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8章一个变数!

  “昊天白云,幽幽一梦!”

  当秦宇的身影踏入云团的刹那,一道威压的声音便是在他的耳畔响起。

  “昊天白云,幽幽一梦吗?”秦宇脸上露出思考之色,这句话他先前也听到慕容家族的那些人念诵,而现在在这里又听到这句话,那么这句话肯定和云梦之境有着很大的关系。

  不过,秦宇对云梦之境的了解有限,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还无法理解。

  秦宇极目朝着四处眺望,却是现四处都是那种波澜诡谲的云团,除此之外再无一物。

  在这样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方向可言,沉吟了片刻,秦宇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玉牌,正是当初从萧家那里得到的萧家先祖的玉牌。

  当秦宇将这块玉牌给拿出来的时候,玉牌便是开始出微弱的光芒,而后,秦宇便是感觉到掌心中的玉牌想要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就是这边了。”

  秦宇嘴角微微翘起,他拿出玉牌就是希望能够得到线索,而很明显的,现在这块玉牌是在给他指路了。

  握着玉牌,感受着玉牌想要移动的方向,秦宇不断的穿梭在这云团之中,不过,一个时辰之后,他便是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现,走了一个时辰,依然是没有一点的头绪。

  “难道是我的方式有误?”

  秦宇眉心半拧,仔细回想起慕容家族那些人的举动,回忆有没有被遗漏的线索。

  “昊天白云,幽幽一梦,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一进来这里,就会有这道声音出现?这道声音说明了什么?”

  等等!

  秦宇的眸子突然一亮,因为他想到了一种可能,当下便是将玉牌给高举在手中,而后朗声念道:“生者我兮,葬者我兮,以尔为引,开故土之门。”

  没错,秦宇念诵的便是先前慕容家族的人念诵的内容,而秦宇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如果把护境之阵比作是一个守卫的话,那么自己人要进去的话,除了标示身份的玉牌,还需不需要其他的东西呢,比如口令,比如暗号?

  自己一进来,便是听到这个声音,绝对不是没有意义的,所以秦宇决定尝试一次,反正猜错了也没有损失。

  话音落下,秦宇的目光便是注视着四周,然而,让秦宇没有想到的是,在这时候,那上方的云团之中,突然射向了一道光芒,这光芒将他和玉牌一起给笼罩在其中。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得秦宇有些措手不及,最关键的是,在这光芒之中他感觉到了浓浓的窥探之意,这光芒,似乎是要窥探到他的灵魂深处,了解他的所有秘密。

  只是一瞬间,秦宇便是知道,这光芒肯定就是云梦之境护境之阵的身份验证程序了,如果这光芒验证到自己是外来者,下一刻这护境之阵便是要启动了。

  所以这一刻的秦宇是无比的紧张,但是他只能赌,赌这护境之阵无法察觉到他的真实身份,毕竟,这玉牌被从云梦之境中拿出来还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

  光芒,在秦宇的身上持续了足足有盏茶的时间之后才撤掉,等到光芒撤掉,秦宇长吁了一口气,就这么一会,他的后背已经是湿透了。

  光芒撤去,在秦宇面前那些波澜诡谲的云团也是慢慢的散开了,秦宇的面前,出现了一条青石古道。

  这条古道笔直通往一个方向,在那里,有着一个漩涡一样散着迷雾的入口,当秦宇拨开迷雾走到这漩涡前的时候,目光,被这漩涡上方的四个大字给吸引住了。

  云梦之境!

  漩涡上面的四个古朴沧桑的大字仿佛有着无穷的魔力,吸引着秦宇的目光去探视被吸引在其中。

  这一刹那,秦宇仿佛是看到了蓝天白云,看到了在某个远古的时代有着四具身影,这四道身影背对着秦宇,然而仅仅只是一个背影,秦宇却是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而后,迅收回了眼神。

  “这四人到底是何来历,仅仅只是一个背影就让我承受不住。”

  秦宇皱眉,他很清楚,他所看到的背影还并不是这四人真正的背影,而是曾经这四人在这漩涡之下停留所留下的道的痕迹。

  到了这个层次的存在,所到之处,必然是连大道都无法抹掉他们的痕迹的。

  难道这云梦之境是这四人所创?

  秦宇在心里猜测,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云梦之境里面必然是高手如云,绝对不比三十六洞天福地差,原因,就是因为这四位。

  但不管如何,这趟云梦之境秦宇是势在必行的,这样的情况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当下,迈步走进了那漩涡内。

  而就当秦宇的身影踏入漩涡之内的时候,秦宇却不知道的是,在他的身后,云梦之境四字却是闪过了一道光泽,而后,有着一道仿佛跨越了万古的声音传出。

  “不是他!”

  这道声音落下之后,那漩涡却是微微抖动了一下,只是,身在其中的秦宇却是没有感受到。

  ……

  “真是倒霉,为什么这一次就分派到我们来轮守,连咱们云梦之境的大盛事都无法参加。”

  “别抱怨了,那样的大盛事你够格参加吗?去了也是炮灰?”

  “大哥,我这不是去看看吗,能够见识到咱们云梦之境的天骄也是好的啊,就算是输了,以后也有吹牛的资本。”

  “吹牛的资本,我就怕你把命给丢了。”

  在一处类似于矿场的地方,两位年轻男子正在矿场的矿洞前正聊着天。

  “你说上面为啥要咱们守着这里啊,这矿场都废弃了多少年了,也没有啥值钱的东西,就那么一点灵矿根本就没有守卫的价值。”

  “上面那些大人物的想法不是我们能了解的,我们只要做好我们的事情就行了,这一次任务完成,咱兄弟俩的积分就足够了,到时候就可以拜入四大家族中的一家成为外门弟子了。”

  两位年轻人说到这里,脸上露出喜色,只要能够拜入四大家族,那么他们的身份地位从此就将不同,到时候镇上的那些所谓的大家族也不敢给他们脸色看。

  ……

  云梦之境中心位置的一座星辰塔,一位穿着八卦袍的老者端坐在那里,在他的身边则是有着另外三位老者。

  “天机子,你确定此人是从外界而来?”三位老者中的一位朝着那位穿着八卦袍的老者开口问道。

  “按照卦象显示确实是如此。”天机子点头答道,在他的面前,则是有着一张八卦图。

  “云梦之境的入口我们已经吩咐下去,已经是有人把守了,却是根本没有任何外人进来。”另外一位老者开口了,“天机子,不能再推一卦吗?”

  “不能。”天机子摇了摇头,“此人似乎是逆天改命之人,天机已经是蒙蔽了的,我能算出这一线已经是机缘巧合,要想再推一卦却是难上加难啊。”

  “既然是蒙蔽了天机,那天机子你这一卦就做不得准。”一位穿着龙袍的老者目光射向塔外,那一双眸子仿佛是看尽了整个云梦之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云梦之境存在于万古年间,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又岂会在意一个区区小小的变数。”一位拄着梅花拐杖的老者朗朗说道。

  交流,似乎是到这里便是结束了,四位老者对视了一眼,下一刻除了那天机子还端坐在原地之外,其他三位便是消失了。

  而就在这三位老者消失的刹那,天机子的脸色便是急骤变得苍白,而后,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这口鲜血不是一般的血液,而是天机子的心血。

  天机神算一生,最重要的便是这心血,吐一口便是少一口。

  “哎,虽然明知道难上加难,但老夫不死心还是占上了一卦,却是看到了未来朦胧的一角,这云梦之境,终究是要变天了。”

  天机老子轻声自语,这些话他没有告诉那三位同伴,他不仅仅是占卦了一次,而是两次,只是第二次却是失败的很彻底。

  “此子是变数,但到底于我云梦之境是好是坏还未可知,逆天改命之人,不可多家干扰,只希望这一次我云梦之境可以少造杀戮。”

  天机子的声音戛然而止,然而下一刻,这星辰塔却是传出了声音,传到了在这星辰塔下其他塔中,这些塔如众星拱月一样簇拥在星辰塔下。

  “天之一族从今日起,没有我的手谕不得离开星辰塔。”

  此刻,在上百座其他塔中的身影全都惊愕的抬起头看向上方的星辰塔,眼中有着浓浓的不解之色,因为他们不明白老祖为何会突然下这样的令逾。

  “尔等,可尊崇!”

  天机子的这话传出,这些其他塔中的身影浑身一震,连忙答道:“我等谨遵老祖法旨。”

  而也就在天机子传下法旨的时候,在云梦之境那偏僻之处的那矿洞中,那两位年轻男子守护的矿洞中,却是走出了一位衣衫破烂的青年男子。(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