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正主出现了

  “大哥,酒厂这群傻子,还敢报警,真是笑死我了,不过这一次,咱们后面的那位老板还真是硬啊,连警察都不敢来管咱们,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混的最威风的一次了。@”

  “没出息,只要跟着老板他们,以后咱们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过,警察算什么,以后警察见到咱们,也得喊声哥。”

  在酒厂门口,一位带着粗金项链的光头男子,得意的朝着他的小弟说道。

  “大哥,你说咱们背后的老板到底是什么来头,关系这么硬,这是黑白两道通吃了啊。”

  “不该知道别乱打听。”光头男子瞪了自己这小弟一眼,吓得那小弟连忙闭嘴,不过,这光头男子自己却是在心里嘀咕道:“老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告诉你。”

  原来,这光头男子之所以会瞪自己小弟一眼,是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后面的大老板是谁,他也是听从上面的老大命令,来这里闹事的,在他上面可还有几位大哥呢。

  “要是我能被那位大老板看上,那就好了,那以后还不得横着走。”光头男子在心里美滋滋的幻想道。

  然而,就在光头男子在心里幻想的时候,在酒厂的四个路口,十几辆武装车纷纷停了下来,从车上,一排排荷枪实弹的武警跳了下来,然后,彻底的将这四个路口给封住。

  “来了。”

  酒厂的二楼,秦宇轻声说了一句,莫咏星听了秦宇这话,连忙朝着窗户外看去,不过却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影出现。

  以秦宇的实力,这些武警甫一出现,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不是用眼睛去看的。莫咏星自然看不到。

  车子停下,这一排排的武警快的从四面路口冲出来,那黑压压的枪口对准那百来号混混。

  “不许动,放下武器。”

  “双手抱头,快!”

  “老实点,都给我趴下。”

  四面武警冲出来,将这些混混给包围住,除了握枪的武警之外,还有许多武警,拿着警棍就直接冲进了那些混混堆里。看到还没有趴下的混混,直接是一棍子下去。

  “老大,这……这是怎么回事?”

  在黑漆漆的枪口下,这些混混都傻眼了,不是说好了警察不会出现的吗,这些武警是从哪里来的?

  一时之间,这群混混当中出现了混乱,但不少聪明的混混,已经很光棍的丢下了手里的铁棍。然后抱头蹲在了地上,这些都是老江湖了,知道什么时候该怂,什么时候该嚣张。

  而那些还没有反应过来情况。或者是自以为有倚仗的混混,没有蹲下来,那就惨了,这些武警可不认识你是哪位大哥。直接是警棍打下去,好几位混混直接是被打的头出血了,就这样还不蹲下。警棍再次袭来。

  这是防爆武警大队,和一般的警察不同,反正只要没打死了,这些武警就不用担责任,更何况,这些武警在出来之前,就已经得到上面的领导暗示了,狠狠的教训这顿混混一下。

  对于混混,不管是警察还是普通的百姓,都没有啥好感,说白了,作为混混被警察打,就算是曝光出去,也没有几个人会同情,甚至还会有不少人拍手称快,至于责任,有上面的领导担着,这些武警更就不在乎了。

  “哎呦,痛死我了。”

  “武警同志,我没反抗啊,哎呦,别打。”

  一位武警战士显然是打顺手了,看到一个已经蹲在地上的混混,也是一棍子下去,之后,留下冷冷的一句话,“谁他吗叫你刺青的,你这刺青我看着不顺眼。”

  ……

  相比起这些这些混混的哭爹喊娘,工厂里的工人们却是兴奋的欢呼起来。

  “苍天有眼,终于有人来收拾这群人渣了。”

  “这群人渣就该活活被打死,我就说了,现在是法制社会,这群人无法无天,政府肯定会出手的,老泉叔,你看吧。”

  将这些混混全部打趴下了,这些武警又将这些混混快的押走,上了几辆准备好的车子,呼啸着,就朝着一个方向驶去。

  “他们现在已经是前往军区方向了。”孟方朝着秦宇说道。

  ……

  贵_州市,某豪华大厦顶楼,这是市里最豪华的一栋大楼,而且还是位于市里的黄金地段,堪称是寸土寸金。

  但是,就在这寸土寸金的位置,这大厦的顶楼,近千平方的楼层,只有那么一间办公室,装修的十分的奢侈。

  这座大厦的顶楼,有着专属的电梯,只有乘坐那电梯,才可以到达顶楼,而此刻,就有一位男子,慌慌张张的乘电梯上了顶楼。

  “太子,不好了!”

  电梯到了顶楼,男子直接是慌张的大声喊道,但却不敢推开办公室的大门。

  而在办公室内,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正双腿盘坐在地上,在他的面前,则是摆着一尊黑佛,那黑佛的头顶处,不时的有一缕黑烟冒出,然后,被男子摄入鼻子之中。

  外面人的惊慌声,男子并不理会,直到,这黑佛没有了黑烟冒出,男子才睁开了眼睛,然后,缓缓的吐出了一口黑气,从地上站了起来。

  接着,男子又用白色的手帕,将这黑佛从地上拿起来,擦干净底座,那神态认真的就像是在对待一件无暇的珍宝。

  “进来吧。”

  男子将黑佛放回后面的书桌里,才缓缓说道。

  “哎。”门外,传来了回应声,一位四十多岁带着眼睛的西装男子走了进来。

  “什么事,让你这么惊慌失措的?”

  “太子,您让我去负责渠河酒厂的事情,我已经给那厂长下最后的通牒了,今天还让一批混混去骚扰了,可谁知道,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批武警,把这些混混都给带走了,而且我已经询问了镇上的分局,他们都表示没有接到消息,也不知道那批混混被带到哪里去了。”

  “武警吗?”

  男子看了自己这手下一眼,目光落在了桌子前的电话上,拿起号码,拨通了一个电话,“喂,是我,查一下,今天有哪个武警部队去往了茅台镇,嗯,什么背景都给我查出来。”

  挂掉电话之后,男子将手放在了不远处的水盆里,清洗了一下,西装男子见状连忙拿起干净的手帕将男子的手给擦干净。

  太子有严重的洁癖,这是所有跟着太子的人都清楚的。

  记得当初,太子看上了一个女人,这女人自然是逃不了太子的手心的,可谁知道,竟然不是处_女,最后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至于那女的,在当晚便直接是被太子给活生生的掐死了。

  叮铃铃!

  电话响起,南太子拿起接话,接听了一会之后,挂掉了电话,表情却是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孟家和莫家都插手了,这是想要猛龙过江吗?”南太子自语了一句,目光看向西装男子,“那酒厂的第一大股东的身份你确定查清楚了?只是一普通人?”

  “是啊,太子,我查过了,这人是江_西的,背景一般,就是有一个舅舅担任一个县_长职位而已。”

  县长,在平民百姓眼中,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官了,但是在西装男子眼中,县长就是和太子见一面都没有资格,多少厅级以上干部想要和太子见一面,都被太子给拒绝了。

  “这人叫什么名字?”南太子继续问道。

  当初,渠河酒厂的事情,他确实是看上了那卧龙醉,但是,他看上的不是卧龙醉可以带来的财富,而是看中了卧龙醉所独有的作用,那就是用来人情来往。

  国人好酒,卧龙醉这样的好酒,如果能掌握在他的手里,那么用来打交道,是最好的,他虽然被称为南太子,但是他自己清楚,他还不是真正的太子,还是有一些家族的势力在他之上的,所以,用卧龙醉和这些家族的人打好关系,是一个极佳的选择。

  当然,一个渠河酒厂,还不至于让他这么的关心,从手下那边了解了一下渠河酒厂的情况后,剩下的事情,便全部交给手下去办了,他要做的,就是等待结果。

  “呃,这个酒厂的第一大股东,叫秦宇。”西装男子回忆了一下,答道。

  “秦宇?”南太子皱了一下眉,自语道:“秦宇,孟家,莫家,难道是当初在京城搞得满城风雨的那位?”

  “啪!”

  西装男子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脸上,就被狠狠的抽了一个大嘴巴子,只得捂住脸,有些委屈的问道:“太子,我哪里做错了?”

  “你哪里做错了?这就是你调查来的结果?普通人,你知道他是谁吗?孟家的乘龙快婿,当初在京城直接是把陈家给挑了,到现在还依然活的好好的,这就是你说的普通人。”

  南太子怒目一瞪这西装男子,吓得这西装男子浑身一哆嗦。

  “滚!”

  “是,是,我这就滚,太子息怒。”

  西装男子,是真的滚出了南太子的办公室,而南太子,站在办公室内,沉吟了一下,最后,拨通出去了一个号码。

  另外一边,孟方的手机响起,看了眼来电好吗后,孟方朝着秦宇笑着说道:“正主打电话来了。”(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