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7章找法老王算账

  老牛已经是气的爆粗口了,十三年啊,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不算漫长,以往睡一个觉都不止是十三年。

  可这次的情况不同,为了守住秦宇,这十三年他一直留着神念在这边蹲守,这等于是十三年什么事情都没干也没睡,就当了秦家十三年的门卫了。

  这十三年,秦家有什么人来过、离开过他都一清二楚,甚至可以说,秦家那几个孩子都是在他的眼皮底下看着长大的。

  “牛大哥,他真不是秦宇,只是和秦宇身材有些像,我先前也是和牛大哥你一样认错了人。”孟瑶也是开口解释道。

  “他要不是秦宇,老牛我就一辈子给你们秦家当门卫。”老牛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自己可以感应,他的气息和我大哥的气息完全不同。”金色毛的男子也是开口了,朝着老牛说道。

  “气息,那不过是隐藏和改变了气息而已,这世上又不是没有这样的宝物,甚至有些功法都可以做到。”老牛不屑的说道,他已经是认定了第一法老就是秦宇了。

  “阁下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秦宇。”第一法老开口了,此刻的他心里却是有些好奇,为何这些人对将他当作秦宇,他倒是想要见见这秦宇长得什么样了,和自己会有这么的相像。

  “小子,还想演戏,老牛今天就揭穿你。”

  老牛直接是大手一挥朝着第一法老的衣领抓去,第一法老眉头一皱,双手一点,朝着老牛的大手迎去。

  砰!

  两者碰撞,第一法老直接是倒退了几步,而老牛身躯未动,但脸上却是有着惊诧之色,“这才短短的十几年的时间,你这小子竟然实力又提升了那么多,还真是够邪门的。”

  “我说了,阁下你是认错人了。”第一法老的声音也是阴沉了下来,眼前之人给他很大的压力,仅仅只是随意的一挥手竟然要他全力化解,即便是这样还都是落入了下风。

  “认错人,你以为你小子戴上了面具我老牛就会认错,我告诉你,哪怕你气息变了,但是你的灵魂气息还在。”老牛冷哼一声,下一刻又是化手为爪朝着第一法老抓去。

  “第一法老是我们秦家的客人,岂能让你随意抓走。”

  金色毛男子看到老牛又一次出手也是不干了,从位置上站起,右手直接是一拳朝着老牛挥去。于此同时,第一法老双手掐诀,一道紫色光芒化作利剑朝着老牛斩去。

  以二对一,面对着老牛这个级别的强者,第一法老和金色毛男子选择了联手。

  “小兔崽子,上次只是稍微的教训了一下你,别以为你成年了就是老牛的对手了,我告诉你,那你还差着远呢。”

  “试试才知道。”金色毛男子没有在意老牛的语气,因为他知道老牛的实力,十几年前,他在老牛面前毫无抵抗之力,现在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他的实力有了质的提升,这一次,也是为了报当年之仇。

  “此人神通非凡,全力出手。”金色毛男子朝着第一法老说了一句,而后竟然没有再出手,嘴里却是一字一顿地喊道:“永恒国度。”

  随着金色毛男子这四个字出口,第一法老整个身躯晃动了一下,因为在这一刹那,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气场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仿佛有什么绝世凶兽要出世了。

  空间变换!

  第一法老便是现自己所处的空间出现了转变,他和这金色毛男子还有那位中年男子出现在了星空之中,而在这星空之中,一座巨大的宫殿缓缓地出现。

  这宫殿出现的那一刻,无数的星辰被引爆,直接是被这宫殿给碾压破碎。

  这一幕,让得第一法老吸了一口凉气,看向金色毛男子的目光带着一缕忌惮,不过他很快便是明白,这恐怕是这金色男子的最强神通了,如他话所说的那样,全力出手。

  金色毛男子的神通越厉害,也越是说明了眼前的这中年男子的恐怖,想到这里,第一法老也是没有再犹豫,双手连连掐诀,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架天枰。

  “轮回审判!”

  第一法老口中也是轻念,身后的天枰在这一刻却是化作了一个星辰水晶漩涡,在这漩涡之中,第一法老的身影屹立中央。

  宫殿,朝着中年男子镇压而去,漩涡,将中年男子给笼罩在其中。

  “这两小子竟然都成长到这个地步了,要是等到你们踏入那个层次老牛还真的逃走,不过现在……”

  老牛冷哼了一声,在他的头顶之处却是出现了一道光亮,那是两只牛角。

  “去!”

  没有任何的举动,那两只牛角从老牛的头顶射出,分别是朝着漩涡和宫殿而去。

  牛角射入漩涡,漩涡在这一刻直接是崩溃,第一法老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出去,飞入那星辰深处。

  牛角朝着宫殿而去,最后,撞在宫殿的墙角之上。

  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那墙角的裂缝不断的扩大,到最后,仅仅是盏茶的时间,整座宫殿便是彻底的崩塌,消散于星辰之中。

  金色毛男子同样是受伤了,嘴角溢出一抹鲜血,而老牛在摧毁掉金色毛男子和第一法老的联手攻击之后,直接是一掌将第一法老给抓在了中心之中。

  “我看你还怎么装!”

  老牛的手便是朝着第一法老脸上的面具抓去,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这面具竟然脱落不下来。

  “这怎么可能?”老牛诧异,右手有着光芒浮现,这手掌在第一法老的面具上拂过,可依然是无法脱掉第一法老脸上的面具。

  “这是什么鬼东西,竟然没有办法脱掉,没有办法脱掉,这小子要是不承认那老牛就奈何不了他了,毕竟老牛曾经过誓,不能杀害无辜之人,要杀这小子必须要有铁证。”

  老牛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而此刻星空消失,三人的身影又回到了秦家大厅。

  看到第一法老被抓,孟瑶和莫咏欣他们脸色大变,一边的萧枫听到老牛自语的言语,眼珠子转动了一下,而后连忙开口说道:“我知道这面具来自于哪里,这是埃及法老王之物,如果要解开这面具,估计要找到埃及法老王。”

  “埃及法老王?”老牛脸上有着不屑之色,“什么法老王,那就是一头狮子的奴隶而已,老牛这就去找他。”

  “前辈别急!”秦枫喊住了老牛,“前辈是什么身份,那埃及法老王又是什么身份,前辈过去那埃及法老王肯定是不敢说什么,但以前辈的身份肯定是要师出有名的,不然的话难免给人落下一个以大欺少的名声。”

  “你说的好像是有那么一点道理,要是那头狮子在的话我老牛过去倒是没什么,也不算是欺负他。”老牛脸上露出纠结之色,而后问道:“那你刻有什么办法?”

  “当然有!”

  秦枫脸上带着笑容,“既然前辈认定这位第一法老是我父亲,那就由我们出面去找那埃及法老王,到时候就质问埃及法老王为何要将我父亲给变成他神殿的第一法老,要是这埃及法老王不说出真相将这面具取下来,到时候前辈就有理由出手了,也不会落下一个以大欺少的坏名声。”

  秦枫提出了自己的办法,莫咏欣的妙目却是闪过亮光,看了自己这儿子一眼,自语道:“不愧是本小姐的儿子,这智商也算是遗传到了。”

  “我怎么感觉我被你们利用了。”老牛看着萧枫等人,“你们是想利用我去对付那狮子的奴隶吧。”

  “前辈说的没错。”萧枫毫不犹豫的承认了下来,“如果第一法老真的是我父亲的话,那埃及法老王将我父亲给弄成第一法老,害的我父亲十几年没有回家,也害的前辈在我家门前守候了十几年,这笔账肯定是要算的。”

  听到萧枫这话,老牛嘴角抽搐了几下,家门口守候了十几年,这不就是说他当了十几年的门卫吗?

  想到这里,老牛对那埃及法老王是充满了恨意,当下答道:“好,就按照你说的,我跟随你们去找那狮子的奴隶算账。”

  “多谢前辈。”

  萧枫抱拳,看着昏迷过去的第一法老又继续说道:“有前辈在,想来也不会怕我父亲逃脱,不如就先放开我父亲和九叔叔吧。”

  “那是当然,我老牛亲自在这里,谁能逃得走,就算是放开又不怕。”

  萧枫的这句吹捧让得老牛很高兴,直接是手一挥将第一法老和金色毛男子给甩在了地上,而后自顾坐在了餐桌上。

  “前辈,这里有好酒还请享用。”萧枫十分殷勤的给老牛倒酒,老牛也不客气,直接是拿起杯子干掉了,要知道,他闻了十几年卧龙醉的味道早就是受不了了,只是碍着自己的身份不好明抢,可早就是把他给憋坏了。

  “前辈那你先慢用,我扶我父亲还有九叔叔先去疗伤。”

  ps:推荐一本书,断桥残雪大神的新书《都市级医圣》,论装逼打脸,我只服断桥残雪!(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