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8章冥冥中自有注定

  白道士带着他的那些人跟随着秦宇朝着祖祠外面走去,而秦家的那些长辈同样也是如此。

  半响之后,在白道士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一群身影,而这些人,统一穿着道袍,神情庄重,等到走近之时,秦家的不少人表情却是变得古怪起来。

  因为,白道士他们也是穿着道袍,然而和眼前这些人身上的道袍一比,那就和同一款车不同配置一样,一个是乞丐版,一个豪华加装版。

  然而,此刻的白道士的眼睛却是瞪得老大,一脸的不可思议,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无法置信的画面。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的,天师府的道士怎么可能回来,而且……”

  白道士在那喃喃自语,而此刻秦宇却是走到了这群天师府的道士之前,那天师府的道士集体朝着秦宇行礼,其中领头的一位六旬老道恭敬的说道:

  “承蒙秦国师看的起,我等奉天师之命前来替国师之祖奶奶做法庭大寿。”那位六旬老道开口说道。

  “辛苦各位道长了。”

  秦宇客气还礼,正要继续说话,不过此刻那位白道士却是突然冲上前来,目光看着老道,激动的说道:“您是天师府张金海师?”

  白道士不得不激动,因为他认出来了这老道的身份,因为在三年前,他曾经上天师府观看过天师府的一次祭典仪式。

  而那一次主持祭典仪式的便是这位张金海师,正二品,上清大洞宝经。

  道教,有着自己的等级制度,尤其是正一教,一共将天下道士给分为九品,其中正一品不外授,由每任张天师接任。

  所以实际上,除却正一品之外,整个正一教级别最高的便是正二品。放在古代,一位正二品授?法师,朝廷是要给予良田最少百亩的。

  对于白道士来说,他只是一个不入流的道士,说句实话,他就是连最低等的皈依都算不上,更不要说品级了。

  “我是,请问你是?”

  张金海看了眼白道士,眉头皱了一下,以他的阅历自然是一眼便看出眼前这人是一个乡村游方道士,如果不是因为秦宇的原因,他根本就不会理会白道士一下。

  因为,对于张金海他们这些正统道士来说,对于这类乡村道士他们心里是有些厌恶的,这些乡村道士道教经文没有读过几本,给人做法事大部分都是糊弄过去的,甚至还靠此骗取钱财,败坏道教的声誉。

  “我……我是道家弟子,我叫白龙浩。”白道士连忙答道。

  “哦。”张金海应了一声之后便是不再说话。

  “这一次我祖奶奶冥寿,法事的章程就麻烦各位道长了。”秦宇开口抱拳说道。

  “言重了,只是天师因为有事不能亲来,不过天师说了,等到冥寿最后一天将会亲自前来主持,而这一次的冥寿也是以我道教最高规则办理。”

  “一点小事,不需要张天师亲临。”秦宇摆手,这不过是他祖奶奶的冥寿而已,要是真的让张天师亲临,那才是大材小用了。

  秦宇清楚,如果他不制止的话,张天师还真的有可能亲自到来,对于天师府来说,他们觉得欠了自己恩情,所以只要不是不利于天师府的要求,他们都会尽心尽力的完成。

  “张……张天师要亲自来?”

  白道士已经是挺傻了,要知道,张金海的出现已经是让震惊不已了,不说其他的,在他原本的想象中,只要能够有一位天师府的道士出现那就已经是很不可思议了。

  可现在,天师府的二号人物亲自到来,而且还带了几十位的道士,这还不够,竟然天师都要亲自来临,这……这根本就是无法想象和理解的。

  白道士看向秦宇的目光带着惶恐,到了现在他终于才知道为何对方会对自己如此不屑一顾了,要换做他,如果能够弄来眼前这些天师府的道士,恐怕也会更加的不屑。

  不过下一刻,白道士看向秦家人的目光便是充满了怨恨,他在心里怨恨秦家的人,既然可以找来天师府的道士,那为何还要请他来主持这法事,

  这不是故意想要给他难堪吗?

  这一刻的白道士甚至已经是忘了,如果不是他贪心不足的话,秦宇也不会赶他走,更不会去邀请天师府的道士过来。

  人,都是这样的,往往是只能看到别人的错误,却看不到自己的所犯下的错。

  天师府的道士们不理会白道士,而秦家的人则是欣喜万分,白道士和天师府的道长们相比谁更厉害他们自然是分得清的,当下高高兴兴的将天师府的道士给迎到了祠堂去,至于,白道士,已经是彻底的被他们给无视了。

  不过,秦宇不记得不代表秦家所有人都不记得,至少其中好几位秦家年轻人此刻便是开口了。

  “我记得有些人可是说过的,如果我堂哥能够请来道士,便是再也不干道士这一行的,现在我堂哥不但请回来了道士,而且还是天师府的道长们。”

  秦家的这些年轻人在先前也是极其看不惯这白道士的趾高气昂的样子,早就是憋着一口气的,只不过因为长辈的叮嘱所以才忍着没发怒。

  现在,他们可不会放过这样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白道士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自然是不可能放弃这一行的,不然的话他以后吃什么,当下什么话都不说,低着头便是朝着村口走去。

  “白道士,你走什么啊,话还没有说清楚呢?”

  “怎么,这就怂了?”

  秦家的几位年轻人在那嘲笑,而此刻引着天师府道士们朝着祠堂走去的秦宇嘴角在这一刻也是微微上扬,因为他早就知道这白道士最后肯定是会食言。

  不过对于秦宇来说也无所谓了,今天的事情肯定是会传出去的,而那白道士必然是名誉扫地,这样的人,日后就算是有其他人家要做法事,也会考虑一下是否会请白道士。

  当然,饭碗是肯定不会断的,但生意就会差许多,而秦宇要的就是这个,他只希望这白道士吸取了这一次的教训之后能够做人收敛一点便可以了。

  带着张金海一行人到了祠堂之后,自有道士去布置法坛,而张金海却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紫色的小香炉,这香炉上面朝着一只未点燃的禅香。

  “这是?”秦宇看到这紫色香炉中的禅香之后,眼中却是闪过一缕诧异之色。

  “秦国师,这是刚刚路上的时候所遇到的,老道曾经给此鬼开鬼门,然而此鬼却是执念太深不愿意离去,未免此鬼祸害乡邻,便只能是先将她给带到了这里来。”张金海朝着秦宇解释道。

  没错,在这紫色香炉插着的禅香上面附着一个鬼魂,以秦宇的眼力自然是一眼便看出来了,而这紫色香炉便是用来锁住这个鬼魂魂魄的,让这鬼魂魂魄无法离开香炉。

  至于这禅香倒是起到对鬼魂的保护作用,鬼魂附在这禅香之上却是不会因此而魂飞魄散的危险。

  “给我看看。”

  秦宇将手指触摸在这禅香之上,却是感觉到了一股执念传来,下一刻,秦宇将禅香给从香炉中拔起,朝着祠堂内里走去。

  张金海看到秦宇的举动,朝着身边的道士交代了两句不要让任何人进入内堂打扰之后便是也跟着走了进去。

  “出来吧。”

  内堂,秦宇的手指在禅香上弹了三下,一道魂魄便是从禅香中飞出,而后在秦宇的前方便是出现了一个老妇人。

  “既然已经是阴灵了,阳间事情已了,为何还要逗留,莫要被牛头马面抓到到阴间受刑。”秦宇看着老妇人,淡淡开口说道。

  “我……我不想走,我放不下我的孩子。”老妇人开口了,“你是秦家的那个孩子?”

  老妇人似乎认出了秦宇,“秦恒是你爷爷吧,我和你爷爷曾经也是小学同学,求求你,看在你爷爷的份上帮一下我。”

  听到老妇人这话,秦宇眉头皱了一下,他隐约想到了什么,半响之后开口道:“你是钱贵的妈?”

  村子里,和自己爷爷是同学的,而且又是最近死亡的,符合这两个条件的,秦宇便是想到了钱贵的妈。

  “是,是的。我是钱贵她妈。”老妇人连忙点头。

  秦宇表情突然变得古怪起来,他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的巧,关于钱贵的事情他本来就有些兴趣,只是后面选择了不插手,然而却是没有想到,竟然这样还能遇到钱贵母亲的魂魄。

  也许,这一切便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吧。

  秦宇没有多沉吟,直接开口说道:“钱贵的事情我知道,你是觉得钱贵对不起你这个母亲,所以执念放不下。”

  “不,不是这样的。”老妇人连忙摇头,“我没有怪钱贵,我不怪他的,我只是放心不下他。”

  很显然,老妇人这几天的魂魄都没有离开,自己死后儿子钱贵所遭遇的情况她都看在眼里,几个孩子反目成仇她也看到了,所以才会执念这么深不愿意离去。

  ...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