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9章吓走!

  秦宇的右手缓缓举起,面对着云沧海四人的联手,哪怕是秦宇都不认为自己能够胜出。

  不过好在的是,秦宇对自己的目标很明确,并不是战胜这四位,而是拖延住时间。

  当然,秦宇也知道,一般的术法是不可能抵挡住这四位的联手一击的,面对着这四位天骄级别的联手一击,恐怕就是尊者也都避开。

  所以,秦宇选择了最后一搏,施展自己最强的神通,如果这样还抵挡不下的话,那么他会选择退去。

  帮蛟龙拖延时间那是因为自己内心所坚守的道,但要是因此而丧命,秦宇自认还没有伟大到这个程度。

  尽自己的所能,这就是秦宇对自己的要求。

  当秦宇的右手缓缓举起的那一刹那,云婉儿的俏脸上却是露出了惊骇的神色,因为,她察觉到了秦宇将要施展的应该是一种很恐怖的神通。

  云婉儿有一个秘密,一个整个家族除了她的父母之外没有人知道的秘密,那就是她有着某种感应未来的神通。

  这神通,不是说云婉儿可以看到未来,准确的说,是云婉儿可以在内心感知到即将要生的某些事情,尤其是在对战方面上。

  在云婉儿十六岁的时候,她便现,在和她人对战的时候,每当面对着危险的时候,她的内心总会有一种征兆,而这征兆从来没有失误过。

  尤其是当和人对战的时候,对方施展一些底牌的时候,她总是可以提前一步有所预兆,而后警惕躲过,也就是靠着这一点,她才能够在天骄战中胜出,成为云家的这一届的十位天骄之一。

  而这一次,当秦宇的手举起来的那一刹那,云婉儿再一次感觉到了那前所未有的危机,而且,这危机感应过她以往的任何一次。

  云婉儿惊骇,她不明白为何会这样,明明她们四个人联手出击了,这白立应该是不可能有翻身和给她们带来威胁的机会的。

  但云婉儿对于自己的这个天赋是深信不疑的,这么多年来,正是因为有这个天赋的存在,她才能够一次次的夺过一些危机,不然的话,恐怕早就化作了红粉骷髅了。

  只是,云婉儿却是没有开口提醒云沧海他们三人,而是在出手的时候左手却是握着一个布娃娃。

  这是替身傀儡,一旦要是有任何的意外,云婉儿会毫不犹豫的使用这替身傀儡,而她的人将会在瞬间被传送到百里之外。

  这个替身傀儡,是云婉儿底牌之一,是她当初杀死了一个仇人之后,从对方那里收集到的。

  而为了炼制这个替身傀儡,云婉儿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光是喂养这替身傀儡的精血都过了百滴。

  不过对于云婉儿来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替身傀儡的存在让她等于是多了一条命,因为这天赋神通的帮助,在任何危急的关头都可以使用替身傀儡保命。

  “白立,你去死吧。”

  云沧海一声狞笑,手中的弯刀第一个来到了秦宇的跟前,带着无尽的啸声朝着秦宇劈下。

  与此同时昊家的两位天骄的攻击紧随其后,两股恐怖的能量化作了两道紫炎朝着秦宇席卷而去。

  云婉儿,右手挥动,一道道如同云朵般的能量彩带朝着秦宇飘去,看似轻柔,带那彩带所蕴含的能量却是撕裂着空间。

  四人当中,只有云婉儿是选择的远攻,而云沧海和昊家的那两位天骄都是选择的近战。

  面对着四人的攻击,秦宇笑了,下一刻,那右手却是轻轻的一握,好似不沾染一点烟火的气息。

  可就在秦宇这右手轻轻握起的那一瞬间,云沧海三人的脸色骤然变了,变得充满了惊骇和不可思议。

  因为,他们现秦宇在他们面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黑暗,三人就仿佛是置身于黑暗当中,归于虚无。

  不过,在黑暗出现的下一刻,一点光亮却是出现在了他们的前方,而后,云沧海三人便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这光亮越来越甚,最后,化作了一只巨手,一握!

  黑暗在这巨手之下轰然倒塌,而云沧海三人在这一刻脸上也是带着惊惧之色,因为,他们就在这黑暗当中,这黑暗破碎,连带着他们的身躯也仿佛要被撕裂。

  “这是什么神通,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威力,明明这白立的实力不可能是我们四人的对手的。”

  最后面的云婉儿脸上露出动容之色,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捏碎了手中的布娃娃。

  一道亮光从那捏碎的布娃娃手中给射出,将云婉儿的整个身躯给包裹住了,下一刻,云婉儿的身影便是原地消失了。

  云婉儿,使用了替身傀儡,传送开了此地。

  然而云沧海三人便是没有这么的幸运,因为他们离得太近了,根本就不可能撤退。

  “拼了!”

  知道逃离不了的云沧海三人脸上也是露出了决然之色,三人再也不保留任何底牌,所有的力量在这一刻全部使出。

  三道恐怖的能量光柱朝着那巨手而去,而此刻已经是远在百里之外的云婉儿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在那山峰顶端,三道冲天而起的光柱。

  只是,这三道光柱仅仅是维持了刹那的时间,下一刻便是全部湮没。

  “云沧海他们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这白立未免也太恐怖了,这一次所有人都走眼了,恐怕四大家族的天骄当中,这白立是第一人。”

  云婉儿的妙目不断的有精光流过,对于自己族人陷入危机却是没有丝毫的担忧,因为,在祖圣地,除了其他三大家族的天骄是敌人之外,自己家族内部也同样是竞争关系。

  幽梦草,只有一朵,只有一个人才可以得到,所以,整个祖圣地内,所有人都清楚,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都是敌人。

  “这一次的蛟龙内丹是没指望了,还是朝着祖圣地的中心位置去,毕竟,幽梦草才是最重要的。”

  云婉儿没有再看向秦宇他们所在的山脉之处,这是一个有着果决之心的女子,知道内丹没有指望之后便是果断选择了放弃。

  ……

  山顶之上!

  尘埃落下,整片山峰足足矮了百米!

  而就在这尘埃消失之后,两道身影却是出现在了这山峰之上。

  “白立,没有想到吧,我还没有死!”

  此刻的云沧海,浑身都是伤痕,整个人是彻底的变成了一个血人,不过,到底还是活了下来。

  云沧海的对面,秦宇站立在那里,虽然身上没有伤痕,但是脸色却是极其的苍白,再一次施展灭世之罪,对秦宇来说消耗也是非常之大。

  而至于灭世之罪没有能杀死云沧海,秦宇心里也是有些惋惜,云沧海身上有着一件防护的宝物,这才让云沧海活了下来,至于昊家的那两位天骄则是已经死了。

  死在了那神通之下,死在了黑暗之中,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白立,我不得不承认你一次一次的让我震惊,甚至你的实力还要在我之上。”云沧海看着秦宇,虽然不甘心,但是到了此刻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如对方的事实。

  “如果是单打独斗的话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但是现在,你还有余力吗,那样逆天的神通必然付出的代价也大。”

  云沧海到底是云家的第一天骄,已经是看出了秦宇是强弩之末了,而他虽然也是深受重伤,而且还损失了一件重宝,但至少他还保留了一点力量。

  而这点力量,用来杀白立是足够了。

  “白立,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可最后你的性命不还得被我终结,而那蛟龙的内丹也将是属于我的。”

  云沧海带着讥讽之色看向秦宇,到了最后,胜利者还是他,将再也没有人可以和他竞争。

  “所以,现在你给我去死吧。”

  云沧海不想再拖延了,他不想给秦宇喘息和恢复的时间,手中的弯刀再一次朝着秦宇挥去,这一刀,挥出了他体内所有剩余的念力。

  看着云沧海的这一刀,秦宇眉头紧皱,因为正如云沧海所说的那样,他体内的所有念力已经是被掏空了,根本是无力阻止云沧海的这一刀。

  云沧海已经是咧嘴笑了,他已经是想象到杀死秦宇之后拿走内丹的事情了。

  只是,让云沧海没有注意到的是,秦宇脸上的眉头却是松开了,而后以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他。

  “少故弄玄虚了,你已经是没有底牌了。”

  看到秦宇脸上的笑容,云沧海认为秦宇是想诈他,到了这个时候他又怎么会上当。

  不过,下一刻云沧海却是毛骨悚然起来,因为他感觉到了身后有着一道阴影压下来,当下回头看去,这一看整个人却是痴呆住了。

  “蛟……蛟龙!”

  没错,出现在云沧海身后的便是那蛟龙,云沧海和秦宇之间战斗,却是没有注意到,那苍穹上的雷劫早就已经是停止了。

  “白立,这一次算你运气好!”

  几乎是想都没有想,云沧海的右手捏碎了一个玉简,整个身影便是慢慢的消散,和云婉儿一样消失在了这山峰之处。

  云沧海跑了,秦宇却是没有在意,既然他能击败这云沧海一次,那就能第二次。

  秦宇的目光看向蛟龙,而此刻蛟龙的那一双巨大的龙眼也是朝着秦宇这边看来,四目相交,秦宇从蛟龙的龙眼中看到了一缕复杂的神色。(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