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8章没钱还这么摆谱(求月票)

  

  别说是辅导教材了,在场的哪一位家长不是在孩子进入学前班的时候,便是给孩子报各种学习班,学习舞蹈钢琴书法啊。

  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孩子跟别的孩子相比赢在起跑线上。

  所以,对于不给孩子买辅导教材,舍不得钱让孩子参加集体户外活动这样的行为他们是无法理解的。

  不少人宇的眼神也是带着一丝鄙夷,再穷不能穷孩子这句话难道没有听过吗?作为家长的,哪怕就是自己苦点累点也得给满足孩子学习上的要求。

  月得意的目光,秦宇的眉头却是皱了皱,倒不是因为周围不少家长的鄙夷眼神,他在意的是萧月话里的内容。

  翘翘从来不参加班集体组织的户外活动,这句话让秦宇皱眉。

  秦宇知道,相比起一般的孩子,翘翘的心性会比较成熟一点,但秦宇还是希望翘翘能够一个值得回忆的校园青春时代。

  以秦宇现在的财富,完全可以将翘翘送往更好的私立贵族学校,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就是希望翘翘可以交到几个好朋友。

  贵族学校也许在教育上会比公办的学校要好,管理也好,但贵族学校的孩子从小就受到父母的某种熏陶,在交际方面会比一般学校的孩子更加的势力。

  在秦宇的想象中,公办学校的情况应该会好一点。不过现在秦宇知道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

  何琴宇皱眉不语,脸上也是闪过一缕不好意思之色,因为在她秦宇皱眉不语应该是因为自卑的原因。

  想到这里,何琴心里也是头疼。虽然她也打算跟秦翘翘的这位哥哥谈谈秦翘翘的事情,要是真的家庭困难的话可以申请贫困生补助的,但这事情一般是私下说的,现在萧月当着这么多家长的面说出来,难免会伤害到秦翘翘哥哥的自尊心。

  “原来是这样啊。”一边的萧潜也是站了起来,朝着何琴说道:“何老师,我家妹妹月月是在这个班读书。那班里的学生都是她的同学,同学之间应该互帮友助的。”

  “所以。我愿意替那位姓秦的同学提供困难补助,辅导教材和以后户外活动的钱都替她出来,如果班上有其他的同学有什么困难的话,何老师也可以和我联系,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

  “秦兄弟,这家伙这是打算踩着你的脸去泡这位美女老师啊。”坐在秦宇身边的中年胖子一听到萧潜这话便是立刻知道萧潜的话里没怀好意。

  因为萧潜这话等于是坐死了秦宇家庭贫困,翘翘不买辅导教材和参加户外活动是因为家里穷没钱的缘故。

  在场不少的家长也是听出了萧潜话里的意思,不过这年头谁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更何况这事情又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而且。不管人家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至少人家这样说,那就肯定是舍得花钱的,能掏出个几千上万的,一般的家庭还真不一定舍得拿出这笔钱。

  “要是可以的话,何老师可以安排组织同学们去户外游玩,所有的开支和来回的车子我都可以给安排好。”萧潜趁热打铁又说了一句。

  “那个……就谢谢萧先生了。不过这事情还得通过学校。”

  何琴有些尴尬的答道,目光却是下意识的宇,然而让她惊讶的是,秦宇已经是坐回到了位置上,正皱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根本是没有把萧月哥哥的话给听入耳中。

  “那好。到时候我会和学校谈的。”萧潜很是绅士的点了点头,也坐回到了位置上,他已经决定了,以后没事就往这学校多跑跑,这样的美女老师可是不多见了啊。

  “秦兄弟,你还真能忍得住啊,就任由这小子这么踩着你泡妞?”中年胖子宇坐下。有些疑惑的宇一眼,因为他相信,身边这位秦兄弟绝对不是生活在城市底层的人。

  他对自己的这双眼睛有信心,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老底绝对不会是这样的神态,不是恼羞成怒就是自卑赔笑。

  “再过一个小时之后,你还会来这学校吗?”秦宇年胖子,反问道:“过了今年,你还会来这个学校吗?”

  “当然不会了,我傻啊,每次来都被点名批评,家长会一结束我就走,而且我儿子明年也要升高一了,我就不需要再来这个学校了。”中年胖子下意识的答道。

  “那就是了,既然一个之后不会再来的地方,又必要去多解释吗?”

  “秦兄弟真是豁达。”中年胖子脸上露出醒悟之色,朝着秦宇竖起了大拇指,“秦兄弟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肚量,真是难得。”

  ……

  家长会还在继续,而接下来,何琴赞扬了一些学习成绩好的学生,那些家长脸上露出了喜滋滋之色,当然,同时也批评了一些学生,其中,中年胖子是被点名批评的。

  不过中年胖子显然也是习以为常了,毫不在意,一脸的笑呵呵表情。

  “这一次的家长会就到这里结束了,那位秦翘翘的哥哥还有钱涛的爸爸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有些事情要和你们谈谈。”

  家长会结束,秦宇和中年胖子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耸了耸肩,跟着何琴朝着老师办公室走去,而教室内的萧潜琴的背影,眼神闪烁了几下,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两位要不要喝点茶?”

  进入自己的办公室,何琴回头朝着秦宇和中年胖子问道。

  “不用了,老师。”

  “有正山金骏眉吗?”

  前者是中年胖子回答的,后者则是秦宇。

  咻!

  何琴和中年胖子的目光同时落在秦宇的脸上,中年胖子是一脸的佩服之色,而何琴脸上却是露出恼怒之色。

  她先前不过是客气话。这办公室里只有饮水机,茶叶都没有,还正山金骏眉,这秦翘翘的哥哥是怎么回事,明明家里条件不好,还要打肿脸充胖子。

  正山金骏眉要几万块钱一斤,这秦翘翘的哥哥估计也只是从哪里听说过有这样的一种茶叶而已。只是现在这里又没有什么外人,用得着这样装吗?

  “算了。要是没有那就白开水吧。”

  “好。”

  何琴走到饮水机那边去倒水,而中年胖子却是趁着这个机会朝着秦宇竖了竖大拇指,嘴里无声的做了一个口型,那意思是说:“兄弟你真牛逼。”

  秦宇却是苦笑了一下,他这刚刚只是条件反射的说出口,因为在他家里,李卫军不时便是给他送来一些茶叶,所以是喝习惯了。

  倒完水后,何琴便是进入了正题。先和中年胖子谈了他儿子的学习问题,而中年胖子是唯唯诺诺的点头应下,不过秦宇却是知道,老钱也就是嘴上答应,估计也没往心里去。

  “钱先生,关于钱涛的问题就先谈在这里。”

  结束了和老钱的谈话,何琴又将目光转向秦宇。“秦先生,你是秦翘翘的哥哥,不知道你对于自己妹妹有多少了解?”

  “还算了解吧。”秦宇有些不是很肯定的答道。

  “还算了解?那秦先生知道秦翘翘从来不参加班集体活动的事情吗?知道秦翘翘从来不买辅导教材的事情吗,当然,学校也不是为了因此来赚取学生的钱,只是现在的孩子们学习竞争压力很大。这是为了孩子的成绩着想。”

  秦宇揉了揉鼻子,面对着美女老师的咄咄询问,答道:“这个,不让翘翘买辅导教材,确实是我的主意。”

  秦宇想起来了,当初他翘有时候晚上十来点了还在房间内写作业,便是有些心疼。和翘翘提了一句以后不要做这么多的作业,现在想来,根源应该是在这里。

  不过,秦宇确实不觉得让孩子天天做着做不完的作业会有多大的好处,那只能是培养出一个考试机器而已。

  对于翘翘,说句狂妄的话,别人的家长是努力培养孩子,希望孩子能够在起跑线上赢过别的孩子,但是翘翘是直接赢在了终点线上了。

  只要翘翘能够开心,学习成绩好坏无所谓。

  都说慈母多败儿,但是在翘翘的问题上,好几次莫咏欣都笑称秦宇是慈哥多败妹。

  “你……”

  何琴这回是真的无语了,“秦先生,孩子的教育很重要,而且教材也要不了多少钱的,如果实在家庭困难的话,可以申请学校的贫困补助,你这样是对孩子的不负责。”

  “这个,老师……我的……”

  “秦先生,你妹妹很聪明,我带过的那么多的学生当中,你妹妹是我最一个学生,如果可以,我真的是希望秦先生你能够好好培养,如果秦先生你要是生活上有困难的话,我可以资助你妹妹的。”

  何琴的表情很诚恳,到了这时候,她已经是认定了秦宇家庭贫困了,不然的话,一位做哥哥的怎么会让妹妹不要去买辅导教材呢。

  “我一开始以为秦翘翘可能是性格比较内向所以不和同学怎么交往,不过现在想来,可能也是有一些自卑的原因吧。”

  听着美女老师不停的说,秦宇只能苦笑,此刻恐怕就是他解释这位美女老师也不会相信了,既然这样,那索性就不解释了。

  “老师您放心,无论再穷,我都不会让我妹妹吃苦的,一定会给她最好的学习环境,如果没事,那我就先离开了。”

  宇这么急着要走,何琴的心里却又是联想开来了,今天不是周末,很多人都要上班,秦翘翘的这位哥哥这么急着要走估计也是不想矿工请假吧,毕竟请个假得少一天的工钱。

  “你电话多少?”

  “15079308XX4”(九灯的号码哦。)

  “以后如果有秦翘翘的问题,我会随时联系你的。”

  “哎,好。”

  秦宇忙不迭的点头。他现在只想出去和翘翘好好谈谈,至于这位美女老师,那就让她继续沉浸在自己勾勒出来的世界中幻想吧。

  “那你走吧。”何琴神色复杂的宇一眼。

  走出老师办公室,秦宇发现翘翘已经是在门口等候了,而且神情有些低落,一直是低着头,宇走出来。脸上露出了紧张之色,怯生生的喊道:“哥哥。”

  “怎么了?”秦宇有些奇怪翘翘的表情。

  “哥哥。是翘翘不乖,害哥哥丢脸了,还被老师给批评了。”翘翘失落的说着,那睫毛却是眨动了几下,泪水随时要落下来。

  “没事,哥哥又不怪你,而且哥哥也没有丢脸。”秦宇哑然失笑,摸了摸翘翘的脑袋,“下午还有课吗?”

  “没有了。”

  “那就跟哥哥一起走回家。”

  “好。”

  听到秦宇说不生气。翘翘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喜滋滋的牵着秦宇的手,兄妹两走出了教学楼。

  而在教学楼下,此刻萧潜正打开车门,不过并没有进去,是在等待什么,萧月站在一边宇和秦翘翘兄妹走出来。立刻得意的喊道:“秦翘翘,怎么,没有车送你回去吗?”

  “哥哥,这人真讨厌。”翘翘理都没理萧月,而是小声的朝着秦宇说道。

  “既然讨厌那就不要理会她。”

  “嗯,我一直都把她当成一直嗡嗡叫的苍蝇的。就是有些烦人。”

  宇和翘翘兄妹两人不理会自己,萧月是要气炸了,不过这时候,一辆宝马X5却是停在了秦宇的身侧,车窗摇下,露出了老钱的身影。

  “秦兄弟,要不要老哥送你?”

  “不用了。我和我妹妹就这么走走。”秦宇摆了摆手。

  “哼,一辆宝马X5而已,牛气什么。”萧潜在一旁却是露出了不屑之色,他这跑车可是六百多万。

  就当老钱还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教学楼内又走出来了一人,正是何琴,此刻的何琴提着包,当口的情况时,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朝着秦宇喊道:“秦先生,你和翘翘坐我车。”

  何琴这话一出,老钱的表情变得很精彩,朝着秦宇抛了一个暧昧的眼神,“秦兄弟好手段,也是,我这车哪有美女的车坐着舒服,那老哥我就先走了。”

  老钱笑呵呵的开着车走了,可一边的萧潜却是气炸了,放着自己这标准的富二代不要,这女的却让一位穷光蛋上她的车,这是说他还不如一位穷光蛋吗?

  然而,更让萧潜气炸的还是接下来秦宇和这位美女老师之间的对话。

  “这个,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翘翘是我的学生,而且有些话我先前还没说完,一会在车上和你说说。”

  “翘翘,你要坐老师的车吗?”

  “我听哥哥的,哥哥坐我就坐。”翘翘甜甜一笑,答道。

  “那行,那我们就坐你老师的车。”

  听到这里,萧潜几乎是要气的吐血,听听,这是什么语气,人家美女老师邀请他们上车,竟然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好像坐人家的车是给了人家多大的面子。

  何琴也是有些郁闷,这秦翘翘的哥哥未免也太摆谱了一点,她只是心想耽搁对方上班的时间有些过意不去,打算送对方去上班工作的地方。

  而且,在何琴想来,秦宇应该是在城市底层的,那么工作环境肯定不是很好,要是让其他学生家长送的话难免到时候会告诉自己的孩子,到时候让秦翘翘在班级里抬不起头来,孩子自尊心都是很敏感和脆弱的。

  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秦翘翘着想,可这秦翘翘的哥哥却是一副做自己的车子好像是给自己天大面子的样子,真是让她无语。

  没钱还这么摆谱,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你们在这等我一下,我去开车。”

  何琴朝着停车库那边走去,而秦宇则是拉着翘翘老神在在的站在原地等候,也不说一句谢谢,就连翘翘也是同样的表情。

  因为对于翘翘来说,她宁愿和自己哥哥这么牵着手走路回去,只是不好拒绝老师而已。

  “小子,我告诉你,不要存在什么非分之想,癞蛤蟆是吃不到天鹅肉的。”

  何琴一走开,萧潜便是朝着秦宇警告道。

  “癞蛤蟆吃不吃的到天鹅肉,关你什么事情,你又不是动物保护协会的。”秦宇淡淡的答道。

  “你……你小子行,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咱们走着瞧。”

  琴已经开着她的奥迪A4过来了,萧潜只能是压下心中的怒火,脸上露出一个自认帅气的笑容,朝着何琴说道:“何老师,那我就接我家月月回去了,以后有关月月的学习问题多联系。”

  “嗯,会的。”

  何琴不咸不淡的答着,因为她感觉到了萧潜眼神中的某种含义,对于这样的男人她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哪怕对方是有钱人。

  秦宇打开车门,拉着翘翘钻了进去,而后,奥迪A4便是扬长而去,只留下萧潜和萧月兄妹两在那里生闷气。

  PS:五千字大章奉上,求保底月票啊,各位亲!(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book/html/7/7713/index.html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