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4审问萧海风

  十具尸体,施工队的人也已经是意味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警察到来之后,直接是将整个陵园给封锁了,这陵园不允许任何人在踏入。八一?中?文网?

  “秦会长,这十具尸体很邪门。”季全表情凝重的看向秦宇,“警察那边调查不到这十具尸体的身份。”

  “也就是说,死者不是当地人?”

  秦宇没有多在意,本地人要是失踪死亡了应该是容易被现,但是别忘了,广州是一个流动人口十分多的城市,有着数百万的外来人口。

  而在这些人口当中,又有多少人是没有办过暂住证或者是去登记过的,总之,在这样的一个繁华而又充满了流动人口的城市,说句不夸张的话,每天的夜幕之下都不知道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罪恶生。

  不过,秦宇夜知道,既然季全说这十具尸体很邪门,自然不仅仅是指无法查出这尸体的身份这么的简单,他只要继续倾听就可以了。

  “这十具尸体都没有脸,不,不应该说是没有脸,而是,而是没有了五官。”季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中有着一缕惊恐之色,因为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人脸。

  在季全介绍到这些的时候,车子已经是到达了目的地,陵园的深处。

  “秦会长。”

  “秦国师。”

  在秦宇的面前站着林秋生等人,其中有不少面孔秦宇都熟悉,林秋生会长,还有邱云和其他玄学会的人。

  看到秦宇从车上下来,林秋生等人同时恭敬的喊道。

  “林会长,邱处长。”秦宇点了点头,目光却是落在了林秋生等人的身后,那里,有着一块用油布铺起来的空地,上面有着用白布盖着的十具尸体。

  “秦会长。这十具尸体有些离奇,不得不打扰秦会长。”林秋生朝着秦宇抱歉的说道。

  秦宇摆了摆手,朝着那十具尸体走去,最后。蹲下身子将其中一块白布给掀起来。

  然而,白布被掀起的刹那,秦宇的眼瞳却是猛地收缩,握着白布的手都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季全会说这十具尸体很邪门,也知道季全所说的没有器官是什么意思了。

  这具尸体的脸上。没有五官。

  然而,如果仅仅是没有五官,并不会让秦宇如此的震惊,以秦宇的经历和境界,别说是没有五官,就算是血肉模糊的血腥场面都不会皱眉一下,秦宇震惊的是,这具尸体的脸,和他当初在京城那庄园内那院子的墙上所看到的那线条脸图案一模一样。

  这具尸体,竟然真的长了一张线条脸。

  不过。在震惊过后,秦宇却是现,这张线条脸和墙上的那线条脸图案还是有区别的,那就是比起墙上的线条脸的线条数来说,要多出了两条。

  将白布合上,秦宇又一一看过其他九具尸体,无一例外的,这些尸体全都是线条脸,而且脸上的线条数量也都是一样的。

  “秦国师,这些尸体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而是在一天之后脸上的五官才慢慢的消失。”

  看到秦宇检查完十具尸体,邱云把所掌握的讯息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当初第一次被一位挖掘机司机现了一具尸体之后,当地警方只是将尸体带回去了化验。把这案件当成了一具简单的杀人埋尸的案子。

  然而,让警察没有想到的是,这具尸体在停尸房摆放了一天原本准备送往法医解剖的时候,这具尸体的脸却是消失了。

  准确的说,是五官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怎么简单的几条线条在上面。勾勒出来了一张人脸。

  如果,把人的脸五官去掉,用一张椭圆形的人皮来比喻的话,那么正常人就是在这张人皮上面有着立体凸出或者凹进去的五官,可这具尸体,却就像只是简单的在人皮上画了那么几笔。

  当时这具尸体脸上的变化可是把那些警察给吓了一跳,不敢隐瞒立刻将事情上报,所以,最后就转到了邱云部门来负责,因为很明显,这事情已经是出了普通警察所能处理的范围了。

  然而,事情的棘手程度让邱云出乎了意料,当他们接受这案子赶到这陵园的时候,却又被告知有十具尸体被挖掘出来。

  无奈之下,邱云只能是先封锁陵园,而后在这陵园探索,结果这一探索却是吓了一跳,这陵园,暗含着一个阵法。

  “现这个阵法,我们一开始以为很有可能这个陵园被某位邪教之人给看重了,想要利用这陵园布置阵法来养尸,很有可能这些尸体就是此人特意找来的尸体。”邱云将目光看向林秋生,“只是后来林会长告诉我,这根本不是养尸的阵法。”

  林秋生点了点头,接过邱云的话说道:“秦会长,当时邱处长找上了我,因为咱们风水师对阵法会比较熟悉,所以请我过来查探一下,但是等我到这里查探之后才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养尸的阵法,相反,这陵园的阵法是养人的。”

  养人和养尸,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这其中的差距却是天差地别。

  人要的是阳气,是生机,而尸体要的是阴气,是死气。

  在陵园布置一个养人的阵法,只会是聚集阳气,最后的后果就是所有的尸体加快腐烂,而且死者的魂魄也没法在这里安息。

  “秦会长,具体这个阵法在哪里我们还没有察觉出来。”林秋生脸上露出惭愧之色,他只察觉出了这是一个阳阵,但是这个阳阵的阵眼在哪却是还没有现。

  没有现阵眼,甚至连这个阵是什么来头他们都不知道,就更加无从破解,所以这才请了秦宇过来。

  听了林秋生和邱云的话,秦宇的眼睛威武眯起,目光望向了前方,半响之后,手指着左前方,说道:“以此三十米,地下,五尺深度。”

  “以此往左四十米,乾位,地下,三尺。”

  ……

  听到秦宇的话,一开始邱云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随即脸上就是露出了喜色,因为他明白了秦宇这话的意思。

  这是告诉他们那些阵法的布阵之物在何处,只要挖出这些东西,这阵法也就破掉了。

  邱云立刻去安排人按照秦宇所说的方位挖掘,而林秋生则是有些好奇的问道:“秦会长,这阵法到底是什么来历?”

  “三才聚阳,不过却是布置在地下,所以才没有被现。”秦宇答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林秋生恍然大悟。

  三才聚阳阵并不算多么的难,利用的是三才之数吸收阳气,而后源源不断的聚集在阵内。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只是秦会长,这布阵之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在陵园之地布置这样的阵法,难不成是和这陵园的老板有仇故意来捣乱?”

  在陵园这地方布置三才聚阳阵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所以林秋生根本就想不到这幕后之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有那么的简单。”

  秦宇摇了摇头,线条脸尸体的出现,让得他的心里有些振奋,这么久一直没有云梦之境的消息,没准这一次却是要有收获了。

  三才聚阳阵很好破,没一会,邱云便是带着手下回来了,手中拿着一截黑铁。

  “秦国师,这就是布阵之物。”

  黑铁为金,一头削尖,尖金之物本来就是阳的代表。

  “萧海风呢?”秦宇突然开口朝着邱云问道。

  “已经将其控制了。”

  “带我去见见他。”

  “哦好。”邱云虽然不知道秦宇为什么在这时候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过还是马上安排下去。

  一个小时之后,在离着陵园不远的一处派出所内,秦宇见到了萧海风。

  只是,此刻的萧海风已经是没有了一个礼拜前的风度了,头乱糟糟的打着结,一脸的疲惫,不过当他看到秦宇的时候,脸上却是露出了愤怒之色。

  “你这个小人,我儿只不过是得罪了你,你害的我萧家破产不说,竟然还要诬陷我。”

  萧海风的情绪很激动,在昨天,一行警察突然闯入家中将他给带走,之后便是将他转移到了这里,而且即使他要求见家人见律师,这些警察却是压根不理会。甚至有次闹的狠了,还挨了一顿打。

  “萧海风,你会坐在这里,是因为陵园的事情,和我没有什么关系。”秦宇看着萧海风淡淡的说道。

  “放屁,陵园出现尸体和我有什么关系,就又不能二十四小时守在陵园,而且我也不是犯罪嫌疑人,你们凭什么抓我。”萧海风情绪激动的就要上前和秦宇拼命,不过,却被邱云的两个手下死死给按住。

  “萧海风,别白费力气了,要想出去还是说说那些尸体的事情吧。”

  “我不知道什么尸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陵园会出现尸体,陵园这么大,而且还没有完全修建好,有人偷摸将尸体藏到陵园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听到萧海风的辩解,邱云和林秋生却是点了点头,因为萧海风说的确实是实话,作为一位企业老总,萧海风不可能时刻在陵园盯着。

  然而,秦宇却是笑了,“三才聚阳阵是埋在地底的,别告诉我说,你这位老总当初开陵园的时候不知道这事情。”

  三截黑铁,有的还埋在陵园的道路下面,这说明是在陵园道理施工前就埋下去的,萧海风,怎么可能不知道。

  ps:卡文了,没有了,大家别等了。。(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