囊黄?囊猓?詈蠡故前凑涨赜畹姆愿雷隽恕H欢??驮谡馊?路??放好之后,当天,?犷5脑栏竿砩媳闼?淖帕耍??揖?褚彩锹??幕指戳耍?潭桃桓隼癜荩???指凑?#??颂逯鼗故潜仍?吹停?渌?矫娑己昧恕?br />
  为此,?犷5钠拮颖阆肭鬃哉仪赜罡行弧2还?赜钜彩且桓龃竺θ耍?詈螅?虑楣?チ四敲淳茫?赜罨姑挥薪邮艿?犷F拮拥牡泵娴佬弧?br />
  “好了。咱们先上车再说。”?犷E牧伺那赜畹募绨颍?熳徘赜钜恍腥死吹搅送3荡Γ?庖淮危???戳肆搅境担?硗庖涣境翟蚴怯闪硗庖晃荒凶釉倏??br />
  于是,秦宇和翘翘还有周伟以及柳不怨上了?犷5某怠F渌?嗽蚴巧狭肆硗庖涣境担?搅境狄磺耙缓蟪隽嘶?。??畔麻降木频攴较蚨?ァ?br />
  南阳举办玉雕大赛,也包下了好几个星级酒店,供参赛选手还有参赛选手的亲人们居住,毕竟,能够玩得起玉雕的,背后都有财大气粗的玉器老板在支持,住宿自然不能太差。

  “这一次的玉雕节和往常相比要热闹了许多啊。”车上,?犷8刑镜溃骸霸?疚乙晕??蕴??奶旄澈拖衷诘氖盗Γ?Ω媚芄唤?肭叭???敲挥邢氲剑?庖淮蔚挠竦窠谌词浅隽撕枚喔呤帧!?br />
  ?犷J怯竦翊笕?钠牢??唬??恳晃徊渭佑竦翊笕?难∈侄蓟岣?笕?靼旆郊乃鸵患?约旱窨痰挠衿鳎?挥芯??牢?琅兄?螅?呕峄竦貌稳?矢瘢??堑窨坛隼吹挠衿魈?畹幕埃?牢?豢瓷希?潜忝挥胁稳?矢瘛?br />
  而这一次的天工玉雕大赛,报名的人数有一千四百多人了,最后经过评判,只有五百人可以参加比赛,这个数字也是以往获得参赛人数的数字。

  “这一次送上来的那些玉器上,有十来件玉器的水准很高,不在铁柱之下,而且,一般来讲,寄送给主办方获得参赛资格的玉器,绝对不是这些参赛选手雕刻最完美的那一件,都会有所保留,所以,这一次铁柱要想获得前三名,恐怕有些玄。”

  听了?犷5幕昂螅?赜畛聊?耍?还?婕淳托α似鹄矗??锰??床渭诱獗热??还?窍胙橹ぬ??乃?剑?绻?蛭??逖∈值乃?教岣撸??贾绿??拿?谓档停?庖彩强梢缘摹?br />
  当然,关于这一点,秦宇不会告诉铁柱,他告诉铁柱的是,要想接触到姜家玉器法器制作,那就必须获得玉雕大赛的前三名,不然的话,就继续在玉雕厂学习雕刻。

  不告诉铁柱,铁柱就会有压力,压力,有时候便是能化作动力。

  在交谈中,车子已经是到了酒店,?犷A熳徘赜畹热说搅烁髯缘姆考渲?螅?蛭?焐?丫?砹耍?忝挥泄?嗟拇蛉牛?偌由现谌俗隽朔苫??裁挥惺裁次缚冢?饨臃缇蒲绫阆妊雍罅恕?br />
  到了自己的房间,秦宇直接是进卫生间洗了一个澡,随即出来换了衣服之后,便是自己一个人离开了酒店。

  出了酒店,秦宇正准备拦一辆出租车,却发现离着自己不远处的一道倩影。

  “冷柔,你怎么在这里?”

  秦宇有些好奇,这个时候,冷柔不在房间里休息,站在酒店外面干嘛?

  说实话,这三年来,秦宇虽然是冷柔的老板,但是两人之间并没有怎么交流过,一来是因为秦宇自己事情忙,很少呆在店里,二来也是因为冷柔有意不想和自己呆在一块。

  这一点,秦宇很早就感觉出来了。

  “你不也是在这外面吗?”冷柔看到秦宇后,妩媚的俏脸有着一丝惊讶之色,随即却是反问秦宇。

  “这南阳我曾经来过,想要去一个老地方看看。”秦宇答道。

  “我也是觉得在酒店呆着无聊,所以打算出来走走。”

  “那要不,一起走走?”秦宇问道。

  “不了,我突然觉得这南阳也没有什么好逛的了,我先回去了,再说,你和我都走了,一会翘翘肯定会找我们的。”

  冷柔摇了摇头,也没等秦宇答复,便朝着酒店走去,留秦宇一人站在了原地。

  看着冷柔的背影消失在酒店大堂,秦宇也是摇了摇头,眼神有着复杂之色,半响之后,眼神才恢复清明,伸手,拦下了一辆公交车。

  “师傅,去诸葛庐。”

  没错,秦宇从酒店出来,要去的地方便是诸葛庐,这个改变了他生活轨迹的地方。

  诸葛庐,和三年之前并没有什么变化,然而,再一次走进诸葛庐,秦宇的心态却是完全变了。

  夜晚的诸葛庐游客不多,显得有些清幽寂静,不过秦宇却不在意,踏进诸葛庐之后,便是径直朝着那石碑方向而去。

  站在那块写着八卦二字的石碑之前,秦宇的目光凝视着石碑上的八卦二字,久久没有离开。

  在秦宇的脑海中,却是浮现出从获得诸葛内经之后所经历的一幕幕事情,给大舅家破煞,得到寻龙盘,与莫咏欣的认识,铜钹山中的千足兽。

  广州的玄学会交流会,替孟瑶父亲解除煞气却沾染孽业,破解931部队的阴谋,收养翘翘。

  一幕的一幕,在秦宇的脑海中浮现,时间,也在这无声的对视着流逝。

  然而,连秦宇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当他回忆起这一幕幕的画面时,他的身上,却是有着一道道的光芒闪现,这光芒很脆弱,但却又那么的不可忽视。

  顿悟!

  秦宇自己都不知道的是,此刻的他,再次进入了顿悟的状态当中,而且,这一次的顿悟,还是十分罕见的顿悟。

  泰山有一高僧,曾于泰山之巅,云石之上静坐,再次睁眼之时,却已是十年岁月流逝,而这高僧,在这云石之上所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回忆自己的一生。

  十年静坐,十年回味,高僧直接是踏在了云层之上,从此,消失在了世人的眼中。

  所以,这种顿悟,是真正的风险与收益并存,如果一旦不能从自己的回忆中走出来,那就可能永远的处于这种状态之中,就好像那位高僧,便是回忆自己的红尘情事,在里面久久无法自拔。

  就好像秦宇当初在三会大比之中进入的那幻境,虽然知道这是幻境,但还是陪了苏嫣然百年。

  再回首,已是白发翁!

  时间流逝,黑夜到来却又离去,当黎明的光亮出现的时候,秦宇依然是站在这石碑前,一动不动。

  八个小时,秦宇站在这里,已经是足足站了八个小时。

  黎明到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告别黑暗,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

  清晨,第一抹阳光洒在了大地,洒在了南阳,也洒在了秦宇的身上,而一直表情未变的秦宇,在这一刻,嘴角却是挂着一抹笑意,下一刻,却是睁开了眼睛。

  眸子清明,熠熠生辉!(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