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3章葬天一族行事何须解释

  太上仙王啊,那是诸天百界屈指可数的巨头存在,平日里就算是一个种族灭亡这样的事件都不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就算是君王殿、葬神渊这样拥有绝世机缘的地方开启也无法引起他们的兴趣。

  可现在,先是刚踏入太上境界的罗坷,接着又是这位来自于灵墟族的灵空老祖,已经是出现了两位太上境的强者了。

  再加上镇压住罗坷实力不比太上仙王弱的小九,等于说此刻这片星空出现了三位太上仙王。

  太上仙王,如果不收敛自己的威压,仅仅只是站立在那里便是可以让星空崩塌的恐怖存在。

  这样的存在,连续三尊出现在一片星空中,可以说这是诸天百界漫长岁月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至少,在场所有人的记忆中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太上仙王强者哪怕之间想要交流也根本用不着本体到达,诸天百界任何地方他们的意念随时都可以到达。

  “相比起前段时间秦宇成为域主各大仙王来贺的场面,眼下这场景才真的是太场面啊。”

  “太上仙王,这辈子能见到就算是死了也值得了。”

  “拉倒吧,你见到过太上的面容了吗?”

  有人揭穿,说是见到太上仙王,那也只不过是一个身影罢了。

  “那又怎么样,至少也是见到了身影啊,有些人一辈子都见不到太上仙王的身影。”有人用阿q精神法反驳道。

  ……

  “灵墟族吗?”

  小九目光看着灵空道人,别人看不清楚灵空道人的面貌但是他可以看得到,这是一位满头白发但有着一张稚嫩的脸,最关键的是此人的双眼内不是眼珠,而是一个个经文。

  道经!

  “你是来替罗坷出头的吗?”小九直接质问道。

  “罗坷?”

  灵空摇了摇头,“我并不认识他,如果他这一次没有死,我相信几十万年后应该会认识他。”

  听到灵空的话所有强者都苦笑的不知道说什么,因为灵空这话中流露出来对罗坷的不屑。

  很显然在灵空心中罗坷虽然也是踏入了太上境界但并没有被他放在眼中,不过转念一想众人也觉得很正常。

  毕竟罗坷才刚刚踏入太上境,不说境界没有稳固,就算是稳固了那也和踏入太上境多年的灵空没有办法比。

  而且像灵空这样一步步靠着实力和机缘踏上太上境的自然是看不起罗坷这种一步登天的。

  不是说看不起罗坷的实力,而是出于一种不平衡所带来的不屑,就好像,你辛辛苦苦爬了半天台阶终于是爬到了山顶,可有人却选择了做缆车只要几分钟的时间便是到达了你的身后,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心里不平衡。

  太上仙王也是如此!

  “哦,既然不是为了罗坷,难不成你是特意过来跟我打招呼的?”小九冷笑着问道。

  “也可以这么说吧,既然葬天一族的人出现了,老夫自然是要过来的。”

  灵空道人这话出口,地球上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灵空并不是来跟人族过不去的,人族总算是熬过了这场危机了。

  就在人族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灵空道人的声音又一次传出,“毕竟,这也许是我能够再见到哥哥的唯一机会了,永恒国度啊,当年我是看着我哥哥被镇压进去的。”

  哗!

  灵空道人这句话引起了一片星空众人一片哗然,整个星空的气氛在这一刹那又变得凝重起来。

  灵空道人的哥哥是被葬天一族的永恒国度所镇压的!

  “灵空道人不是来找人族麻烦的,灵空道人是来找这位葬天一族的强者的麻烦的。”

  “这是诸天百界巨头之间的恩怨。”

  “灵空道人的哥哥被葬天一族的镇压了,那葬天一族的这位得有多强大?”

  “会说出这句话是因为你压根就不了解葬天一族。”星空中一位仙王强者目光望向了小九脸上露出回忆之色,“葬天一族最强大的就是那本族神通永恒国度。”

  “按照古籍中所记载,永恒国度其实不仅仅只是一种神通,更像是一种传承,而里面的宫殿才是对葬天一族来说最重要的。”

  “因为里面的宫殿是代代相传的,也就是说,所有的葬天一族的族人当中只有一位才能够拥有这永恒国度,才能够拥有国度中的那座宫殿。”

  “有传言说,葬天一族之所以生育能力低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宫殿只有一座只能是一个后代继承,而同样的葬天一族每一代都这么厉害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这座宫殿有着葬天一族历代强者的炼化。”

  听到那位仙王的解释,星空中所有强者露出了明悟的神情,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解释的清楚了。

  也许,葬天一族会如此难以繁衍后代就是和他们的本命神通有关系。

  “一门两太上这几乎有些不可能,想来是很久远的事情了,灵空太上的哥哥在当时应该是被上一代葬天一族的强者给镇压的。”

  ……

  不管星空中众人如何议论,小九的眸子却是慢慢眯了起来,他知道对方的来意了。

  永恒国度是他们的种族神通,而面对许多强敌的时候施展永恒国度可以将对手给镇压在宫殿之内,正如先前的罗坷一样,然后由宫殿慢慢炼化掉被镇压之人的能量来壮大宫殿自身。

  这是一种很霸道的神通,然而也只有小九知道为了这神通他们一族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那么久远的恩怨再去谈论谁对谁错已经是没有意义了,老夫这一次来也不是为了报仇寻恨的,只是到底那是我哥哥,只想他落叶归根将他的尸体带回家乡,这一点想来阁下应该会满足我吧。”

  灵空说的很平淡,就好像他是真的放下了当年的恩怨一般,也是让不少围观的强者在感叹灵空的心胸,到底是太上仙王,面对着杀哥之仇也能放下。

  然而小九在灵空话音落下之后却是放声大笑起来,“很遗憾,你的这个意愿满足不了。”

  小九的回应让得星空中的强者全都露出惊愕之色,因为他们没有想到小九会做出这样的回应。

  难不成,这位葬天一族的年轻人要先后和两位太上仙王交战?

  对于众人来说,反正灵空太上的哥哥已经是死了,既然人死了那把尸体还给人家也没什么,何必要因为这个而得罪一位太上仙王,这明显不是明智的选择。

  “要战就战吧,何必找这样的借口呢,我葬天一族的永恒国度从来是有进不出,而且你哥哥当初为了修炼某种秘术不惜暗中屠杀了三个种族,只是恰巧被我族先人看到这才给镇压在永恒国度内,如此行径死不足惜。”

  哗!

  小九爆出的猛料又一次引起了全场的哗然,暗中屠杀了三个种族只为了修炼某种秘术,这绝对是极其丧心病狂的行径。

  “老朽想起来了,老朽曾经在一份古籍上面看到过一则讯息,在太古时期当时有三个相邻当不怎么强大的种族在一年之内被消灭了,等到被外界知道的时候那里只剩下了三座被鲜血充斥的废墟世界。”

  “这是诸天百界太古时期的一段悬案,许多强者都暗中追查过但却始终没有找到凶手,要这么说的话那凶手就是灵空太上的哥哥了。”

  星空中有一位绝世仙王强者开口,而他的话就等于是坐实了小九的话语,一时间所有人看向灵空太上的目光都带着古怪之色。

  虽然说诸天百界各族为了各自的利益大打出手,杀戮也是一直不断,然而屠族这种事情却是很少有人做,因为要是强大的种族对弱小的种族都发动灭族之战的话,那诸天百界的种族只会越来越少。

  至于罗坷先前要屠灭人族,那也是因为被他找到了借口,而且也是因为人族太弱小了,没有人会想因为一个人族而去得罪罗坷。

  当然,很大程度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罗坷放得下这个身段,以一个太上仙王的身份宣布要屠灭一族。

  “不对啊,如果是葬天一族的强者找到了凶手并且镇压了对方,那为何葬天一族的那位强者不对外公布真相?”

  有人提出了疑惑,这种为诸天百界除害的行为完全不需要隐瞒,而且以葬天一族的实力貌似也不用惧怕灵墟族,毕竟那时候的灵墟族还没有这么的强大。

  这个疑惑,也是很多人心**同的疑惑。

  这些人议论小九自然也是听到了,不过他没有去解释,因为葬天一族行事从来不需要解释也更不需要去对外宣传。

  葬天一族行事全凭喜好,这也就是外界关于葬天一族的定位,那就是亦正亦邪!

  “老夫说了,人已经死去,再去纠结谁对谁错已经没有意义,我哥当年犯下错也受到了惩罚,现在老夫只是要回他的尸骸,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灵空道人声音不变,很显然当初的秘辛他也是知道的,但他的话也是让得众人觉得可以接受,他哥如此行径死不足惜,可他作为亲兄弟现在隔了这么久要回自己哥哥的尸骸并不算过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