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7章骄傲如他为了儿子也低下头

  徐浩懵了,看着秦宇,又看看自己脖子上的墨翠吊坠,一时之间竟然是忘了说话。

  因为,这吊坠是他从小时候便是带在身上的,而且爸妈一直不让他脱下来,记得有一次他上初中的时候和同学去城外的河里游泳被老师给发现了举报到爸妈那里,那一次他却是被狠狠的揍了一顿。

  然而到现在徐浩都记得自己父亲为何会揍自己,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跑去河里游泳的原因,因为按照自己父亲所说,男孩子调皮很正常,而他又是从小便是习的水性,去游泳倒是不会出什么大事。

  自己父亲真正生气的原因是他把脖子上的玉坠给摘下来了,这才是他父亲狠狠揍他一顿的原因。

  虽然不明白自己父亲为何会因为这事情而揍自己那么狠,甚至连自己的母亲在一旁看到都不帮忙,但徐浩却是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这玉坠绝对不能摘下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

  后来,徐浩有一次曾经问过自己的母亲原因,而自己母亲只是告诉他,这玉坠很珍贵,是他的一位叔叔送给他的,带着这玉坠便是可以保他平安不会遭遇什么意外。

  对于母亲的说法徐浩是嗤之以鼻的,什么玉坠还有这么大的功效,不过徐浩也从自己母亲的嘴里得知送自己玉坠的这位叔叔姓秦,和自己父亲还有母亲都是很好的朋友,据说是一个学校毕业的。

  徐浩知道一点,自己脖子上这玉坠的来历除了自己父母和他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哪怕是自己爷爷和奶奶也都不知道这玉坠是何人所赠。

  而眼前这年纪看起来比自己小了不少的青年男子一下子便是说出了玉坠的来历,难道真的是那位被自己母亲说的神通广大的秦叔叔?

  “老大这么好的一个人,品行举止都找不出任何毛病的人,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败家子。”

  秦宇看着徐浩,他是真的有些怒了,作为一位长辈,看着子侄不成器而且还坑爹他如何能够忍,就这还只是普通的一个耳光,不然的话,徐浩早就被他一巴掌给扇成烂泥了。

  “秦叔叔,我……”徐浩低下了头,但还是有些不服气。

  “怎么,还不服气吗?”秦宇看到徐浩的脸上,呵呵冷笑,说道:“纨绔也就算了,因为你有这个资本,有老大给你打下的家底,但就是要做纨绔也是聪明的纨绔。”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宇想到了自己的便宜小舅子莫咏星,同样是纨绔,不说地位的差距,就光是在纨绔的档次上两者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莫咏星什么时候被人给这么设计过,只怕是第一时间便是被莫咏星给看穿了,当然,放眼整个国内也没有几位敢设计坑莫咏星。

  “你个蠢货,被人设计了还不知道,你可知道此刻你父母正因为你的事情而到处求人,你可知道就为了救你,你家的超市就要落入别人的手中,而你呢,还在这里不服气,还一直喊着冤枉,要是我的孩子,早就一掌拍死了。”

  秦宇的语气很重,那是因为他和老大的感情很深,而且秦宇也知道,这事情如果让孟瑶知道,孟瑶肯定也会立刻过来的,毕竟孟瑶和红姐情同姐妹。

  “秦叔叔,这跟我家的超市有什么关系?”徐浩一脸的迷茫,自己被人陷害,但这和自己家的超市又有什么关系?

  “说你蠢还真是蠢,你以为就你自己能值得人家去陷害,说句不好听的,你这样的残渣根本就没有被人看在眼中,人家要对付的是你的父母,是觊觎你家的超市。”

  秦宇无奈,做纨绔做到这种程度上连自己家的最近的一些基本情况都不了解还真是失败。

  “你爸要想救你那就只有把超市卖给对方,只有这样对方才不会起诉你强奸,现在你明白了吗?”

  徐浩先是似懂非懂的点了几下头,而后思考了一下抬头问道:“秦叔叔你的意思是这设计害我的人就是想要买我家超市的人。”

  “还不算傻的彻底。”秦宇没好气的瞪了徐浩一眼。

  “那不行,这超市是我爷爷传下来的,绝对不能卖的。”徐浩着急的喊道。

  “不卖,不卖难道让你父母看着你坐牢,让你爷爷奶奶在家里天天以泪洗面?”秦宇一脸讥讽反问道。

  “这……”

  徐浩他不想坐牢,然而想到不坐牢家里的超市就要没了,他的表情便是变得纠结起来,似乎是在做着什么决定,片刻之后一脸坚定的朝着秦宇说道:“秦叔叔,我就是坐牢也不会让我爸爸把超市给卖了的,这是我闯下来的祸,我自己扛。”

  听到徐浩这么说,秦宇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安慰,总算,老大这孩子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至少还是有一点担当。

  不过,这还不够!

  秦宇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还不是先去找老大是有着另外的用意的,当下,目含深意的看了眼徐浩,下一刻右手一挥,在徐浩的面前便是出现了一片景象。

  “这是?”

  徐浩看着出现在面前如同电影大屏幕的景象时,正有些疑惑的想要开口,不过很快就被面前的画面给吸引了。

  在他的前面显露出来的画面是一间办公室,很明显是警察局内某位领导的办公室,而在这办公室内,此刻张德江正搂着那位燕燕一脸得意的坐在椅子上,而在他的面前,老大和红姐还有妞妞三人面色难看的站在那里。

  “我答应把超市转让给你,只要你放过我儿子。”老大开口了,而那边可以听到老大话的徐浩却是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自己父亲这么低声下气的样子。

  在他的心中,他的父亲一直都是严肃的表情,而且无论是面对那些当官的还是普通人都是不卑不亢地,他从来不会想到自己父亲有一天会这样的求人。

  “超市转让给我?”张德江冷笑连连,“那我加燕燕的损失怎么办,我家燕燕可是被你们儿子给上了的,燕燕,你说,要多少赔偿好?”

  “张哥,燕燕一切都听您的。”叫燕燕的女子一脸乖巧的答道。

  “听张哥的,那张哥不能亏待你啊,这样吧,赔偿个五百万就好了。”张德江漫不经心的说道,然而说出来的数字却是让得老大三人脸色骤变。

  “五百万,这不可能!”田妞妞第一个否决了,“张老板你这是坑人!”

  “对,就是坑你们怎么了,要不五百万,要不就让你儿子去坐牢,我可是知道的,像你儿子这样细皮嫩肉的在监狱里是很受欢迎的。”

  听到张德江这话,红姐浑身一颤,而老大的眉头也是仅仅的皱了起来,他很清楚对方这是故意狮子大开口。

  深吸了一口气,老大再次开口,“张老板,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原来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

  老大低头了,然而看到这一幕的徐浩整个人却是泪流满面,他没有想到从来那么骄傲的父亲有一天也会求人,而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看着徐浩泪流满面,秦宇的脸上也是充满了杀气,如果不是有着他的目的,此刻他早就让这张德江消失了。

  “求我,现在知道求我,当初不是很牛气哄哄的吗?”

  啪!

  张德江抓起桌子上的文件便是朝着老大的脸上打去,而老大却只是承受着,一旁的田妞妞一脸的怒容,可最后还是忍耐了下来,一切,都为了徐浩。

  “要想我放过你儿子也不是不可以,那超市无偿转让给我,另外再给我跪下来磕头道歉,我这就放过你儿子。”

  张德江终于是露出了他的真正目的,没错,先前开口五百万是为了现在提出的目的做铺垫,他估算过,那超市的价值也在五百万左右。

  “张老板你这样太过了。”

  田妞妞忍不住了,就要冲上前不过却是被老大给拦住了,老大脸上的青筋都涨起来了,然而却一直强行压制这内心的愤怒。

  “张老板,是不是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你就会放过我儿子?”

  “没错,只要你给我跪下来磕头道歉我就会放过你儿子,你那废物儿子我可没多大的兴趣。”

  “好,那我答应你。”

  老大这话一出口,红姐一脸着急的拉着老大的手,“老公,不可以。”

  “徐叔叔,我们另外在想办法,我就不信这世上就不分青红皂白了。”田妞妞也是连忙劝道。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这么丢脸的事情,我没有脸找老四他们。”老大看了眼红姐,他知道红姐要说什么,但骨子里骄傲如他,不愿意因为儿子丢人的事情而去找秦宇帮忙。

  红姐沉默了,而在铁牢内看到这一切的徐浩此刻整个人却是疯了,疯狂的摇晃着铁门,“不,爸你不要,我宁愿坐牢,爸……”

  “老大这性子……”

  秦宇也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老大是知道自己和孟瑶的来历的,这事情只要给自己或者孟瑶打个电话便可以解决,但老大却不愿意。

  幸亏自己这一次心血来潮到这里一趟,否则的话……

  想到这里,秦宇的眸子带着杀机,目光看向徐浩,“徐浩,现在才知道后悔了吗?你做出的事情,却要你父亲来帮你承受错误,你枉为人子。”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去玩了。”徐浩整个人失魂落魄,然而下一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向秦宇的目光带着希望,“秦叔叔,你快点去劝住我爸,告诉他,我宁愿自己坐牢也不要求那人。”

  “要说,你自己去跟你父亲说。”秦宇不为所动,淡淡答道。

  “可我根本出不去,我……”

  徐浩话音突然停止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情,这牢房是门外反锁的,那这位秦叔叔又是怎么进来的?

  “跟我走吧。”

  秦宇看了徐浩一眼,下一刻直接是将铁门给推开了,而徐浩还没有反应过来,但看到秦宇的身影已经是快走到走廊了,也故不得那么多连忙跟了上去,他现在最要做的就是阻止自己父亲。

  不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因为自己而将一辈子都没有低过的脊梁给低下去,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宁愿去死。

  徐浩如同疯子一样快速的朝着前面跑去,而诡异的是,这一路上的警察竟然没有一个人阻止,就这么看着徐浩跑到了那办公室的大门前,而后,猛地一把将大门给推开。

  “爸!”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