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渭河龙脉

  还未到骊山脚下,秦宇看着滚滚流淌的渭河,眼中,突然有着一缕狐疑之色。

  “这渭河竟然这么的宽?”看到眼前这条差不多是可以和黄河相提并论的大河,秦宇怎么也没法把它和后世的渭河联系在一起。

  “嗯,渭河是黄河主要支流,当然大了,这还没有到涨潮时候,不然的话,整个河水滚动,能有好几丈高呢。”莫咏欣看到秦宇好奇的打量这条渭河,在一旁解释道。

  “走,咱们先去上游看看。”

  秦宇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决定先不上骊山了,而是拉着莫咏欣,朝着渭河上游而去,当然,是莫咏欣坐在马车上,而秦宇作为车夫在前面赶车。

  越是往上游,越是能听到那滚滚的水流声,而且这河水也是越来的越浑浊,这让秦宇终于知道,为什么渭河会有“超级黄泥供给”的美誉了。

  一个时辰之后,秦宇终于是来到了渭河的上游,看着前面的河流景象,整个人就震惊了,而坐在马车内踏出身的莫咏欣,脸上也是同样有着惊讶之色。

  “这渭河怎么会变成这样,以前还不是这样的啊。”莫咏欣吃惊的捂着小嘴,当初征战六国的时候,她曾经来到过这渭河,但是那时候的渭河,和现在完全是不同的景象。

  一条横贯在黄土高原滚滚而过的黄水让人望而生畏,河流急端之处迸发湍急的超大漩涡让人目眩神怡,仿佛连心神都要被吸引了。

  没有树,也没有山。除了河滩就是平原,肆意的放任视线蔓延开去,无遮无挡,没有尽头。

  一马平川八百里,荒凉,沧桑的让人揪心,那滚急的河水与河岸撞击的轰鸣声,让苍老中夹杂着萧瑟,回首望去,百里之后。唯一的一座山脉便是骊山。

  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样的景象,在后世,在已经治水颇见效果的现代,是不可能看到这样奔腾和放浪不羁的河水。

  这是没有任何束缚的自然景象,站在这里,哪怕是秦宇,也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才几年的时间,为何变化会如此之大?”莫咏欣不解。

  秦宇。默默的看着这渭河,现在,他终于有些知道秦始皇为什么会将皇陵给修建在渭河之边骊山脚下的原因了。

  “这里有龙脉,还是一条水龙!”

  秦宇眼中有着一抹苦笑。谁说秦始皇陵墓没有风水可言的,那是后世之人没有看到这渭河的真正景象。

  “龙脉,水龙?”莫咏欣疑惑的看向秦宇。

  “风水之中,龙脉是天地精华所孕育。一般人都知道山有龙脉,但是,水同样也龙脉。只不过这水龙非常的少见,说句不客气的话,水龙都在四大洋里游着呢。”

  “四大洋?”莫咏欣依然不懂。

  “呃,这个到时候再和你解释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徐师的手段,七品宗师果然不凡啊,竟然让他找到了一条水龙脉,而且看样子,这龙脉已经被他给激活了。”

  秦宇从莫咏欣的口中知道,这渭河几年前还不是这样的,那就说明,是有人让渭河变成这样的,联想到秦始皇陵墓的修建,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想来就只有徐师了。

  看到莫咏欣依然时疑惑,秦宇继续解释道:“水龙脉和平原高山龙脉不同,就算真的是有水龙脉,一般这龙脉也是处在沉睡状态的,就拿黄河来说,黄河有龙,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但是黄河龙脉在哪,却是没有人能够说得清,原因很简单,黄河龙脉长期沉睡,根本就没有踪迹可循。”

  “这要是高山平原,还能根据地势去需找,但是江河大海,如何去寻找?”

  “可要是这样的话,那你怎么知道这河里有龙脉呢?”莫咏欣抓住秦宇话里的漏洞,反问道。

  “因为现在这渭河的状态,就是即将有水龙出世的标志,你跟我来。”

  秦宇将莫咏欣扶下马车,来到了滚滚流淌的河滩前,河水打在两人的脚下,秦宇倒是没什么,不过莫咏欣的眼睛却是突然一亮。

  “这水怎么这么的冷?”莫咏欣朝着秦宇问道。

  此刻正是四月份,虽是春寒,但是这河水也不应该这么冷的,这比冰雪都要冷了。

  “龙脉是阳,而水龙要出世,必然要吸尽阳气,这水的温度被吸掉之后,自然温度就下降了,这还不算什么,我预计,等到水龙真正出世那一天,恐怕整个河水都会处于零下几十度,就是比冰雪温度还要冷上十几倍。”

  秦宇知道莫咏欣不知道零下十几度是什么概念,便用冰雪来比照了一下。

  “好了,咱们现在就去上骊山吧。”

  ……

  骊山,山脚!

  当秦宇带着莫咏欣来到这里的时候,整座骊山都已经是被军队守卫住了,秦宇和莫咏欣相视了一眼,两人明白,秦始皇到了。

  “姐姐,你来了。”

  没一会,神女的身影出现,现在的神女已经不称呼莫咏欣为国师了,哪怕是有外人在,也直接是以姐姐称呼。

  “陛下,已经到了骊山了吗?”莫咏欣开口问道。

  “嗯,陛下在昨天到的,现在已经进了地宫了,师傅说,明天就彻底的开启地宫。”

  神女领着秦宇和莫咏欣两人,来到了临时搭建的帐篷中,这是神女休息的帐篷,莫咏欣自然是和神女睡在一间帐篷,至于秦宇,就没有这么的好命的,只能是在帐篷外面躺一夜了。

  夜晚,月明星稀!

  春寒峭冷,这个时候的晚上还是很冷的,不少士兵们都是聚在一起,点着篝火取暖,而秦宇就守在神女的帐篷前,面前也同样是点着篝火,当然,以他的境界是不会在意这些寒冷的,秦宇之所以这么做,是不想太引人注意。

  “在想什么呢?”

  莫咏欣走出帐篷的门,看到秦宇坐在篝火前,看着火焰发呆,鬼使神差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朝着秦宇走过去,问这样的问题。

  “我在想,这一次地宫开启,我们进去之后,肯定是要回去的,只是你……”秦宇看着莫咏欣,四年了,莫咏欣相信了自己所讲述的事情,但是她始终没有提到要跟自己回去。

  “你跟我说过,在那个时代,除了我,还有一个你深爱的女人对吗?”

  莫咏欣在秦宇的对面坐下,两人隔着篝火相望,而莫咏欣的话,却是让得秦宇神情一怔,随即,苦笑着点了点头。

  关于孟瑶的事情,他不能瞒着莫咏欣,不能因为想让莫咏欣回去,而故意隐瞒孟瑶的存在,因为这根本就隐瞒不了,就算莫咏欣跟自己回去了,她也会和孟瑶见面的。

  “在你们那个世界是一夫一妻制,就算我跟你回去了,又能怎么样呢?”莫咏欣的脸色有些苍白,不知道是因为这夜晚的寒冷,还是其他什么缘故。

  “可那里有你的亲人,有你的父母,有你的弟弟……”

  “不同的。”莫咏欣摇了摇头,“哪怕我回去了,也没法恢复原来的记忆了,甚至有很大可能,在我眼中,他们都是陌生人,而且,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

  “可你也不能留在秦朝了,秦始皇肯定是要进地宫的,而扶苏死了,胡亥上台,秦朝只有短短的二十几年,到时候天下重新大乱,你怎么办?”

  “我打算跟随秦始皇,一起进入那个长生的国度。”莫咏欣缓缓开口答道。

  “不行!”

  秦宇在莫咏欣话音落下,便出言反对。

  “为什么?”莫咏欣皱眉看向秦宇。

  “因为……”

  秦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不能告诉莫咏欣,这根本就是一个骗局,没有所谓的长生,那就是鬼谷子和徐师布下的一个局

  秦始皇不过是被这师徒两给坑了,那长生的国度就是成仙门,但是成仙门里面却不是长生的国度,那是一个战场,至少,秦宇是这么认为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莫咏欣皱了皱眉,察觉出了秦宇的不对。

  “这个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是你不能和秦始皇一起进去,哪怕你是选择留在秦朝不跟我回去,都比这个好。”

  秦宇态度也是坚决,成仙门,莫咏欣不能进去。

  莫咏欣没有再追问,聪明如她,已经知道这里面是有什么隐情了,当下,目光落在眼前的篝火上,“秦宇,我问你,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我和那位,你会选择谁?”

  听到莫咏欣这回答,秦宇身躯一颤,因为,这个问题是他最难回答的,这四年来,他之所以不敢逼迫莫咏欣跟他回去,就是害怕莫咏欣问起这个问题。

  “我明白了。”

  看到秦宇久久没有回答,莫咏欣咬了下红唇,站起身,缓缓朝着帐篷走去。

  “如果,如果我说,你们两个我都不会放弃,你愿意和我回去吗?”

  秦宇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莫咏欣的睫毛轻眨了几下,然后,走进了帐篷……(未完待续。。)

  ...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