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八十章鹦鹉算命

  “我没法指点你。”杨公摇了摇头,“你的身上背负着一个很重的担子,有很多人都将筹码下在了你的身上。”

  “如果一定要说点的话,我只能提醒你,跟着自己的本心走就可以了,有时候黑不一定是黑,而白也不一定是白,执念太深的人往往就会入了魔。”

  秦宇眼睛微微眯起,杨公的话让得他有些困惑,因为杨公话里的意思是让他不要做人的棋子,在某些时候要有着自己的抉择。

  “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好了,我的残念也存不了多久,现在,我就将操控这蓝色火焰的术法传授与你。”

  杨公右手手指朝着秦宇一点,一道光芒便是从他的手指尖射出,射向秦宇的额头,而随着这抹光芒的射入,杨公的身躯却是慢慢的变淡。

  “道友,我风水一脉望发扬光大,最后,望善待小龙。”

  这是杨公最后留下的声音,而秦宇一直在接收着杨公所传来的术法当中却是没有回应,等到他接收完毕,杨公的残念已经是彻底的消散于天地之间。

  没有了杨公残念的控制,蓝色火焰却是再次变得狂躁起来,整个石洞火海又一次翻滚起来。见状,秦宇右手一扬,凌空画了一个符文。

  没用念力,但蓝色火焰便是慢慢的朝着秦宇飞来,安静的落在秦宇的手掌心中,下一刻,秦宇右手合拢,蓝色火焰消失,只是,在秦宇的右手臂上却是出现了一朵蓝色火焰的印记。

  蓝色火焰被秦宇收入怀中。石洞内的火海也是慢慢消散,此刻,就剩下那金龙还在光团之中。

  火海消散之后,护佑着金龙的光团也慢慢消失。金龙恢复了自由的刹那,却是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怒吼,那声音夹杂着不舍和悲戚,那是一种失去亲人的怒吼。

  金龙的身影在石洞的每一个角落游走,似乎。是想要找到杨公的身影,伴随着游走的是一声声的怒吼。

  “金龙,杨公已经是彻底的离开了,我们也该走了。”

  秦宇叹了一口气,拿出寻龙盘,那金龙转头看了秦宇一眼,而后又看了看秦宇手上的寻龙盘,停顿了那么几秒,下一刻才射入寻龙盘内,隐匿在寻龙盘中。

  “相信我。在我手上不会让你蒙尘的。”秦宇手摸着寻龙盘,轻语了一句,而后,迈步走出石洞。

  ……

  一个礼拜之后,三僚村的村口,曾文选带着曾家的子弟相送秦宇到村口。

  “诸位留步吧,这一次三僚之行,感谢曾家的招待。”秦宇朝着曾家人抱拳说道。

  “秦国师客气了,秦国师能够到三僚来是我曾家的荣幸,日后秦国师要来可提前通知一声。我曾家必然扫榻以待。”曾文选连忙回礼道。

  “如此就多谢了。”

  和曾文选客套了几句之后,秦宇便是迈步朝着远处走去,三僚,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留下的地方了。

  这一个礼拜的时间。秦宇别的事情没有做,就是查看三僚风水,查看曾家那一位位祖先墓地的风水,同时还有曾家人收藏下来的先人风水笔记。

  这些笔记对于曾家人来说都是十分珍贵的。也就是曾家人想要和秦宇处好关系,否则外人是根本不可能看到的。

  一个礼拜下来,秦宇颇有所获。但他的行程不会结束,这才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他的足迹要踏遍祖国的大江南北。

  乐山市!

  一个并不出名的城市,但要是提前某一个旅游景点,恐怕没有人不知道。

  乐山大佛,摩崖雕刻佛像的精品,每天都吸引着无数游客观光浏览,尤其是正月期间,多少人为了求个平安,不惜长途跋涉赶往乐山,就为了能够祭拜一下大佛。

  当然,除了乐山大佛,乐山还有一个广为人知的地方,那就是峨眉山。

  很多没有到过峨眉山或者是受金老的武侠小说毒害的人,会以为峨眉山上面的是尼姑庵,但实际上,峨眉山是堪比少林的佛门圣地,是国内四大佛门圣地之一。

  和不少长城非好汉一样,到京城旅游的人必然要去一次**和长城,而到了乐山的人也必然要去两个景点,那就是乐山大佛和峨眉山。

  峨眉山山脚,此刻有几辆大巴车在这里停下,从车上下来一大群的游客,两旁的商贩们见状开始吆喝起来。

  “报国寺上万僧人大年初一开光加持之海南黄花梨手串,大家可以来看看,有缘人可以结缘。”

  “拜佛烧香,祈愿还愿,菩萨灵不灵,就看你香好不好了,精制禅香,三十块钱一捆,便宜了。”

  “还真是热闹啊。”

  从大巴车上下来,秦宇听着商贩们的吆喝还有四周的热闹,不禁有些感慨。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所谓的佛门清净之地再也是不清净了。

  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第三产业的飞速前进,许多地方都开始了加大旅游业的开发,于是,那些在山巅之上在深林之中的宝刹古寺便是慢慢的展露在世人的眼中。

  最搞笑的是,有些地方找不出什么古建筑,于是就翻历史,把一些民国的建筑当做是千年古建筑来宣扬,发现几颗古树就当做是千年古树,然后再找些当地的文人给编造几个故事,便是当做了旅游业来开发。

  什么,你说这建筑才一百多年的历史?那你错了,这栋寺庙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只是后来被毁掉了,被谁毁的?小日本呗!现在是我们重新修建的。

  甚至就连一块石头都能给你编造出来一个故事,这故事编的栩栩如生,你还不信不行。

  “这位老板,要不要结个缘,正宗的开过光的海南黄花梨手串。”一位商贩看到打量着四处的秦宇,上前询问道。

  “谢谢了,我估计是没这个缘分。”秦宇摆了摆手拒绝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卖佛珠卖手串的都不叫卖东西了,跟佛扯上了关系那怎么能够叫卖,于是便是有了一个文雅的说法叫结缘。

  结缘结缘,有钱你才有缘。没钱你就没缘,这倒是和现在社会那没钱就没有缘分的现状很相像。

  拒绝了商贩,秦宇正准备去买门票上山,结果却发现有不少人围在了一起,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现象。

  带着好奇。秦宇也是朝着那边走去,结果却是发现那里有着两位算命先生,只是,这两位算命先生的算命之法是完全不同。

  其中一位带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竹签和纸张,除此之外还有占卜之物,只是这位算命先生却是带着墨镜,而且秦宇一眼便是可以看出这是一位真正的瞎子,而不是那种市面上带着墨镜假冒瞎子的算命骗子。

  至于另外一位算命先生的工具却是显得要高大山一点,坐在一块石块上面。在他的面前铺着一张黄布,上面画了十九个格子,而每一个格子当中有十二个姓氏。

  在这黄布的一侧则是摆放着一只鹦鹉,同时那黄布的最上方则是写着一行字:“鹦鹉测姓,不用你说话鹦鹉能叼出你的姓。”

  而在黄布的最下面同样有着一行字,“峨眉山修行灵鸟,可测事业婚姻家庭。”

  就当秦宇看着的时候,那围观的一位游客开口问道:“这鹦鹉真的这么灵?能够知道我姓什么?”

  “老板,你可别叫它鹦鹉,它有名字的。它叫慧贤,是前任峨眉山报国寺方丈慈眉大师养育的,每日在报国寺听高僧念经,被佛经度化已经是有了灵性了。”算命先生在一旁小声解释。

  “有没有这么玄乎?”游客有些怀疑的看了眼鹦鹉。

  “老板。不信你可以试一试,看老板你是第一次来到这里,那我肯定是不知道老板你姓什么的,慧贤师傅也不知道。老板不妨结个缘让慧贤师傅给你测算一下。”算命先生微微一笑建议道。

  “多少钱一试?”游客被说的有些心动了,鹦鹉算命他还真没见过。

  “五十块钱一次,不准不收钱。”

  “好。那我就试一试。”

  五十块钱对现在能够出来游玩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当下游客从钱包里掏出五十块钱,掏钱的时候还特意捂住钱包内的身份证证件,以免名字泄露出去被偷看到。

  “喏,钱给你。现在你让这鹦……呃,这慧贤师傅说说我姓什么?”

  “老板你稍等,这里有一叠牌,您先从里面找出有你姓氏的那张牌。”

  算命先生笑眯眯的收下了五十块,而后从一旁拿出一叠牌,大概有那么三四十张,每张牌上有那么十几个姓氏,游客在这些牌中挑选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了有他姓的那张牌。

  “麻烦老板把这张牌放到这布上有你姓氏的那一个格子中。”

  地上的黄布有十九格,每一个格有十二个姓氏,两百多个姓,差不多是囊括了国内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的姓氏了。

  “就是这格。”游客点了点头,很快就找到了有他姓的那一个格,而后按照算命先生的指示,将那牌给放在了那一格子的上面。

  算命先生见到游客做完这一步之后,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小心的将一旁关着鹦鹉的笼子打开,而后虔诚的念道:“慧贤师傅得菩萨点化,现有善人结缘,还望师傅能够指点一二。”

  算命先生的神态让得那游客还有其他围观的游客也不自觉的神情变得紧张起来,他们在心里嘀咕:“难道,这只鹦鹉真的通灵了?不然为何这位算命先生会这么的郑重?”(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