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3章去京城

  秦宇和老四见面,兄弟两人少不得要猛喝一场,互相说着这些年生的事情,当然,更多的是老四在说而秦宇在听,毕竟,老四只是普通人,秦宇不可能把自己身上生的事情告诉老四。??

  喝到最后,老四是彻底的醉了瘫倒在了桌子上,而以秦宇的体质来说哪怕是不作弊也是不会醉的。

  让弟妹将老四给扶回家之后秦宇并没有继续呆在老四家里,而是在留下了几道符?之后便是离开了。

  这几道符?,都是秦宇特意给老四一家人准备的,一道放置在家中,一般的邪恶阴晦之物根本就不敢靠近,哪怕是饿鬼只要走进老四家里也都会瞬间被斩杀。

  除了这个之外,秦宇还留下了六道平安符,其中两道给老四和弟妹,剩下的四道则是交给老四任凭老四吩咐。

  有这护身符在,可以抵挡一次危机。

  毕竟现在天灾**非常多,就是走在路上都很有可能被车子撞死或者被边上的广告牌砸死,但有了这护身符在最危险的时候便是可以化作一个透明防护罩躲过一劫。

  哪怕是尊者境界的全力一击也同样是可以抵挡下来,地仙之下,没有人可以攻破这防护罩。

  当然,以秦宇现在的实力这样的护身符可以炼制许多,但秦宇只给了老四六个,在这一点上和老大一样,道理也是一样的,那就是过犹不及。

  离开了老四的家里,秦宇再一次回到了当初上学的城市,因为,在那里还有着他的一位室友,那就是二哥尚飞。

  和老大还有老四不同,对于二哥尚飞秦宇的感情要更深厚一点,因为这其中有着一件很关键的事情,那就是当初和慕容婉婷还有牵扯到前世的那一场孽缘。

  当初的事情结束之后,二哥尚飞颓废了好长一段时间,甚至有一段时间老大和老四还一直陪伴着二哥。

  乖如老大和老实如老四这样的人,为了让二哥振奋起来,甚至偷偷带着二哥去了一些红灯场所,可最后的结果还是不尽如意。

  不过三年过去之后,二哥尚飞却是结婚的,之后更是生下了一个孩子取名尚山。

  尚山,这个名字听着有歧义,当初二哥的父母一直反对,但二哥执意要取这个名字。而秦宇在听到二哥给自己儿子取这个名字的时候便是明白,二哥这是怀念他前世的那位忠心耿耿的书童。

  既然前世你为我书童伺候于我,那么今世我便为你父亲照顾你终生。

  一开始,秦宇还真有些害怕这前一世的孽缘延续到今世,不过当看到尚山的面时他却是放下了心,这尚山并不是青幕山转世。

  二哥尚飞的父母是律师而且很有远见,早在房地产没有兴起的时候便是购买了不少地皮和房子,在省城有着不少商铺,所以二哥的日子倒是过得很悠闲,每个月收租的钱都比一般白领的工资要高上许多。

  老大和老四他们经常嘲笑二哥现在是真正的包租公了。

  所以,当秦宇找到二哥的时候,二哥正在院子里悠闲的晒着太阳手里把玩着一串佛珠,听着收音机里的相声。

  “老三?”

  看在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秦宇,二哥尚飞脸上有着浓浓的不可思议之色,甚至还不甘心的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是产生幻觉了。

  “二哥,你没有看错,这不是幻觉,真的是我。”秦宇看着二哥还和以前一样活宝的表情动作,笑着答道。

  “老三,真的是你,我靠,你来也不和我打一声招呼。”

  二哥尚飞激动的从躺椅上站起,而后一把上前搂住秦宇,“老三,咱们可是有好多年没有见面了。”

  “知道你想我,所以特意来见你了。”

  秦宇内心也是有着一缕激动,到了他这个境界很难能有事情能够让他心绪起波动了,唯独遇到老朋友和兄弟除外。

  “要是老大和老四也来那就好了,我们四兄弟可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激动之后,尚飞却是有些遗憾的说道。

  秦宇莞尔一笑,“我再来之前可是已经去见过老大和老四了。”

  “见过了?”尚飞愣了一下,而后追问道:“老大和老四现在生活怎么样?”

  “挺好,不过没有你这包租公舒服。”

  “我舒服啥,我就是混吃等死,这一辈子没多大的追求,反正我家老爷子已经是将希望放在他孙子身上了,至于我,已经是彻底放弃了。”

  尚飞嘿嘿一笑,秦宇也是无奈,他当然知道二哥的父母心里也很无奈,碰到这么一个活宝儿子也只能是将希望寄托给下一代了。

  不过,秦宇也知道,他们四兄弟当中要说活的最快乐和最潇洒的就是二哥了,因为无欲所以无求。

  说好听点叫知足常乐,说难听点叫胸无大志,混吃等死。

  “哦对了,老三你来的正好,看看我手上的这手串怎么样?”

  尚飞将盘在手上的手串脱下来递到了秦宇跟前,“这是我花了八万块请的,海黄鬼脸,还经过高僧开个光的。”

  秦宇目光瞥了眼二哥的那串手串,下一刻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二哥一脸希翼的神色,觉得还是酝酿一下词汇再开口。

  “怎么样,老三你倒是说啊,你应该懂这一行的啊。”尚飞看到秦宇沉默,追问道。

  “那个,二哥你这手串确实是黄花梨。”

  听到秦宇这话,尚飞的心放下了,在他想来只要是黄花梨那就没差了。

  “不过,这不是海黄,而是越南黄花梨。”

  “越南黄花梨?两者有什么区别吗?”尚飞不耻下问道。

  秦宇有些无奈了,连海黄和越黄都不知道,二哥也敢玩黄花梨手串,只能说,这是真正的人傻钱多。

  “虽然世界上目前公认的黄花梨只有海南和越南两地,但越南的黄花梨比起海黄来说价格上却是要打一个折扣,如果海黄一万块,那么越黄就只值五千,当然,这是说的同品质的黄花梨。”

  看到二哥一脸愕然的表情,秦宇索性一口气说完,“至于所谓的高僧开光那更是无稽之谈了,这手串别说是经过高僧开光了,估计就是寺院或者道观都没有呆过,直接是加工制造之后就卖出去了。”

  “那……那这手串到底该值多少钱?”二哥有些颤抖的问道。

  “目测,值个万把块钱左右吧。”秦宇如实答道。

  虽然说秦宇自己不可能关注这个,但作为玄学界的国师,广州玄学会那边倒是有不少人戴这个,也算是了解一点市场行情。

  “老三,你扶着我一下。”

  尚飞双手撑在秦宇的肩膀上,七万多块,那是他半个月收租的钱了。当然,钱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被欺骗的滋味。

  半响之后,尚飞才回过神来,不过整个人却是暴跳如雷,“不行,我要去找那家伙算账,竟然敢欺骗我。”

  “二哥你别这么冲动,说说这手串是从哪里买的?”秦宇拦住了二哥,有些无奈的问道。

  “我前段时间不是去了京城吗,是一个朋友招待的我,而这手串也是他带我去一个专门卖文玩的店铺买来的。”

  “你和你那朋友关系好吗?”

  “他也是省城人,我们是一个汽车俱乐部的,现实当中见过几次面一起喝过几次酒。”

  听到这里,秦宇算是明白了,估计二哥是被他那所谓的朋友给坑了,这样的情况现在很多,很多人觉得找熟人买东西可靠,但要不是真正的可以靠得住的熟人,有时候反而更会被欺骗,这就叫杀熟。

  “吗的,那家伙还在叫最近在过去一趟,说有一串一位老师盘了三十年的星月菩提想要转手结缘,因为那位老师急着用钱,所以只要三万块,让我过去看看,说按照市场价的话,盘了三十年的起码价值十万以上。”

  秦宇撇嘴,得,那人估计是看二哥好坑,这是打算再坑一把了。

  “那二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当然要过去,我机票都买好了,就明天的机票,不过这一次我是要去找这骗子算账的。”二哥尚飞怒气冲冲的说道。

  听到二哥这话,秦宇皱了皱眉,龙有道,蛇有蛇路,二哥在京城没有一点根基,这过去找人算账恐怕人家根本就不会认账。

  而且文玩这东西和古董一样,属于看眼力吃饭,你自己眼力不行打眼了那也就只能自己认栽。

  但是,那人坑了自己二哥一次却又想着坑第二次,这就属于坏了规矩了。

  “这样吧,刚好我也要去京城一趟,二哥我们一起过去。”

  如果只是二哥一个人,秦宇是不可能赞同二哥去京城的,不过恰好他也要去一趟京城,那就索性一起去。

  “老三你也要去京城啊,那真是太好了,有老三你在,咱们也不用怕任何人。”

  尚飞嘿嘿一笑,他虽然是活宝性格但他并不傻,要是他一个人去京城还真有可能会吃亏,但要是带上老三的话,那绝对就可以横着走了。

  ps:说点事情,九灯原本以为这么多字数了,应该没有多少人盯着九灯了,结果没有想到,昨天那个情节刚写完,今天早上朦朦胧胧睡觉中便是被编辑电话吵醒,又被举报了。

  所以,这一白天九灯都在改文,回头就把那几张改好的传上去,所以今天更新晚了,也根本无力想剧情了,就一更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