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三十二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不该问的别问,别忘了咱们部门的纪律。”李所绷着一张脸,不过随后又忍不住说道:“那些都是特殊部门的,就像你们在美国电影中看到的那些很牛逼的存在一样。”

  “嘶,中情局吗?”

  “比那个可牛逼多了。”李所没有再多说,不过目光却是看向那位叫小辉的民警,“小辉,你认识这个部门的人?”

  “所长,我哪里认识啊,我连你说的是什么部门都不知道。”叫小辉的民警摊了摊手,“我之所以会拦着大家,是因为我认出了站在灵堂里的那位。”

  “什么意思?”李所和其他民警都一脸好奇的问道。

  “所长,大家还记得几个月前在咱们这一系统轰动了的那件事情吗,大家也知道当初我就在现场,而当初那位神秘人物就是崔家灵堂站着的那位。”

  嘶!

  叫小辉的民警这话一出,李所和其他几位民警全部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关于几个月前的那件事情可是轰动了本省的整个公安系统啊,连傅厅亲自到来都只能在大厅等候,而且还见不到那位的面,对于那位神秘人的身份来历已经是不知道有多少个猜测版本了。

  但是不管是哪个版本,所有人都知道一点,那就是那位神秘人的来头绝对是大得吓人。

  “幸好啊。”李所拍了拍自己噗噗跳的小心脏,“差点被刘家给坑了,小辉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那事情好像就是和刘家的刘杰有关系,据说当时局里的一位领导还被处分了,只是这刘家没有出事。”

  “上一次刘家好运没有出事,不过这一次恐怕就难了。”

  警车内陷入了沉默……

  而此时在崔家的刘达等人却是一脸的愕然,怎么回事,警察怎么好好的就走了。就看了一眼这年轻人掏出来的证件后竟然就灰溜溜的撤了,这还是农民的警察吗?

  刘家人不满,而刘达的眼珠子却是转动了几下,在社会摸滚打爬了这么多年。能够混到现在这个沈家,刘达的脑子自然不差,从这些警察的反应当中,刘达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一本可以将警察直接给吓的转身就走的证件,这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吗?

  “敢问阁下怎么称呼?”刘达拦住了自己的本家人。目光看向刘鹏,询问道。

  “我怎么称呼和你没有关系,不要和我套近乎。”刘鹏压根就没给刘达面子,没好气的说道。

  “你怎么和我大伯说话的,还真我们刘家就怕了你不成。”刘家的一位年轻人被刘鹏的嚣张态度给气到了,愤怒的喊道。

  “怕不怕是你们的事情,现在,请你们离开这里,不然我要告你们私闯民宅了。”刘鹏淡淡的说道,一个小年轻而已。他犯不着和这种人计较。

  “滚,给我滚出去。”

  刘鹏话刚说完,后面的崔晓娇便是拿着扫把朝着刘家人挥舞了起来,警察的离开让得她心里的惧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刘家的仇恨,扫把那是毫不留情的朝着刘家人身上招呼。

  “我们走。”

  刘达的脸色变幻了几下,但他也知道在呆在这里只会自取其辱,警察奈何不了眼前这年轻人,而论武力恐怕他们刘家这么多人都不是对方的对手,为今之计也只有先离开。再找人打探这年轻人的来历。

  刘达带着刘家人走了,而崔晓娇却是挥着扫把一直追到了门口,但这一系列的动静,都没有让秦宇回头。秦宇依然是站在崔永清的棺材中,因为他在思考一件事情。

  “老崔啊,你说我该是把你葬在哪里好呢?”秦宇自言自语,“按理说我是应该把你葬在那大鹏展翅之地的,但是风水宝地讲究一个缘分,你主动让出。这也就意味着放弃了这个缘分。虽说刘家人对不起你崔家,但那和大鹏展翅的风水宝地没有关系。”

  没错,此刻的秦宇在思考的就是这个问题,该把崔永清葬在哪里才合适?

  从普通人的角度来说,自然是把崔永清给葬在大鹏展翅之地最好,虽然说崔永清将这地让给了刘家,但刘家不仁在先,那崔永清自然就可以拿回来这地,但实际上这其中的关系却不是这么简单。

  古人有一句话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这是崔永清当初自己做出的选择,不然的话当初秦宇听到崔永清做出选择之后也不会只是叹气。

  或者从命运的角度来说,那就是崔家与这大鹏展翅之地是命中无缘了,崔家无法享受这大鹏展翅之地。

  而且,风水宝地都是有灵的,你崔永清前面自己放弃了,现在又想葬在那里,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就算是秦宇愿意帮忙,那大鹏也不答应。

  “得了,老崔,我看你也就是葬那蜻蜓地的命了,明天就送你上山去。”

  最后,秦宇做出了决定,那蜻蜓地虽然不如大鹏展翅,但也算是一块好地了,将崔永清给葬在那里也不算坏。

  “你也别跟我瞪眼,要怪就怪你自己当初瞎了眼吧。”秦宇挥了挥手,“现在我就让人去给你挖好坑,明天你就可以安心下葬了。老崔你也该知足了,能让我亲自给你举行下葬仪式的,你是全国第二位。”

  “刘家,你就别管刘家了,既然已经死了,那就早点去阴间报道吧,你个阴间人还惦记着阳间的事情干什么,就别那么想不开了。”

  “哦对了,你去了阴间可以报我的名号。不跟你吹牛,我的名头在阴间还是很好使的。”

  “你不知道我叫啥,老崔,这就是你厚道了,相处了一个月你竟然不知道我叫什么,好吧,是我没有告诉你,但你也没问过我啊。”

  “这回记住了,我叫秦宇,秦始皇的秦,宇宙的宇。”

  “你说你女儿?儿孙自有儿孙福,就别想那么多了。行行行,我答应你,我帮扶她一把的,我真是欠了你的,当初就不该到你家喝那一杯酒。”

  秦宇站在灵堂自言自语,这让李翠英和崔晓娇母女在门外听着是心惊胆战,因为秦宇的这自言自语就好像是真的在和崔永清对话一样。

  “你能和我爸爸说话?对,你是阴阳师,你能和我爸爸的魂魄沟通。”崔晓娇突然冲进了灵堂,目光直视着秦宇,“求求你,能不能让我见见我爸爸。”

  崔晓娇的目光带着恳求,早已经是没有了当初的盛气凌人和骄傲,然而,秦宇却只是摇了摇头,“老崔虽然在这里,但是我没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不过你说的话他可以听到,你要有什么话就直接对着这灵堂说。”

  说完这番话之后,秦宇便是转身走出了灵堂,既然打算将老崔给葬在蜻蜓点水之地,那他就需要去做些准备了。

  而就在秦宇踏出灵堂的刹那,他听到砰的一声,崔晓娇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同时口中哭喊道:“爸,是我害了你,女儿对不起你。”

  崔晓娇的话语,让得秦宇皱了皱眉,下一刻,却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迈步,走出灵堂。

  ……

  刘家,刘达一脸阴郁的站在院子里,手中还拿着手机,刚刚他给那李所打过电话,给县里公安的朋友打过电话,只是,仍然查不到那出现在崔家的两年轻人的身份,那李所知道是他电话之后,一句话没说就挂掉了,之后再怎么打都没人接。

  这让刘达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与此同时,刘达的弟弟却是拿着手机急匆匆的走过来朝着刘达说道:“哥,山那边人来电话,有两年轻人带着崔家的人拿着锄头上山了,咱们守山的人拦不住,要不要多派点人过去。”

  “什么!”刘达一听这消息,脸上露出着急之色,“崔家人是打算破坏咱们那地?”

  “那倒是没有,听山里的人汇报,崔家那群人扛着锄头和一些工具是去了山上另外的一边,在那里找了一地挖坟墓,看样子是打算把崔永清给葬在那里。”

  听到自己弟弟这话,刘达这才松了一口气,而他也马上想到黎大师所告诉他的,这山是有两块风水地,除了大鹏展翅还有那蜻蜓点水呢。

  “算了,只要崔家人不碰到咱们的地,就让他们去挖。”刘达最终还是选择放弃,秦宇和刘鹏的出现还有来历不明的身份让得刘达在这个时候不想再节外生枝了,他现在最想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父亲安稳下葬。

  因为按照黎大师所说,只要自己父亲下葬下去,那刘家的风水便是成了。就算这崔家的两年轻人来历大,但他刘家又没做犯法的事情,却是不用太担心。

  “哥,阿杰呢,这几天怎么都没有看到他?”刘达的弟弟突然开口问道。

  刘达听到自己弟弟这么问,笑了笑,含有深意的看了自己弟弟一眼,“阿杰这两天陪着黎大师,明天老爷子出葬的时候自然会来的。”

  “那就好。”刘达的弟弟没有再问,转身便是离开了。

  看着自己弟弟离开,刘达却是轻笑了起来,而后,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语道:“老二、老三,不能怪我啊,谁叫老爷子一共有三个儿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未完待续。)

  ,无弹窗阅读请。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