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一十一章鬼哭岭

  秦宇离开了,成榕阳等人不知道秦宇去了哪里,但是在这一晚上的世界,成榕阳也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了。…?,

  从那几位报案的混混当中得知了事情的一切,也知道是一个叫刘杰的人想要对付秦国师。但是,知道归知道,成榕阳却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他摸不准秦宇的心思,怕自作主张会惹得秦国师不高兴。

  不过,刘杰成榕阳没敢动,那个在公安局给下面民警打招呼的领导成榕阳可就不客气了,当然,这不需要成榕阳出手,只要向傅厅提那么一句,这傅厅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四_川多大山,这一日,秦宇离开了莲花县,却是来到了隔壁一个县城,出现在了一座荒山之上。

  走遍天下山川,这是秦宇这一次出来游走的目的,至于那些繁华的都市却是不去踏足。

  嘉岭山,一座在当地挺有名气但是在本省乃至于全国就不怎么有名的山岭,高不过三百米,但森林与郁郁葱葱,尤其是那峰岭一枝独秀,四面都是崖壁,山顶之上却如同华盖,倒是吸引不少本地人春游玩耍。

  “有形无神,气散不聚,终非宝地。”

  这是秦宇来到嘉岭山后的一句感叹,嘉岭山从外表来看确实是很有卖相,那一峰突起之处,犹如拔地春笋,如果是不懂风水之地可能觉得这山应该会有好风水。

  但是从秦宇的视觉来看,这嘉岭山的风水却是不怎么样,首先,风水讲究一个聚气,一峰突起,前后无靠。前不纳风,后不聚气,这样的地也就只有纯风景欣赏价值了。

  相比之下,望眉村的那山虽然不怎么显眼,但是因为背靠山脉,明堂开阔。反倒是能孕有好的风水地。

  其实,人不可貌相这句话也可以用在风水之上,有时候往往看似平凡之地反而是拥有风水宝地,而那些看起来奇形怪状夺人眼球的,却往往反而不适合下葬。

  当然,这世上存在一些所谓的风水先生,为了谋取利益,看到一些独特造型的山峰便是随意的喝形,什么状元笔峰、华盖盖顶……

  虽然说风水不是那么的极端。但是有一句在风水上很实用,那就叫中看不中用。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首先,山的样貌好,肯定会引起人的注意和探究,虽然说不是所有样貌奇特的山岭都没有好风水地的,但是这类地方,就算是有好的风水地实际上也早就被人给夺去了。

  风水传承千年,这期间出了多少风水师又葬了多少人。哪还轮得到后人捡便宜。

  其二,就是先前所说的那一点原因了。一块风水地是需要多方面原因酝酿出来的,不是紧靠一个外形就可以的。

  嘉岭山无风水,秦宇并没有过多的停留,继续朝着青城山方向而去,这一路,不坐车。不进城,有山路就走山路,没山路便走出一条山路。

  一晃,便是大半个月过去。

  “兄弟,前面不能再走了。那是野林,连我们这些以山林为生的人都不敢进去,不但野兽毒蛇多,而且根本就没有路可走。”

  “多谢老哥提醒,我就是随便看看,不会走太深的。”

  秦宇朝着一位山农道了谢,而后等到那山农离开之后,便是朝着前方茂密的森林而去。

  鬼哭岭,横断山脉的一个分支,位于四_川省的北部,这里离着天下道教名山青城山已经不远了,只要是翻过走出这鬼哭岭,便是到了青城山境内。

  对于当地的山农来说,鬼哭岭是禁地,因为这里面不但毒蛇猛兽众多,更关键的是这山上拥有众多的古′,据说是当年张献忠占据四_川屠杀的当地百姓,死后便是葬在了这鬼哭岭中,最起码有着十万座坟墓。

  当然,这些坟墓并不是在土表上的,而是直接是被挖个坑埋的,以前曾经有山民进入鬼哭岭挖药材,结果经常挖着挖着就挖出一些尸骨,可把这些山民给吓傻了。

  而当地的文物部门也曾来这里调查过,只是经过调查发现,这里的尸骨都是一些普通百姓,并没有多大的考古意义,所以也就没有挖掘了,甚至就连盗墓贼都不光顾这里。

  而鬼哭岭之所以会被称为鬼哭岭,是因为每到夜晚,这鬼哭岭便是狂风大作,吹得树木哗哗作响,那声音就好像是鬼哭一样。

  当地的山民认为是这鬼哭岭山的冤魂在哭泣,所以没有人敢夜里到这鬼哭岭来,久而久之,这鬼哭岭的树木越来越茂盛,就连白天都没有人敢进山,鬼哭岭也就成为了当地的一个禁地。

  当地山民家要是有孩子不听话,就会吓唬孩子说,再哭就把你丢鬼哭岭去。这就已经证明鬼哭岭在当地山民心中有多恐怖了。

  秦宇进入鬼哭岭的时候,眉头便是皱了一下,虽然是大白天,但是因为遮天蔽日的树木,实际上只有斑驳的日光落在地上,整个森林显得幽深静谧。

  行走在这样的森林中,脚下是积叶沙沙作响的声音,换做是普通人恐怕早就吓的退出去了,但是对于秦宇来说,黑夜和白昼没有多大的区别。

  当然,只要是人,除了那些心理阴暗变态之人,对于这样的环境肯定是不喜欢的,秦宇也是如此,当下步伐却是要加快了许多,短短两个小时便是翻过了三座山。

  然而鬼哭岭却是一个小型的山脉,总共是有十座山峰连成,走过了三座山之后,秦宇却是停下了脚步,而后,目光看向前方。

  在他的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山庄,更准确的说,是出现了几间废弃的古宅,但是,在这古宅之中,秦宇却是看到了几道身影。

  “是他们?”

  看到这几道身影,秦宇的脸上却是露出一缕惊讶之色,下一刻,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朝着那山庄走去。

  “你……你是谁?”

  在山庄门口,一位年轻男子正在拾捡着柴火,突然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秦宇,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也难怪这年轻男子会惊恐,鬼哭岭平日根本就没有人敢进来,而且这已经是鬼哭岭的深处了,贸然出现一个人,换做谁都会被吓了一跳。

  “路过之人。”秦宇笑了笑,看着这年轻男子脸上的恐慌之色,没有过多的解释。

  “铭全,有人来了。”

  那年轻男子吃不准秦宇,立刻回头朝着山庄喊了一声,没一会,山庄内走出来了七道身影,看到自己同伴都出来了,那年轻男子微微吁了一口气,显然有同伴来了,他这胆气也足了一点。

  “是!”

  从山庄内走出了七道身影,其中有五道身影看到秦宇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因为,他们见过秦宇,在一个多月前的峨眉山上见过。

  没错,这八个人当中的五位就是当初秦宇在大悲寺门口遇到的那五位年轻人,除此之外还多了两男一女,不过这三位秦宇却是没有见过了。

  “铭全,你认识他?”年轻男子听到自己同伴的话后,有些惊讶的问道。

  “诗音,你认识他?”另外一边,那四位女孩也是聚在一起,其中那位没有见过秦宇的女孩朝着自己同伴问道。

  “他就是我前端时间和你们说的在大悲寺遇到的那个人。”林诗音小声的答了一句。

  “哦,原来是他,就是被大悲寺那群和尚区别对待的那人啊。”

  ……

  张铭全看着秦宇,眉头也是皱了起来,虽然这人他曾经见过,但是此人一个人出现在这鬼哭岭,却是显得这么的怪异。

  “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秦宇。”

  “秦先生没有同伴?”

  “没有。”

  “哦……”

  秦宇惜字如金,对话便是戛然中断,张铭全也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他们会来这鬼哭岭是因为同伴的提议,说来鬼哭岭体验一下恐怖气氛,因为那位同伴是一位网络主播,而且专门是直播这类恐怖题材的。

  这年头,只要胆子大,什么钱都能赚,张铭全的那位朋友曾经在某视频网站上直播深夜探访公墓,结果几个小时收入好几万。

  而后,张铭全的这位朋友又直播了在坟头上拉尿,甚至是在坟头上睡觉,都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收入。

  不过,直播了一段时间之后,那些观看直播的观众已经是不满足这些了,张铭全的那位朋友便是想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去一些有着恐怖灵异传说的地方直播。

  鬼哭岭,在整个省都很有名,所以张铭全的朋友第一站便是选在了这里。

  然而,等到了鬼哭岭之后,他们才发现,这鬼哭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信号,也没法链接网络,但要是就这么离去又不甘心,最后张铭全的那位朋友便是提出了在这里过夜录像,虽然录像没有直播来钱快,但也是一个涨粉的好机会。

  所以,张铭全他们并没有比秦宇早到这里多久,只是刚刚讲山庄粗略的逛了一遍,也就是比秦宇早到那么一个小时。

  “兄弟胆子够大的啊,一个人也敢来鬼哭岭?”张铭全身边的一位男子开口了,这位男子就是张铭全的那位主播朋友,名字叫刘士伟。(刚刚打开威信公众号就看到这位书友的名字,借用了一下啊,生死勿论。)

  ps:更新晚了啊,但是今天会有五更的,,,感谢乌伤公子的三十万起点币打赏,一跃成为相师第二盟主,威武!

  (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