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4章释迦是我徒孙

  “什么意思?”秦宇疑惑的问道。37zw

  释迦朝着秦宇笑了笑,“先知,当年我和师弟两人本来是共同争夺这个等待先知的机会,最后,我胜出了,所以我便出现在了这里,而师弟则是走上了另外一条路,那就是传道之路。”

  “为何要等我,等等……”秦宇突然明白了什么,“你和佛祖,哦不,你和你师弟是来自于万古之前?”

  “万古之前?”少年男子怔了那么一下,而后淡然一笑,“先知说的史前时代吧,我和师弟是在史前时代之后。”

  “史前时代?”秦宇困惑,什么时候又出来了一个史前时代了。

  释迦似乎是知道秦宇的困惑,解释道:“先知难道忘了,在先知之前的时代便是史前时代,先知教育万民的时代便是才是真正的文明开启时代,而我和师弟便是那时候的人。”

  秦宇沉默了,因为他明白了释迦的意思了。

  当初,九王和十祖死亡之后,他带着祖船前往北海之端,在另外一片大6上面教育万民,传诵九王和十祖还有历代始祖先烈们的事迹。

  “先知不知道这一点也是正常,因为史前时代和文明时代是在先知走后,我们人族才这么称呼的。”

  听到这里,秦宇已经是彻底明白了,这释迦是在自己从万古之前离开后才出现的。

  “先知应该还记得,当年先知收了十位徒弟,而我和师弟便是先知的第八位徒弟的徒弟,从这方面来讲,释迦应该称呼先知为师祖。”

  “你说什么?”秦宇惊讶的嘴巴张的老大,“你说你是我的徒孙?”

  释迦是自己的徒孙,那岂不是说释迦摩尼也是自己的徒孙,自己竟然成为了佛祖的师祖。

  这一刻,秦宇突然想起了某个小品的搞笑台词,“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疯狂了,布莱尼小甜甜都和秦始皇亲嘴了。”

  自己一堂堂道教弟子,竟然成为了佛祖的师祖。

  秦宇回忆起来了一切,当初教育万民的时候,他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传授给了徒弟,不过后来又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佛教挺可惜的,于是便是随意的将他所知道的一些佛教知识告诉了自己的徒弟。

  不同的是,他当时是当作故事一样来讲的佛教,毕竟他不是佛教中人,对于佛教的一些经文和神通也不是很了解。

  现在回想起来,秦宇还记得,自己那位八徒弟是对佛教知识最感兴趣的,缠着自己追问所有和佛教有关系的信息。

  到了这里,秦宇算是明白了一切,自己那位八徒弟对佛教很感兴趣,甚至在自己离开之后应该也是一直在研究佛教文化。

  只是,有一点是秦宇所无法理解的,如果说,释迦摩尼是自己的徒孙,可自己却又来自于万古之后,是出生在释迦摩尼为佛祖的时代,要这么算的话,整个时间都完全是错乱了。

  秦宇知道,这个答案恐怕注定是要无解的,正如现在社会的那位物理大家所说的那样,我们所看到的星星的光亮,实际上是百万年前的星星。

  空间和时间是在这世上最神秘而又神奇的存在。

  自己在现代社会知道的佛教的知识,而后回到了万古之前将佛教的知识给传授了下去,然后才有了释迦摩尼的存在。

  那么,到底是先有自己才有佛教的存在,还是先有佛教再有自己的存在呢?

  “先知何须去在意这样的问题。”释迦似乎是知道秦宇在想些什么问题,“周而复始,太极为无极,哪里是起点,哪里是终点又有什么区别呢?”

  听到释迦这话,秦宇点头,他知道释迦话里的意思,释迦是要告诉自己,不管是怎么个情况,自己都是先知,那万古前的那片岁月,是自己传道的岁月。

  “释迦,你说你在等我,那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出现在这里?”秦宇不再去想那个复杂的问题,朝着释迦问道。

  自己会来到这云梦之境是为了踏入八品尊者,可自己却不一定会来到这护境之阵内,来到这里,除非自己出去的时候也要经过这里。

  但是很显然的,这是不可能的,要是每一次走出云梦之境都这么难的话,秦宇不觉得那慕容家族的人还会出去。

  自己会进入到这里,是因为被逼无奈,毁掉了云家外堂之后又不能逃离云梦之境,这才加入解决云梦之境危机的队伍当中。

  “先知,当年释迦推演了一下未来的一角,曾经看到先知的身影,而后,释迦便是在这里等候了。”

  “你说你推演到了未来的一角?”秦宇追问道:“你在这里等候了多久?”

  “三生三世,菩提树三十万载开花一次,此树,已经是开花三次。”

  “九十万年?”秦宇用看怪物的目光看向释迦,九十万年那是什么概念,那已经是不能用千年老不死来形容,就算是万年的王八在释迦面前都得羞愧而死。

  “这九十万年,你在这里就是为了等我?”秦宇还是不能接受,这释迦的实力绝对是在自己之上,可却心甘情愿在这里等候自己九十万年,这未免太有些不可思议了。

  “是的。”

  释迦点头,“只要能够等到先知,别说是九十万载,就是千万载也是值得的。”

  “为什么,仅仅因为我是先知吗?”

  “难道还不够吗?”释迦笑着反问道。

  “呃……”

  秦宇一时语塞,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在那个岁月的人族眼中,自己是先知,是至高无上无所不知的先知,甚至还可以称为人族的始祖。

  就好像,自己所在的世界对炎黄的崇拜一样。

  那是怀着一种朝圣般的心情。

  “释迦,既然你是来自于那个时代,那你跟我说说在我走之后生的事情吧。”

  当初离开,秦宇心里也有不舍,但是他不得不离开,因为未来还有人在等着他,但这不代表着他就对那个时代的人类没有牵挂了,至少,他的十个徒弟在他心中依然是有着惦念。

  “先知,在您离开之后,人族经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的展期,足足有着上百万年间,人族,在上百万年的时间中达到了顶峰……”

  通过释迦的话,秦宇了解到了在他走后人族的那段岁月。

  百万年间,人族的数量从短短的上百万展到数百亿,这期间涌现出来了无数的天骄和人杰,这其中,秦宇当初所收的十位徒弟,实力都已经是过了秦宇。

  当然,实力过秦宇的远远不止是他的十位徒弟,百万年的时间,人族尊者先后有着上万位之多,很多人也都明白了,当初那至高无上的先知,其实实力也就是和他们一样。

  但即便是如此,提起先知,人族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不尊崇,因为,没有了先知就没有人族的现在,那是人族的启蒙,那是人族的奠基者。

  在人族的大6的中心,有着一座雕塑,那座雕塑是由先知的十位徒弟共同雕刻完成,那雕塑,便是人族的先知。

  百万年的岁月,人族的每一位人杰都要到雕塑前瞻仰,那是人族心**同的圣地。

  只是,百万年过去,那片大6和土地已经是无法满足人类的繁衍了。于是,有人便是将目光盯向了北海。

  人族,进入了探寻北海的时代。

  甚至在那时候的人族当中还有一个传闻,传闻先知便是从北海乘船而来,在北海的那一端,是先知的家园,那里,才是人族真正的源地。

  先知的家园,光是这五个字,对于人族的吸引力便是莫大的,无数的人类怀着朝圣的心情踏上了北海。

  然而,所有人族都没有预料到的是,探寻北海却是人族的一次灾难。

  平静了上百万年的人族,第一次,遭遇到了外敌。

  “外敌,难道你说的是那五人?”

  秦宇听到释迦说到这里的时候,想到了当初了九王对战的那五位男子。

  “遇到的,便是这云梦之境的五位始祖。”释迦又回答了一句让得秦宇震惊的话。

  “你说什么?是云梦之境的五位始祖?”

  秦宇眼瞳收缩,他突然想到自己在祖圣地看到的那四具云梦之境始祖的雕塑,当时便是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只是因为无法看清出这四具雕塑的面容所以没有多想。

  可现在听到释迦的话,再想到在那万古之前看到的那一场大战,那五位男子中四位与青祖对战的男子,和这云梦之境的四位始祖的形象在这一刻却是重叠起来。

  那四位男子,就是云梦之境的老祖,就是毁灭了人族的罪魁祸。

  知道了这一点之后,秦宇的脸色变得冰冷起来,不知道这一点也就算了,知道了这一点之后,他是不可能再出手解决云梦之境的危机。

  哪怕,只需要他举手之劳他也不会做,因为他要是做了,他拿什么去向九王和十祖交代,拿什么去面对莫风大哥那些为了人族而牺牲的人杰,拿什么向被毁灭的无数人族子民交代!(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