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停车趣事

  广_州玄学会,今天,比往常要热闹了许多,门口处的停车位已经是停满了车子,而且还有更多的玄学中人朝着这边赶来。←,

  对于广州玄学界中人来说,秦宇这个名字他们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他们是见证这位玄学界第一天才的崛起之路的。

  也正是因为秦宇的出现,这两年的交流会,也是在广_州举办,可以说,广州玄学会,是除了玄学会总部之外,名气最高的分会。

  而现在,另外一位风水师来到广州玄学会,指名道姓要找秦大师理论,自然会引起整个广州玄学会乃至广州玄学界人的好奇,无数人正朝着这边赶来。

  有的是纯粹来看热闹,有的则是想要再见秦宇一面,毕竟,秦宇最近两年几乎是销声匿迹了,玄学会的各种活动也出来都没有出现过。

  所以呢,等坦克开车载着秦宇到了玄学会门口的时候,就遇到了无处停车这样的事情。

  而就在秦宇准备让坦克将车子开到其他停车场的时候,玄学会门口,一位年轻男子朝着这边看了一眼,随即眼睛一亮,快步的朝着秦宇所在的这边跑了过来。

  对于朝着自己这边跑来的这位年轻男子,秦宇也有一点印象,这位是广州玄学会的一位某位成员,当下,秦宇便摇下了车窗。

  “秦大师,真的是您。”年轻男子看到车子内的秦宇,脸上露出了激动的喜色,暗衬,自己的记性果然还不错。

  原来,这位年轻男子曾经看到过秦宇坐着坦克的车到玄学会,当时他便留了一个心眼,记下了这车牌号。因为,在年轻男子心中。秦宇可是他的偶像。

  “这边没有地方停车了,一会我把车开到前面那个停车场,再走路过来。”秦宇笑呵呵的说道。

  “秦大师,您说这话不是打我们的脸吗,您是咱们广州玄学会出来的,回到这里就等于是回到了家,怎么可能没有车位。”

  年轻男子二话不说,就朝着刚停好车,从车上下来的几位男子喊道:“几位,麻烦你们将车子挪一下。停到那边的停车场去。”

  “这停车场的车位大家都可以停吧,为什么要我们挪走?”

  那几位男子却是不干,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找到最后一个车位,这要是开出去,等到下一个停车场那得是一公里以外了。

  “这停车位是我们玄学会的,我们不让你们停在这里你们就不能停在这里,快点挪走。”

  年轻男子的口气也有些冲,甚至还有些心急。这也不能怪他啊,好不容易见到了自己的偶像,现在可以在偶像面前表现一把,自然是要抓住机会。只是没有想到,这几人竟然这么不给面子,当下自然是不会给对方什么好脸色看的。

  “玄学会怎么了,这还没有个先来后到的啊。你让大家来评评理,凭什么我们车子停好了,要我们移开啊。这不是故意欺负人吗?”

  那几位男子脾气似乎也很暴躁,当下直接是拦住了从身边走过的其他人,拦住这些人,让帮忙评理。

  这边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引来的越来越多的人围观,秦宇坐在车内,摇了摇头,他知道那位年轻人是想在自己面前表现一下,只可惜好心办了坏事,看现在那些围观的人,大部分都是站在那几位男子那边,朝着那年轻人指指点点。

  当下,秦宇便推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去。

  “各位,真是不好意思,刚是停车场没车位了,我的车子没地方停,这位小兄弟想着帮我找一个车位。”

  秦宇声音传出,所有人的目光唰的一下朝着秦宇这边看来,现场,也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

  人的名树的影,广州玄学界中人,就没有不认识的。

  “其实也没事,我让我司机将车子开到下一个停车场就可以了,给这几位同行带来麻烦,真是抱歉了。”秦宇朝着那几位男子说道。

  唰!

  这一回,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落在了那几位男子身上,那几位男子的表情也变得尴尬起来。

  人都有一种心理,那就是强者是需要得到尊重的,如果换做是另外一个人,可能他们还会站在这几位男子一边,但是对方是秦宇,那在围观的人眼中,给秦大师这样的天才让车位,是正常的。

  这是江湖地位,是身份的象征。

  “原来是秦大师要车位,这位小兄弟也不说清楚,不然的话,我们早就给秦大师您让出来了,秦大师,您不用将车子开走,我们这就把车位给你让出来。”

  那几位男子朝着秦宇赔笑,随后连忙钻进车内,重新启动车子,将车子从车位上开了出来。

  “秦大师,现在您可以将车子停进去了。”

  “这样不好吧。”秦宇有些汗颜,他还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可以享受到这么高的待遇。

  “没事的,没事的,能给秦大师让个车位,说出去也是我们的荣幸啊,毕竟不是谁都有这个资格的。”

  “那行,那就谢谢各位了。”

  秦宇也没再矫情,朝着坦克招呼了一声,坦克便将车子停进了车位内,随后,秦宇便朝着玄学会大门走去,围观的众人则是呼啦啦的跟在秦宇的身后。

  一进大堂,迎面便走来了一位熟人,秦宇看着这位老熟人,笑着招呼道:“季师傅。”

  “秦大师来了。”季全看着迎面走来的秦宇,心里也是无限的感慨,三年前,这位还是在自己的引荐下加入的玄学会,现在三年过去了,自己依然只是广州玄学会的理事,但是这位已经是玄学会的荣誉会长了。

  这让季全想到了一句话:“有些人,注定是用来仰望的。”

  “秦大师,那位吴大师现在就在楼上的会议室内,而且还带了一大群人来。林会长他们都在上面。”季全在秦宇的耳边小声说道。

  “嗯,我这就上去。”秦宇点了点头,当下便在季全的带领下直接是坐电梯上了三楼,而秦宇和季全走进电梯的时候,后面跟随的那些人,没有一个跟着进来,全部站在电梯门口看着电梯关上。

  不是他们不愿意进入电梯,而是这些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地位和人家秦大师差的太多了。

  玄学这个古老的行业,在某些方面上,还保留着那传统的规矩。

  电梯在三楼停下,踏出电梯,秦宇第一眼,便看到了那座天正石。黄山有一石,天正方圆,受天地精华,妖邪不能近,鬼祟不敢靠,君子观之可正气养神,小人观之五雷震顶,心神不宁。

  秦宇还记得,当初自己第一次看到这天正石的时候,可是震惊的好一会,想到这里,秦宇自嘲的笑了笑,那时候的自己,就好像是土包子进城吧,没见过什么大世面。

  广州玄学会大楼,一到二楼是对外开放的,但是从三楼开始,就只有玄学会的成员或者是应邀来的玄学界中人才可以进来。

  不过,今天,明显是例外,很多玄学界中人都是不请自来。

  还没有走进会议室,秦宇就听到里面嘈杂的争论声了,以秦宇的耳力,对于里面的争论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其中有一伙人正在骂自己,而林会长他们则是在一旁反驳,里面旗帜鲜明的分成了两个队伍。

  没有犹豫,秦宇直接是推开了会议室的门,而会议室内的目光也几乎是同时朝着门口看来,当看到站在门口的秦宇和季全时,先前还嘈杂的会议室,瞬间寂静了下来。

  秦宇的目光从会议室中每个人的脸上扫过,随即,嘴角微微扬起,最终,却是将视线落在了林会长对面位置上坐着的一位老者。

  “秦大师来了。”林秋生看到秦宇进来,脸上露出喜色,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秦宇说道:“秦大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吴大师,吴大师在二十年前便是风水大师,不过吴大师是来自华尔街的。”

  “华尔街的风水师?”秦宇看了那位吴大师一眼,笑着说道:“久仰吴大师的大名了。”

  “我可不敢当秦大师的久仰,秦大师可是玄学界的第一天才,恐怕没有人可以入得了秦大师的眼吧。”吴望声阴阳怪气的说道。

  会议室的其他人听到吴望声这话,全都沉默了,这是直接就杠上了啊。

  “本人这一次回国,是受一雇主邀请,帮忙破解广州的风水局,在座的都是玄学中人,我便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广州的风水局在座的心里都有数,为了破解这局,我花了几年的时间,不但查了大量的文献资料,而且还进行了实地考察,最后,却是想出了双城风水局。”

  吴望声说到双城风水局的时候,脸上露出自傲的神色,对于这个风水局,他很有自信,而且,这也是他这辈子以来,自认最成功的一个风水局。

  “不过某些人去故意在雇主面前贬低我这双城风水局,我也知道,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既然有人觉得我这双城风水局不行,那不妨就当着我的面,说给我听听,我一定洗耳恭听。”(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