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1章布阵之人!

  一个本应该是风水宝地的风水地,却因为那八条一线天的通道而变成了泄气之地,可诡异的是此地最终的风水竟然很好。37zw

  所谓地势,便是风水之结果。

  大地无形看气势,小地无势论精神。

  一块已经是有了地势的宝地,绝对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

  可这,也正是贾三看不准的地方。

  “三爷,连你都看不准,不会吧。”猴子有些不可置信,和三爷合作了这么久,以往的古墓风水地势,三爷可是都能看出来的。

  “你懂什么,这天下之大,能人辈出,山川风水更是数不胜数,我才见识过多少。”贾三看了猴子一眼,“更何况,这还是传说中的西王母之山,不管这西王母到底是一个国家的女王还是神仙中的人物,总之都不是我们可以揣摩的。”

  “三哥,难道就没有一点头绪吗?”侯九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以往,他们都是找到了山陵之后,由贾三来定墓穴位置的,定好之后再开挖,现在贾三看不出这地的风水,也就意味着根本找不到陵墓的所在地。

  这么大的地方,总不能一寸一寸的挖过去吧。

  “让我在看看。”贾三摆了摆手,目光继续朝着四周巡视。

  “怎么样,这地有什么来头?”秦宇那边,杜若希却是走到了秦宇的跟前,轻声的问道。

  “这地有什么来头你不该去问那位三爷吗?”秦宇看向杜若希,笑了笑。

  “那位,那位和你一比,那就是一个小孩。”杜若希冲着秦宇洒然一笑,“这位也就是一些野路子而已,连风水大师都算不上,更别说是和你相提并论了。”

  杜若希看的没错,贾三的风水本领确实是来自于野路子,实际上贾三并不是出自于风水世家,也没有什么师傅传授。就是在年轻时候一次地下盗墓的时候,被他得到了一本古人留下来的风水秘籍,然后自行研究加上实战演练得到的本领。

  但是,贾三在风水上的本领比一般的风水师却是要厉害。原因很简单,一般的风水师并没有那么多的验证机会。

  现在风水宝地少,一般风水师就算是知道一些风水宝地也无处可寻,他们的知识都是来自于理论,但贾三就不同了。长期的盗墓生涯让得他可以将理论的知识得以验证。

  要知道,古人,尤其是那些权贵,对于墓地的风水是很讲究的,而在那个时代,风水一行还是十分的繁荣的,那个大师辈出的年代,几乎每一位权贵的墓地都与风水有关。

  也就是凭借着这几点,贾三在风水上的造诣不断的提升,但是同样的。贾三也不敢和其他风水师打交道或者是加入什么风水协会。

  原因很简单,他见不得光。

  盗墓怎么说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尤其是对风水师来说,对于盗墓之人更是痛恨。原因很简单,因为陵墓都是由风水师设计并且选址的,盗墓的挖人家的墓不就是等于打他们的脸吗?

  有人会说,那索性就不声张自己是盗墓贼不就可以了吗?

  哪有这么的简单,这世上真正的风水师都是有师承来历的,就算是那些野路子入行的,能混出名气的那也是有根有据的。

  而对于贾三来说。他要的就是和这些真正的风水师交流,那些学了点皮毛半桶水的确实是不会计较来历,但这类人贾三又看不上。

  面对着杜若希的话,秦宇笑了笑。却是没有否认,毫不夸张的说,贾三在他面前确实就是小学生了。

  “看到这八条一线天通道,你觉得像什么?”秦宇朝着杜若希反问道。

  “像什么?”杜若希仔细打量了一会,答道:“有点像八卦!”

  “没错,就是八卦。这地之所以会风水不散。是因为这片群山隐藏着一个风水大阵。”

  “什么阵法?”

  “困龙得水。”

  “困龙得水?”杜若希有些诧异的看了秦宇一眼,“这不是卦象吗?”

  “没错,这就是卦象,但没有人说卦象就不能是阵法。”秦宇目光在这些大山扫过,“实际上,奇门遁甲都是脱胎于太极八卦,只不过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复杂化,但万变不离其宗,八卦依然是最早的阵法。”

  “秦先生还懂奇门遁甲?”

  秦宇和杜若希之间的交谈并没有故意压低声音,所以当贾三走动到这边的时候,也就听到了秦宇的话。

  “那请问秦先生,这困龙得水又该和解?”

  秦宇看了贾三一眼,笑了笑,说道:“困龙得水,乾卦,乾者,刚正不曲中正,此阵之中心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就应该是在这湖泊的中心。”

  “不可能。”秦宇话一落下,贾三便是立刻反驳了,“困龙得水,在于一个水字,可这湖泊中心全都是水,又哪来的困龙?”

  “那是因为除了困龙得水之外,这里还有另外一个阵法。”秦宇莞尔一笑,并不在意贾三的态度,因为这样的情况这些年他已经是遇到了很多次了。

  “乾为天,地为坤,离为火,坎为水,艮为山,而这片区域正是一个天然的炼丹炉,这样的天地之妙,加上人为的布置,便是成为了一个天然的八卦炼丹炉。”

  “八卦炼丹炉,这也是阵法?”一边的猴子听到秦宇的话,疑惑的问道。

  “当然算。”秦宇笑了笑,“就如同神话传说中的那样,太上老君把孙悟空关入八卦炉炼丹,以孙悟空的本领,如果这八卦炉不是一个阵法,怎么可能困的了他。”

  “先天八卦炉,加上后天的困龙得水局,这才有了现在这里奇特的风水状况。”

  秦宇的话说完,贾三似乎是领悟到了什么,低着头思考了起来,而对于猴子他们来说,这些东西太烧脑了,还是留给三爷去思考吧。

  “秦宇,你说了这么多,可还是没有告诉我们,现在我们该往哪里去?”杜若希在一旁开口说道。

  “答案不是告诉你们了吗,困龙得水,路就在这湖泊的中心处。”

  “也就是说,我们要出前往这湖泊的中心?”

  “嗯。”

  侯九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看向了贾三,这时候的贾三也是思索完毕了,不过脸上还是挂着疑惑之色,目光看向秦宇,语气比起先前已经是多了点信服了。

  “秦先生,你说的两个阵法我相信,但是按照你所说,天然八卦炉和困龙得水,这两个阵法不是互相抵制的吗,布阵之人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天然八卦炉,是离火之阵,是火卦,而困龙得水是水局,水火不相融,这不是故意自相矛盾吗?

  “谁说这两个阵法就一定是一个人布置的。”秦宇嘴角微微扬起,脸上露出一缕莫名的神彩,“如果这阵法是出自不同之人的手呢?”

  秦宇这一反问让得贾三愣住,也让得侯九他们全都没有反应过来,隔了半响后,侯九才开口问道:“秦先生的意思,是说这两个阵法是两个不同的人布置的?”

  “我只是这么一猜测,到底是不是,还得需要验证。”秦宇笑着答道。

  侯九看了秦宇,没有再询问,半响之后才开口说道:“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我们目前的唯一的线索,既然这样,那就由和我和将军先去湖泊中心看看。”

  侯九提出了主意,没有人有异议,而一边的将军已经是准备好了滑行艇,两人各自提着一把刀和枪械便是上了滑行艇。

  至于猴子,则是找了一些柴火生起了火,先前大家的衣服都湿透了,自然是需要烘干的。

  “怎么样,对这一趟之行有没有信心?”杜若希在秦宇的身边坐下,轻声问道。

  秦宇看了杜若希一眼,此刻的杜若希刚刚换掉湿透的白裙,换上了一件绿色长裙,头高高扎起,露出姣好的面容。

  坐在地上,双腿曲起,长裙料到了膝盖处,露出一双粉洁的小腿,尤其是此刻杜若希已经是脱掉了鞋子,那粉嫩小脚就这么露在外面,就好像是邻家女孩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去爱惜和抚摸。

  一边的猴子看到这一幕,脸上却是露出羡慕之色,嘴里啧啧了几声,“到底是幸福,这出门在外,在这荒山野岭还能有美女陪伴。”

  “怎么,猴子你羡慕啊,我看等这趟活结束后,让侯九也给你找个媳妇得了。”一旁的贾三听到猴子的话,笑着说道。

  “三爷,您就别取笑我了,像我们这样的,谁知道能活到多久,还是不祸害人家姑娘了。”猴子摇了摇头,说道。

  “所以,你就和将军那混小子一样,没事就往那地方跑。”

  “我……我那不是生理需要嘛。”猴子面色微红,解释了一句。

  湖泊岸边的五人,此刻唯有邓玮是一个人站在湖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难道你不觉得,邓玮知道的比我们要多的多吗?”杜若希看着邓玮的身影,朝着秦宇说道。

  “那又怎么样,因为这点你就会放弃吗?”秦宇看向杜若希,反问道。

  “不会。”杜若希摇了摇头,“秦宇,还记得当初在地宫的时候,我最后对你说的话吗?”

  ps:第二更,今天还有第三更!(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