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7章国师、风水宗师、圣人!

  叶望目光看向秦宇,充满了杀机,就是因为秦宇,他不得不解封力量,而这让他原本有十年的寿命一下子缩短到了两年!

  八年的寿命,也许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并不长,但是叶望来说,八年,是他最后剩下的时光,可现在也没有,加上炉鼎被杀,这一刻叶望对秦宇的杀机都已经是实质化了。

  轰隆隆!

  叶望右手握起,一道海浪卷起,最后,化作了一柄碧绿的长戟,碧波环绕,闪烁着无尽的光泽。

  这是叶望的本命法宝!

  咻!

  长戟刺出,整个元神世界都仿佛是被禁锢住了,一切,都变成了永恒,秦宇的面前,就只剩下叶望的这一长戟!

  噗!

  没有任何的意外,秦宇的手臂直接是被长戟刺破而后炸裂开来。

  这是真正的元神之伤,一旦损伤便是伤及元神,难以复原。

  “秦宇,这还只是开始,我不会这么轻易的杀死你。”叶望开口了,很显然,挥动长戟刺入秦宇的手臂而不是胸膛,不是因为叶望做不到,而是他打算慢慢的折磨秦宇。

  “半步尊者永远只是半步而已,你我的差距就是云泥之别。”

  又是一长戟刺出,秦宇的另外一只手臂跟着炸裂开来,短短的刹那之间,秦宇便是已经是失去了双臂。

  “太快了,而且我根本就没法移动,感觉到整个周身都被禁锢住了,这就是一劫尊者的实力吗,果然是恐怖!”

  秦宇看着叶望,虽然他猜到了一旦叶望彻底解封之后自己绝对不会是对手,但是他没有想到竟然会强大到这个地步。

  这是真正的几乎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秦宇,九天十地,将再也没有人可以救你,本座已经是将这整片空间给封印,哪怕是神识也别想探视到。”

  “这样嘛!”

  听到叶望的话,秦宇突然笑了。

  看到秦宇的笑,叶望的眉头却是微微蹙了起来,因为秦宇的这笑容让他很不舒服,那是一种某种目的达成的笑容。

  “到了这个时候了竟然还给我装模作样。”叶望冷哼了一声,长戟再一次扬起,而这一次,他的目标却是秦宇的一只腿。

  他要废掉秦宇的四肢百骸,然后再慢慢的折磨秦宇。

  只是,就在叶望长戟挥起的那一刹那,秦宇脸上的笑容再次盛开,“既然这片空间已经被你封锁了,那也是时候执行这个计划了。”

  秦宇的表情变得极其的严肃,那眸子之中有着前所未有的庄重之色。

  “出来吧。”

  在秦宇的元神跟前,突然出现了一方玉石印!

  这方玉石印出现,秦宇一字一顿的念道:“吾为今代国师,奉天守护天下苍生,今日求借天下龙气,以弥吾身!”

  没错,这方玉石印就是国师印!

  当初秦宇成为国师的时候得到的国师印,从得到国师印之后,秦宇还未动用过这国师印,但是,这一次秦宇却是动用了。

  而当初伯战疑惑秦宇用什么去和八品尊者争斗,如果这一刻伯战要是看的到这里的话,就会知道秦宇的真正底牌了。

  国师印,秦宇的真正底牌便是这一尊国师印。

  国师印,剔透而瑰美,上面有着无尽的龙气萦绕,而且,还是龙气之中最为尊贵的紫色龙气。

  在秦宇话音落下的时候,整个元神空间突然一震,下一刻,国师印冲天而起,紫气瞬间澎湃,挤压着这整个元神世界。

  这些紫气,如同瀑布一样垂落到秦宇的身上,很快,秦宇元神上的伤痕竟然慢慢的复原,就连那断臂竟然也是重生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的,元神被毁除非是那些逆天之极来自远古时期的天材地宝,不然不可能会复原的。”

  叶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秦宇,他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不就是一些龙气吗,三十六洞天福地有的是,甚至就连他平日修炼之地的下方就有一条龙脉之灵的存在,但他从来没有觉龙脉之气还有这样的作用。

  “那是因为,这不是普通的龙气,而是最为尊贵的九五之气,这是天下龙脉之尊。”

  长飘舞,在这一刻,秦宇整个人又恢复了一开始的清明和自信,

  “但那又怎么样?我不相信单靠龙气就可以做到。”叶望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当然不能,但如果是举国的气运呢?”

  这世上,有两种凝聚全国气运之物,其一为玉玺,第二就是这国师印。

  玉玺为九五之位者拥有,是传说中的人皇,受天下百姓敬服,而国师印却恰好相反,国师印,代表着是天下山河气运。

  一统人,一统山河!

  这两印的历史并不如史上记载的那么简单,不仅仅只是上千年的历史,这一点,秦宇也是最近才知道。

  “但那又怎么样,就算你复原一次也没用,本座可以灭掉你千百次。”

  “那可不一定。”

  秦宇笑了笑,右手张开,国师印飞入他的手心,“吾以今代国师之名,号令山河紫气,听吾之令,给我凝!”

  在秦宇这话落下,国师印再次光,与此同时,此刻的京城下方却是出现了变化。

  燕墩!

  京城永定门一景!

  此刻这燕墩却是涌现出一道紫色之气,这道紫气没有人可以看到,但却朝着上空。

  大钟寺!

  那口当初永乐大帝留下的大钟再一次响起,而随着那钟声的响起,一道道紫气涟漪扩散出来,也是朝着高空飘去。

  颐和园,十七孔桥!

  那座河岸边的铜牛此刻一对牛角却是冲天而起,只是在半空的时候便是化作两道紫气。

  广渠门,神木厂!

  神木不在,空留场地。

  然而在这一刻,在这片偌大的场地之中,却是横着一根木头,只是这根木头的出现却是没有人可以看见。

  金丝楠木,传说中的神木。

  神木出现,化作了三道紫气,也是冲天而去。

  景山!

  老京城的中心位置。

  此刻的景山五座山峰出现了轻微的摇晃,最中间的那万春亭上这一次有着九道紫气出现,这九道紫气也是朝着上空飞去。

  京城五镇之地。

  东方属木,以金丝楠木镇之;西方属金,以大钟寺的大钟为;南方属火,以永定门燕墩为代之,北方属水。昆明湖之铜牛卧之;而中间属土,景山聚土为山。

  当初,秦宇治理雾霾的时候,就是用的这京城五镇之物。

  然而,当初秦宇有一点还没有说,这京城五镇之物,镇压的是京城龙脉,但同样的也可以释放京城龙脉之气。

  这些紫气无一例外的都涌入了元神世界中,刹那之间,整个元神世界都被紫气萦绕。

  看到这些紫气进入,叶望的眼睛一凝,眼瞳之中有着震惊之色。

  要知道,这是元神世界,是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而这些紫气分明就是现实之物,又是如何能够进入这元神世界?

  “以山河气运,镇!”

  秦宇手举国师印,刹那之间,整个元神世界的紫气瞬间凝聚,化作了一道山河,朝着叶望镇压而去。

  如同九天落下的神殿,带着一股浩荡气势而下。

  “就算是山河气运那又怎样,当年本座能镇压一条龙脉,还会怕你这山河气运。”

  叶望手持长戟,直接是朝着上方的山河劈去。

  海浪席卷,带着滔天之势而上,于那山河碰撞在一起。

  轰!

  浪花呼啸,似要吞噬山河!

  “抽四方龙脉之气,给我凝聚!”

  这一刻的秦宇,表情也是变得狰狞,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底牌已经是全现了,这一句是图穷匕见的时候了。

  秦宇,不仅仅是国师,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位风水宗师!

  而为了这一次的计划,他已经是筹划了许久。

  在秦宇这声喝下,那离着京城附近的几座山脉却是抖动了起来,而后,一道道龙脉之气从这山脉之中飞出,朝着高空而去。

  在那山脉的深处,有着一道道的令旗飞起,如果有人在这里的话就会看到,这些令旗上面刻着的都是极其复杂的符文。

  而这些令旗便是秦宇留下,每一道令旗都有这秦宇的精血。

  龙脉借气!

  这是秦宇在筹划之时便是设计好的,只有这精血,这些龙脉之气才能够进入到元神世界。

  一道道的龙脉之气涌入,涌入那山河之中,山河在不断的壮大,开始不断的朝着下方的海浪压下去。

  “就这点龙脉之气就想要镇压我,不够!”

  叶望的表情也是变得狰狞起来,他不相信以秦宇的半步尊者的境界可以和他抗衡,哪怕秦宇接住了山河的力量。

  “这点不够吗,那就继续!”

  “三山五岳,吾以当代国师之名,祈求龙脉之气,吾以当代圣人之名,祈求山河气运!”

  秦宇,除了是国师,除了是风水宗师,他还是一位圣人,一位当代的圣人!

  圣人一跪而山河颤,同样的,圣人一令而山河尊,虽然,不可能无止境的号令山河,但是对于来说,只要一次就够了。

  底牌尽出,一切都是为了灭掉叶望!(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