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二十三章真正的真相

  大堂,此刻一盏蜡烛孤单的亮在那里,当林诗音几人从祠堂走到后院的时候,便是看到小龙一脸惊恐的坐在地上,而在他的前面,那位秦先生此刻正站在那里,面色平静,烛光在他的脸上摇曳,让人猜不透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林诗音的感触是最深的,她总感觉这位秦先生似乎什么都知道,这山庄里发生的一切都知道,而且还是提前知道的那种。

  “小龙。”张铭全第一时间走到自己表弟身边,“你怎么了?”

  张铭全对于自己表弟的身手很了解的,别说是一个人,就是在场所有人加在一起都不会是自己表弟的对手,自己表弟的身份十分的特殊。

  “哥,他……他……”小龙跌坐在地上因为惊恐已经是有些说不清话了。

  “既然人都来齐了,那就都坐下吧。”

  秦宇开口了,目光从在场所有人身上扫过,包括被绑在柱子上的杜武,以及躺在了地上的刘士伟的尸体。

  “出来吧,你也不需要隐藏了。”

  同时,秦宇的目光看向大堂外的拐角处,而在秦宇话音落下之后,一道身影却是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茹茹!”

  看到这道身影,方薇和倩倩惊喜的喊道。

  没错,这从拐角里走出来的身影就是茹茹,此刻的茹茹表情苍白,就这么站在大堂口处,对于方薇和倩倩的呼唤却是没有理会。

  “你们每个人都有疑惑,那就从茹茹开始说吧。”秦宇的眼中闪过一道复杂之色,“茹茹掉下山坡并没有死,而是被我救了,所以杜武和张铭全才找不到茹茹的尸体。”

  秦宇这句话一出口,张铭全和林诗音两人脸上同时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原来是这样。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说得通了。

  “刘士伟是一个视频主播,方薇是一位都市白领,茹茹是一位钢琴老师,杜武是房地产销售,倩倩是一位平面模特,张铭全是基金运营经理,而林诗音你是一名作者,一名写恐怖灵异小说的作者,至于小龙……”

  秦宇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小龙的身份最特殊。他是特种兵出身,这就是你们八个人的身份。”

  林诗音七人听完秦宇的话后,全都一脸震惊的看向秦宇,因为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古怪的秦先生竟然知道他们的一切。

  “你到底是谁?”方薇有些颤抖的问道:“你是不是跟踪来到这里的。”

  “不是,我只是路过。”秦宇淡然一笑,“你们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插手过,其实茹茹也不是我救下来的,而是她。”

  秦宇手一指大堂的对面。那里,一位白衣小女孩正安静的坐在那里,双手托着下巴,沉默的看着他们。

  “是她!”

  看到白衣小女孩。林诗音和方薇还有倩倩脸上都露出了疑惑之色,这位小女孩到底是什么身份来历?

  “她是这山庄的主人,是的,她才是真正的鬼。杜武和小龙杀刘士伟的时候。她没有出手阻拦,因为刘士伟该死,刘士伟身上有着许多鬼魂的怨气。而且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她不敢靠近小龙,小龙作为一个特种兵,血气太旺,不是她一个小女孩可以对付的。”

  “是她将茹茹给救下来,然后送到了我的房间门口,也是她带领林诗音你去找寻真相。”

  秦宇朝着小女孩招了招手,小女孩乖巧的走到了秦宇的身侧,目光就这么看着林诗音。

  是的,一切都解释的通了。今晚的一切是人和鬼共同造成的结果。

  小女孩在窗户好奇的偷看,结果被刘士伟发现,不过,就算是没有小女孩偷看,刘士伟也会找理由去后院祠堂,一切就好像是按照剧本演的情节一样。

  “不对,既然这就是真相的话,那你告诉我,张铭全他为什么要杀死刘士伟,就仅仅是为了这一百万,我不相信。”

  林诗音摇了摇头,目光之中却是带着一种恳求的眼神看向秦宇,那是对真相和答案的迫切。

  就连林诗音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她对张铭全为什么要杀死刘士伟的原因的好奇已经是超过了朋友出卖同学死亡的悲伤情绪了。

  “是啊,为什么呢,林诗音你不妨先说说你的推断吧。”秦宇看向林诗音,反问道。

  “我的推断?”林诗音没有想到秦宇在这个时候会反问她,当下思考了一会,答道:“张铭全有刘世伟的银行卡,并且知道里面有一百万。同时,张铭全也知道杜武和茹茹要杀死刘士伟的计划,所以便是决定顺手推舟在后面坐收渔翁之利。”

  “但是这其中有两个问题,首先一百万还不能让张铭全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决定,同时张铭全又从哪里知道的杜武和茹茹的计划?”

  想到这个问题,林诗音便是觉得自己的头好痛,而张铭全此时却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根本就没有想给她解惑的打算。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死刘士伟,你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最终,林诗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朝着张铭全怒吼起来。

  而更诡异的是,一直是林诗音好姐妹角色的方薇此刻却也只是在一旁看着,没有一点上前劝阻拦着林诗音的动作。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哪里?”林诗音有些狂躁的扯着自己的头发,状若癫狂。

  白衣小女孩看到林诗音的这幅模样,有些害怕的靠近了秦宇的一点,秦宇伸出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安慰道:“不要害怕。”

  “林诗音,你这执念太深了,既然你要一个结局,那我就给你一个结局吧。”

  秦宇突然朝着林诗音棒喝一声,而林诗音听了秦宇的喝声,停下了抓头发的举动,只是一脸迷茫的看向秦宇。

  “张铭全是因为你!”

  “你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你的小说出现了漏洞,你挖了太多的坑,布下了太多自以为是的陷进和伏笔,但是到后面你发现你自己没法圆你的布局了,你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甚至因此还得了狂躁症。”

  “张铭全看了你的小说,他知道你因为什么而焦虑,于是,他填补了你的坑,而他的所作所为只有用一个来解释,那就是他爱你。”

  “他杀刘士伟,他布局这一切,就是为了填补你小说中无法圆上的地方,这个结局你满意了吧。”

  林诗音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秦宇的话让得她显得无助,目光情不自禁的看向张铭全,而张铭全却只是低着头。

  林诗音又将目光看向方薇,方薇同样的低下头了,所有人,除了秦宇和那白衣小女该,全都低下了头。

  “回去吧,这里不属于你,不要再执迷于你的小说中,那根本就是一个错误,一个过渡追求剧情迷离出奇的错误。”

  秦宇的声音如一道魔咒,林诗音的表情变得浑浑噩噩,一边转身朝着山庄外面走去,一边自语道:“是我错了吗?难道真的没有完美的剧情吗?”

  “我能问一下,秦先生您的名字吗?”突然,林诗音在走出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朝着秦宇问道,这一刻的林诗音眼神已经是恢复了清明。

  “秦宇。”

  林诗音走了,可张铭全他们七人还在,看着张铭全七人,秦宇叹了一口气,“尘归尘土归土,你们,也离开吧,去你们该去的地方。”

  张铭全七人听了秦宇的话后,朝着秦宇露出了感激的神色,包括那躺在地上已经死亡的刘士伟,七人朝着秦宇深深的鞠了一躬,而后,也走出了山庄。

  “哥哥,那个姐姐好厉害,我都不敢靠近她。她已经两天这样做了,而且这些鬼魂都很听她的话。”白衣小女孩抬头看着秦宇,脆生生的开口说道。

  “执念,一个将执念带到魂魄当中的痴儿,她的执念让她的魂魄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强大到可以控制其他的魂魄。”

  秦宇叹息了一口气,思绪却是飘飞回到了两天前。

  两天前,秦宇在鬼哭岭所属的县城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新闻:本县突降暴雨,八名外地青年在鬼哭岭地段不幸被山体滑坡掩埋,七人当场死亡,一女陷入昏迷。据报道,这位唯一昏迷女子是一位著名的恐怖小说作者林诗音,其笔下有多么畅销恐怖小说并改编成电影。

  据林诗音父母所说,林诗音最近在写一部短篇恐怖小说,因为缺乏灵感便相约几个朋友去鬼哭岭探险寻找灵感,没曾想却遭遇这样的灾难。

  ……

  新江县,鬼哭岭所属的县城。

  新江县医院的某间独立病房内,一位女子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而在病床的旁边,一位穿着道袍的老者正挥舞着铃铛,口中念念有词,只是,盏茶时间之后,老者却是放下了铃铛,叹了口气,目光看向站在房门边上的一队中年夫妻。

  “大师,我女儿她怎么样了?”

  “你女儿的魂魄不知道为什么招不回来,很有可能被什么孤魂野鬼给缠上了,贫道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啊。”

  “没用了,过了今晚便是三天,三天时限一过,魂体分离,两位还是节哀顺变吧。”

  ps;这一章是为乌伤公子盟主加更的,公子霸气,已经是成为了相师第一盟主,七十多万起点币打赏,现在还差猫叔的盟主加更,九灯今晚继续写去!(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