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6章凭你叫我一声秦叔叔

  张老板很得意,一脸挑衅的看着老大,跟我斗,看我不整死你们的儿子。2

  没错,从一开始这就是张老板他的计划,因为他从老大身上找不到突破口,最后才把目标盯在了老大的儿子浩儿身上。

  一个家里有点钱的纨绔子弟,要想设计坑害实在是太简单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那所谓的燕燕也根本就不是什么良家女孩,而是一个出台的小姐,是他花了钱请过来的。

  剧情其实很简单,他让燕燕接近徐浩,然而将徐浩给灌的差不多的时候,将提前准备好的毒品给徐浩吸,再然后让燕燕做出被侵犯的模样报警,这样,吸毒和强奸的罪名便是坐实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多经不起推敲的地方,一旦警察要细心调查肯定是可以现破绽的,但张老板他不怕,因为他警察局这边他早就是搞定了。

  “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还认识副市长,不过我不怕告诉你,这事情那副市长管不了也不敢管。”

  没错,先前那位打电话的中年男子就是本市的一位副市长,然而却只是一位没有进入常委的副市长,实际上真正的权力还不如下面部门的一把手。

  “在这个城市,没有人可以帮得了你们。”

  张老板的脸上带着不屑和爽快,一个月前他自觉自己做的还算是比较不错的,给了对方一个相对来说还算公道的价格收购对方的市,可对方竟然拒绝了,而且还直接是把他给轰出去了。

  想他张老板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所以,从那一刻起他就开始准备报复了,市我要了,但你徐家也要付出代价。

  老大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一旁的田妞妞沉吟了片刻却是开口说道:“张老板,你不就是想要市吗,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的。”

  田妞妞说完这话之后目光看向了老大,眼神之中有的一缕惭愧,她托自己客户帮忙的事情没有做成,这让她觉得有些对不起徐叔叔。

  老大看懂了田妞妞的眼神,这是让自己和眼前那张老板谈谈。

  老大的脸上露出了纠结之色,目光看了眼自己的老婆红姐,当看到自己老婆那憔悴和失望的神色,内心终究是不忍,不管怎么说,浩儿终究是他和老婆的孩子,是徐家的下一代。

  “张老板,市的事情我们可以谈谈。”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老大整个人一下子就好像是疲惫了十几岁,祖上传下来的市,到他这一代终于是要没有了。

  实际上,老大之所以不愿意卖市有几点原因,一来是因为随着市区改造他家市所在的位置地段开始升值了,只要再等个几年,必然会翻上一倍。而那张老板只以现在的价格想要收购他的市他自然是不会卖的。

  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市是他徐家的基业,是他爷爷传下来的,到了他手上已经是三代了,他不希望这市在他的手上卖掉,因为当初他答应了爷爷要将市一直经营下去。

  听到老大的话,那张老板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什么变化,相反的冷哼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当初叫你卖的时候你不卖,现在你想卖我都不要了。”

  张老板很得意,十分的得意,一想到当初眼前这人将他给赶出去的耻辱此刻他便是觉得十分的快意。

  “我当初说过你有一天会后悔的,怎么,现在后悔了吧,但已经晚了,我要告诉你,我张德江不是谁都可以得罪的。”

  张德江说到后面的时候整个人的面部表情都变得狰狞了起来,他不是只收购老大一家市,而是你所一条街的他都要收购,因为,他从他的大伯那里得到内部消息,明年这一片就要拆迁重新规划了。

  也许,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拆迁也就是得到一些补偿最对赚那么个几十万,但是对张德江来说就不一样了,他上面有关系,到时候完全可以坐地起价,今年他拿出一个亿来收购的话,那么明年就可以让政府给两个亿甚至三个亿。

  一本万利的生意,他为什么不做?

  但哪曾想到,最后他遇到了阻力,有那么七八家的人不愿意卖,而这其中就是眼前这人带头的,只要搞定了他,其他几家也不敢不卖了,所以,他要杀鸡儆猴给其他几户人家看。

  ……

  此刻,看守所内,一位年轻男子正一脸沮丧的蹲在墙角上,不断的抓着自己的头,那原本一头打着定型水油光亮的头此刻却是变成了鸡窝一般的杂乱。

  这年轻男子便是徐浩。

  徐浩到现在都不明白,明明他昨晚只是和朋友一起喝酒,而后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漂亮性感的小妹,怎么到后面就会变成他吸毒强奸而且还被警察给当场抓住?

  徐浩的记忆当中只记得他好像喝多了,然后好像有人脱了他的衣服,但后面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他根本就想不起来。

  “不,我是冤枉的,我根本没有吸毒,我也没有强奸那女的,是她自愿的!”

  徐浩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到了铁门前摇晃着铁门大声喊着,然而,却是根本没有人理会他。

  哭喊着叫了半天现没有人理会,徐浩整个人坐在了地上,他知道这一次他是真的完了,吸毒也许只是关一段时间,但是强奸那是要判刑的。

  “爸,妈,你们一定要救我,我是冤枉的,一定要救我。”

  徐浩坐在地上喃喃自语,不过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在他的身后响起。

  “冤枉,你哪里冤枉了?你和那女人生了关系是事实,警察也是从你的尿液中也是检查出来了,这都是事实,你说你哪里冤枉?”

  听到这声音,徐浩连忙回头,然后便是现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此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是谁?”徐浩一脸戒备地看着青年男子,而后怒吼道:“我是被人陷害的!”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要是自己不去那地方,人家怎么陷害你?”

  啪!

  徐浩捂着脸,因为此刻他眼前这青年男子确实突然一个巴掌扇向了他。

  “真是给你爸和红姐丢脸。”

  “你凭什么管我,你又有什么资格!”徐浩怒了,站起来就要和青年男子拼命。

  “我凭什么管你,就凭你脖子上带着的这玉坠就是我的,就凭你得叫我一声秦叔叔。”

  没错,这青年男子就是秦宇,在知道了老大家出事情之后,秦宇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帮忙,而是来到了徐浩这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