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七十四章应该就是你想的那个秦宇

  曾家人精通的不过是五术之一的相术的分支之一相地。所以,在那个时代,面对着身怀五胞胎的王氏,曾家人也是束手无策了。

  但王氏也不是一普通农村妇女,嫁给曾家多年,对于风水她也有所了解,甚至可以说,王氏在风水上的天资很高,如果不是因为曾家的祖训缘故和接触风水的晚,恐怕在风水上的造诣都要超过当时她的公公。

  在得知自己坏的是五胞胎之后,王氏便是动了某种念头,每天都是绕着村子走动,也不知道是在忙些什么,直到半个月之后,王氏找到了她的公公。

  秦宇目光看向曾家众人,“当时王氏对她公公说的是,我怀的是五胞胎,几乎没有可能平安产下,最大的可能就是我和肚子的小孩最后都离开。为此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希望能够把我杀死,以此来解救曾家单传的问题。”

  秦宇这话一出,曾家子弟一片哗然,也包括宋晴三人,原因无他,秦宇的话实在是让他们太震惊了。

  “王氏是曾家儿媳,为曾家开枝散叶是她的使命,也是那个时代妇女心中的神圣使命。王氏的公公和丈夫虽然不愿意,但是面对五胞胎这个无奈的事实最后也只能接受了。”

  秦宇叹了一口气,在那个时代,三年无后都可以休妻的年代。在所有人的心中,女人的最大使命便是相夫教子替夫家开枝散叶。

  而王氏不但是遵守妇德的女子,更是一个有着大决断的女子。既然上天要让自己怀上五胞胎,并且知道自己生不出这五胞胎,王氏很过段的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

  说王氏傻也好,说王氏残忍也好,但是对那个年代的妇女来说,王氏的举动是一种大义,是一种为人妻的最神圣的责任。

  “如果你要说这事情中有无辜之人,那就是王氏肚子中的五位小孩。但是不得不面对一个残忍的事实。以那个时代的医疗水平,怀五胞胎几乎就是等于必死的局,所以王氏的所作所为从理智上来讲是最好的选择。”

  秦宇的话让得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宋晴作为一位女性。她想反驳,但是在她心里却是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秦宇的话,因为秦宇说的就是事实。

  虽然这事实有些残忍和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至于你所谓的猛虎出山,那不过是因为风水局所致,你说的没错。这是五子噬母局,这风水局也确实是有违天合,所以王氏的墓地之中充满了怨,这个怨不是王氏的怨,而是天道所凝结的。”

  所谓天道凝结的怨,针对的就是那些有违天道的事情,比如逆天改命会遭来天谴,再比如一些有违天理常伦的事件也会遭到天道凝结的怨。

  在天道的判断中,子噬母就是有违纲常,所以对于这个风水局。天道必然会干涉,也就曾家是风水大家,不然还不一定能够成功凝聚出来这风水局。

  可现在沈从文将王氏的棺材从坟墓中带出来,而对于天道来说,曾家的后人都是靠着这有违纲常的五子噬母的风水局才得以开枝散叶的。所以在天道眼中,曾家的这些后人是原本不应该存在的,这凝聚在坟墓中的怨气有曾家先祖的镇压自然还没事,可一旦坟墓被破坏,这怨气也就跟着出来了。

  但是很显然,曾家的先祖也可能是预料到了这一幕。提前留了后手,百位曾家先祖的坟墓同时出手镇压这股怨就说明了这一点。

  对于天道,秦宇到现在是越来越糊涂了,因为天道到底是如何一个规则他发现随着了解的越多却是越来越迷糊。

  天道。似乎是有着两面性的,从某一方面来说天道是洞若观火的,就好像当年郝建国害死燕子时候的天道报应。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天道却又是比较武断的。

  甚至有时候秦宇在想,这是不是有着两个类似的天道存在。当然,这个想法一出就被秦宇给否决掉了。因为这个念头实在是太荒唐了。

  虎形墓的真相揭开了,然而曾家人却没有因此露出欣喜之色,反而神情都有些悲戚。因为,虽然他们的先祖没有做出丧尽天良的事情,但是他们能够存活在这个世上,是因为祖上牺牲了五位先祖换来的,这没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

  而沈从文整个人是面如死灰,虎形墓是他唯一能够找出来报复曾家的,他靠着自己所认为的虎形墓的真相去打击曾家,可现在的结果却是,虎形墓的真相根本就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虎形墓的真相传出去,玄学界不会有人怪曾家,反而是会引起众人对曾家祖上那位王氏的敬重,一个舍得放弃自己性命和有着果断抉择的智慧女子。

  “现在,你还觉得老天不长眼吗?”

  沈从文抬起头,目光看向秦宇,那眼神之中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得意,但即便如此,沈从文对曾家的恨依然不曾减少。

  “就算没有虎形墓,但是曾家在当年的龌蹉举动也依然不能掩盖,我祖上和刘家还有其他家族世代居住在三僚,这曾家为了独占三僚,将我祖上和其他家族的人赶走,这是不争的事实。”

  听了沈从文的话,秦宇揉了揉眉心,如果没有先前的围着三僚走的这一圈,对于沈从文的这个问题他可能没法回答,但是现在他却是不好回答。

  因为这关系到一个秘密,一个和三僚有关和曾家先祖,甚至和杨公都有关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却是无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当初的事情真相我可以告诉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除了曾家和廖家,其他家族之所以会离开三僚,是因为有着其他原因。”秦宇皱眉答道。

  “一句其他原因就想打发我,你是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沈从文冷笑了一声,随即将目光看向曾家人,“成王败寇,今天你们曾家命不该绝我认了,我今天既然来了也没打算离开,你们曾家人要动手就尽管来,杀死我一个沈家后人,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沈家后人出来。”

  沈从文冷笑着看着这些曾家人,实际上,他心里也并不是真的不怕死,只是他知道,到了这个地步,他的性命已经是不在他自己的手中,先前不过是用计让得曾家的人上当,论真正的实力,这曾家的几位族老实力都在他之上。

  “真当我们曾家人好欺负的,今天不可能就让你这么轻易的走了。”

  曾家的年轻人怒视着沈从文,大有只要几位族老一声令下,便是上前将这沈从文给拿下的趋势。

  不过,曾家仅剩下的三位清醒的族老此刻却是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位视线落在沈从文身上半响后才开口说道:“你走吧,从此以后不要再出现在三僚,不然我曾家必然会将你斩杀。”

  曾家族老的话让得沈从文愣了一下,也让曾家的其他子弟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就这么轻易放过了差点害得他们曾家灭族的人,族老他们到底心里再想些什么?

  “哼,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们,我沈家的人不需要你们假惺惺,今天不杀我,来日只要有机会,我依然会来三僚。”沈从文丝毫不领情,在他想来曾家族老这么做不过是为了面子,所谓的假慈悲罢了。

  “二叔公,此人对我曾家有仇,又差点害的我曾家灭族,这人不能放他走。”曾家的一位年轻子弟忍不住开口喊道。

  “对啊,不能放他走,不然后患无穷,而且以后谁都会以为我们曾家是好欺负的。”

  面对着晚辈们的请求和劝阻,沈从文却是冷笑的看了曾家族老几眼,而后,转身迈步朝着村口处走去。

  “二叔公!”曾家子弟看着沈从文离去的身影,有些不甘心的朝着族老喊道,他们想拦住沈从文,但是曾家的族规摆在那里,几位叔公没有开口,他们不敢擅自出手。

  只是,曾家的三位族老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沈从文离开,并没有开口阻止。

  就当沈从文的身影即将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时,却是有人开口了。

  “先别急着走。”

  开口的是秦宇,秦宇这一开口,沈从文的脚步便是停了下来,转头看向秦宇,“怎么,你是要拦住我吗?”

  “不,我不阻拦你,你要走要留随意。我只想告诉你的是,你沈家离开之事和曾家无关。”秦宇看着沈从文,说道。

  “无关,你以为你是谁,就凭你一句话就可以让我放下我沈家多年的耻辱?”沈从文讥笑道。

  “我是谁?”秦宇眯着眼睛看向沈从文,“我叫秦宇。”

  “什么秦宇蓝宇的我不认识。”沈从文下意识的反驳,不过下一刻,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表情骤变,目光死死的盯着秦宇,声音都有些颤抖,“你说你叫秦宇,是哪个秦宇?”

  “应该就是你此刻脑海中所想到的那位秦宇。”秦宇淡淡的答道。(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