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6章刁难

  黝黑男子名字叫做钱贵,原本,只是很普通的一位普通的农村百姓,然而两天前的那件事情,却是改变了他的一切。

  两天前,正是十一黄金期间,钱贵带着自己的老母亲在附近市的妹妹的家里去呆了几天,那天正好做大巴回来,可谁知道,就在回来的路上,那大巴意外翻到之后竟然起火了。

  而当时整个车上不少人都吓呆了,更是因为火焰所散出来的烟雾的关系已经是失去了清醒,而钱贵刚好是坐在靠窗户的外置,所以没有昏迷过去。

  钱贵没有昏迷,但也被惊吓住了,等到回过神来之后,看着身边传来的小孩的哭喊声,老人的哀叫声,还有身边男女的哭泣声,当时的他根本就来不及多想,便是将先救那些哭喊的人了。

  钱贵第一个救出的是小孩,而那小孩哭喊着要妈妈,无奈之下,钱贵只能是又救出了小孩的母亲。

  将小孩的母亲救出来了之后,那小孩的母亲却是朝着钱贵跪下,哀求钱贵将她的丈夫也给就出来,钱贵当时看着对方的可怜模样,最后也就答应了。

  而等到钱贵将这妇人的丈夫给救出来之后再一次返回到车窗的时候,有一些虽然受伤但还能行动的乘客爬到了车窗的位置请求钱贵帮助,钱贵虽然急得救母亲,但是车窗口被堵住了,他也不能将这些乘客给推开。

  一个两个……

  当钱贵终于把爬到车窗口的乘客全都给救出来之后再去将自家老母亲给抱出来的时候,他的母亲已经是没有了呼吸,而那辆大巴车,也最终是在两分钟之后爆炸了。

  如果说,没有钱贵的话,那些受伤了得乘客哪怕是还清醒着,可最终的结果依然是丧命在爆炸之下,因为以他们的体力和伤情根本就不足以支撑他们在两分钟的时间内脱离大巴爆炸的危险范围。

  所以说,钱贵是那十几位乘客的救命恩人,同时当地的政府对钱贵也是进行了嘉奖和表彰,不少媒体更是纷纷报道。

  许多人在感慨钱贵的见义勇为,然而当事人此刻却是承受着无比的煎熬。

  事情出现之后,钱贵的两个弟弟和妹妹便是上门指着钱贵骂,不少乡里邻居虽然表面上在夸奖着钱贵,然而不少人背后暗地里却是在嘲笑着钱贵。

  人都是自私的,对于镇上的百姓来说,钱贵这样的举动在他们的眼中简直就是犯傻,是傻子一样的行为。

  连自己的母亲都不救,去救那些陌生人,这脑子是被烧坏了吧?

  如果说一开始只是嘲讽的话,那么到了后来事情的展却是又出现了变化,那些被救的人简单治疗出院了之后,全都找到了钱贵家。

  这些人都是向钱贵表示感谢的,甚至其中还有不少有钱人,一定要给钱贵一些钱来表示感激,而这事情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去,于是,关于钱贵不救自己母亲的传言便是更多了。

  其中最为乡邻百姓相信的是钱贵之所以不救自己的老母亲是因为他救的都是有钱人,他是为了钱去的。

  因为钱,连自己的母亲都不要了,这钱贵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这是一个畜生。

  而这消息的布者,便是钱贵的两位弟弟和妹妹,也正是此刻在钱贵家门口争吵的那三位。

  “三位,钱先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对于钱母的意外去世我们也很是遗憾,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会给钱母举办一个大型的墓葬仪式。”

  站在钱贵身侧的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开口了,他正是大巴车上被钱贵所救出来的乘客之一,同时身家也是不菲,几百万的身家,在这样的小县城已经算是不错了。

  “没错,钱先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钱先生的母亲就是我们的母亲,我们也会在钱母的灵前守孝。”又有一人开口说道。

  “呸,谁稀罕你们,我母亲可没有你们这么多有钱的孩子,你们还是带着你们的救命恩人滚出这里吧。”钱贵的一位弟弟怒骂道。

  “你这人怎么……”

  相比起来,那些被钱贵所救的人多少有些身份,面对着钱贵弟弟这样尖酸刻薄的话语都不知道该如何辩驳对方毕竟是自己救命恩人的弟弟,也不能开口骂回去。

  “怎么,我有说错吗,连自己母亲都不救的人,不是畜生那是什么,我们钱家没有这样的人,从此以后他不是我们钱家的人。”

  ……

  从头到尾,一直都是钱贵的两个弟弟和妹妹再骂,而钱贵只是低着头,一言不,任凭弟弟和妹妹骂着。

  因为他心里愧疚,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肯定会先将自己的母亲给救出来,可惜,这世上没有任何的后悔药,时间也不会倒回。

  看到这里,秦宇没有再看下去,绕过了人群,朝着秦家祖祠走去。

  秦家祖祠,此刻已经是聚集了不少人了,除了秦家人之外,还有一班八位道士此刻正在念诵着经文。

  “秦宇回来了。”

  “小宇来了。”

  “快,小宇,去给你祖奶奶上一柱香。”

  秦家的人都纷纷朝着秦宇打着招呼,虽然秦宇不怎么回来,但是秦家的人都很清楚,现在他们秦家最迹的就是秦宇。

  富在深山有远亲!

  人,多少是有些市侩的,对于这些见识过当初秦宇婚礼的秦家人来说,他们自然是不会怠慢了秦宇,哪怕其中不少是秦宇的长辈,也是纷纷和秦宇打着招呼。

  “三叔公,身体硬朗的很啊。”

  “四爷爷,我给你准备了一壶酒,有空去我家喝。”

  “这是阿明的孩子吧,都长这么大了,我记得上一次见到的时候还不会走路。”

  秦宇也是一路笑着跟自家亲戚打招呼,虽然说这是冥寿,但毕竟已经是过去了几十年了,大家也都没有了悲伤。

  其实,冥寿更多的也是给家族后代之间一个聚聚聊天的机会,同样的也是能够增加家族的凝聚力和团结力。

  “小宇,来的正好,给你祖奶奶上一柱香吧。”秦父此刻正陪着道士,看到秦宇,开口说道。

  “哦,好!”

  秦宇拿起香,走到了中间位置,那里地上有着几捆黄纸放在那里,就是给人跪着拜祭用的,同时在那黄纸的前面还有着两个小盆,每一个盆子中都有着酒,其中一个盆子内放着一个纸杯。

  拜祭先人祝寿,那得是先跪着拿香拜祭三下,而后将香给插在香炉之后又拿起纸杯舀半杯酒,分三次倒在另外一个盆子中,这叫做祝寿敬酒。

  秦宇将香点着,就要拜祭,不过这时候,其中一位道士却是开口喊住了秦宇。

  “你现在不能拜。”

  “先生,为什么?”秦父疑惑的朝着道士问道,在当地,都把道士称呼为先生。

  “因为已经是过了时候了,现在念诵的是三界往生经,要祭拜的话,要么是等我们结束之后再拜祭,要不然的话,就得重新念诵祝寿经文了。”

  “那不是要等很久吗,那能不能麻烦先生再念诵一次祝寿经文?”秦父请求道。

  “这个恐怕不可以,念诵这祝寿经文是很麻烦的,要打点十方阎罗,四方天神还有二十六宫星宿,八方土地,以及无数的孤魂野鬼。”道士摇了摇头,“不行你就让你儿子随便拜拜吧,就不要祝寿了。”

  “那怎么行,身为曾孙肯定是要给祖奶奶祝寿的。”秦父直接是拒绝了,“实在不行先生们就辛苦一下,到时候我给点花红。”

  所谓花红,那就是打赏,像结婚酒宴,如果是将酒桌外包给他人的,一般上一些菜的时候,厨师便会在某盘寓意较好的菜上插上花,而后送给主桌的客人,而这一桌的人就必须在端下菜之后,放钱或者红包给端菜师傅的菜盘上。

  同样的,做一场法事也是有花红的,一般道士们会弄出一点节目来,比如祝寿时段,比如唱戏时段。

  秦宇记得他小时候每逢有人家里做冥寿的时候,等到最后一天便是会去附近的平地上等待,那时候道士们会准备一些竹椅,上面摆着一个煤球,每个煤球插着香。

  等到了晚上,道士们就化身位演员,扮演着各种角色,讲着各种各样的故事,生动有趣,每次都能吸引大半个村子的人去看。

  当然,这些故事也一般都是说一些恶人做了坏事之后到阴间受到了什么样的惩罚,表演形式倒是和东北二人转差不多。

  不过,道士演的卖不卖力,那就得看花红给的多不多了。

  这些都是约定成俗的习俗了。

  “这个……”

  听到秦父的话,那位道士眼中有着亮光闪过,正要开口,不过在这一刻秦宇却是先一步开口了。

  “没事,念不念祝寿经都一样,祖奶奶能够感受的到的。”秦宇淡淡的说道。

  “年轻人不懂就不要乱说,没有祝寿经,你这敬酒敬给谁,没准被那只孤魂野鬼给吞了去。”道士一脸不满的喝道。(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道友,,,看,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