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六十四章秦宇的决定

  躺在地上的刘安山也是回归头看向山脚,这一看,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额头上的冷汗不断的流下。

  “项大爷,给大家吧,这块坟地是谁让你打理的。”秦宇目光看向走上来的老头,开口问道。

  项大爷就是先前守在山脚的老头,昨天秦宇从山上下来的时候,便是找项大爷询问过,得知这郝家的坟墓就是项大爷每一个月清理一次杂草。

  “是刘书记让我打理的,刘书记每个月给我两百块钱,让我每一个月清理一次这坟墓的杂草。”项大爷如实答道。

  哗!

  项大爷这话一出,郝家的人是再次沸腾起来了,几个年轻人的拳头就要再次落在刘安山的身上,不过,却被张远河给喊住了。

  “怎么,刘主任到现在还不承认吗?还是你想狡辩你会请项大爷帮忙打理坟墓是出于对郝建国的感恩,不过我可是知道,自从郝建国变成了植物人之后,你是一次都没有去看过。”

  秦宇冷笑的看着刘安山,现在人证物证都摆在了刘安山的面前,他倒是要看看刘安山还能不能狡辩。

  刘安山脸色阴晴变幻不断,许久之后,却是一咬牙,冲着秦宇吼道:“没错,是我做的,是我给坟墓里的尸体调了包,可那又怎么样,你以为你秦宇就是什么好人了?”

  刘安山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看到那些想要朝他冲过来的郝家年轻人一瞪眼,“你们再上来试试,信不信我一会让警察把你们全带走,告你们一个人身伤害。”

  不管怎么,刘安山都是镇党组书记,是铜钹山管理委员会的主任。这一瞪眼,郝家的那些年轻人却是畏缩了没有上前。

  “张书记,这事情你可得给我们郝家做主啊,这刘安山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必须要得到惩罚啊。”郝家的老者却是朝着秦宇大舅张远河≡≡≡≡,m.?.co↓m

  style_tt;开口了。

  秦宇大舅看向刘安山的眼神也是冰冷,但是他这心里却是为难。因为,刘安山的行为如果出去必然会被人唾骂,但从法律上来讲,刘安山的所作所为却算不上什么大罪。最多只能是到法院起诉赔偿精神损失费和道歉赔偿。

  至于因此撤掉刘安山的官职那就更不可能,刘安山这样的行为最多算是道德有缺陷,而且要撤掉刘安山的官职,那必须是得报市里去审批的。

  刘安山看到秦宇大舅冰冷的眼神,他也知道这一次是彻底和张远河撕破脸了,不过他不在意,这么多年经营下来他市里也有不少人脉关系,不行就打打换到其他县去就是了。虽然为此丢到了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大本营,但壮士断腕他还是舍得的。

  不过既然已经撕破脸。刘安山也不隐藏心里对秦宇的怨恨了,脸上带着冷笑,“对,我是挖了郝家的祖坟,但是你秦宇又好到哪里去,郝建国花了那么大的代价请你来看风水。好吃好喝给你供着,临了还给了你一笔不菲的费用。”

  “可结果你就是一个骗子,郝建国不但丢到了官职还变成了一个植物人,什么风水大师,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靠着一些骗人的把戏唬弄住了人而已。”

  刘安山是破罐子破摔了,手指着秦宇,“我挖郝家祖坟是在郝建国出事情后,要是这风水真如你的这么好,郝建国又怎么会出事情?”

  刘安山的话,再次把众人的视线给引回到了秦宇身上,而秦宇也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一次他会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验证这件事情。

  一开始看到有人把坟墓的尸体给调包后,秦宇以为自己找到原因了,是有人动了郝家的风水,但是现在刘安山的话却是告诉他,他是在郝建国出事情后才挖的坟。

  “既然怀疑这里没有好风水,那为何还要挖郝家祖坟。”秦宇一边皱眉思考的同时,却是冷笑着质问了刘安山一句。

  “因为……”

  刘安山回答不出来了,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其实他内心深处还是相信这块是风水宝地的。

  刘安山回答不上来,而秦宇也沉默了,秦宇大舅张远河正要开口询问,不过,却被孟瑶手势给阻止了。因为孟瑶了解秦宇,一旦秦宇露出这样的神态,那就是在认真思考一件事情。

  郝家的人在这一刻也全都眼巴巴的看着秦宇,他们也在等待秦宇给他们一个交代。

  几年前,秦宇虽然风水水平不高,但是郝家的祖坟风水问题也不算严重,只是一个白虎回首望之煞气局,而秦宇的破解之法也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哪怕是到了现在,此地的风水依然不算坏。

  郝家祖坟风水不坏,那郝建国为什么会出问题?

  此刻的秦宇脑海中极速的思考这一个问题,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郝建国变成植物人,是因果报应,是那丧生的燕子的报复。郝建国家的祖坟是风水好地没错,但如果这段因果超过了郝家先祖墓地风水福泽呢?

  如果把郝家先祖的风水庇护当做一张护身符,可郝建国的所作所为带来的因果不是这张护身符所能护住的,那么郝建国的结局也就可以理解了。

  一命二运三风水,风水仅仅是排在最后,而人的命运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根据人的行为会慢慢的出现改变,但是,这些都不是秦宇想要验证的,这一次秦宇想要验证的是,既然先人风水可以福泽后人,那么后人的所作所为是不是也会反馈到先人的风水上。

  这才是秦宇这一次想要验证的,但是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却是出乎了秦宇的意料,按照秦宇的猜测,郝建国的所作所为必然是会导致其祖坟风水也出现变化。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现在有很多分析名人风水的所谓风水师,这些风水师分析名人风水往往都有一个特,如果是那些不得善终的名人,一般在这些风水师的口中,都是祖上风水一开始很好,后来出现了某种变故,才导致这位名人不得善终。

  但实际上,这类风水师都是马后炮,按照秦宇自己的理解,应该是先有后人的不妥行为在前,才导致的祖上风水出现改变。

  白了,就是一个因果的争辩,而秦宇这一次来就是为了验证这个争辩。

  可是眼前的事实却是让秦宇都有些困惑了,郝家的祖坟没有任何的问题,虽然因为尸体被调包导致了现在风水的气场已经不对,但至少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到底,是哪里出的问题?

  秦宇抬起头,眼中带着迷茫之色,如果这一幕让玄学界人看到,估计会立刻惊呼出来,因为堂堂国师,竟然也会有迷茫的时候。

  孟瑶看到秦宇露出这样的神色,心中却是有些心疼,因为从她认识秦宇开始,就很少看到过秦宇有这样的眼神,以往无论遇到什么事情,秦宇总是给人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

  孟瑶不知道秦宇因为什么事情而迷惘,她想要开口,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秦宇,这世上有那么多的未解之谜,如果事事都要弄个绝对明白,那也就没有秘密和未知可言了。”莫咏欣开口了,她虽然也不知道秦宇因为什么而迷惘,但是她知道,秦宇必然是苦思某件事情而没有结果。

  莫咏欣的话,将秦宇从迷惘中唤醒,秦宇抬头看了莫咏欣一会,那眼神逐渐从迷惘恢复清明,而后,秦宇的目光看向郝家人。

  “郝家祖坟的事情,我欠你们一个交代。”

  是的,秦宇现在没法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郝家祖坟的事情出乎了他的预料,他需要时间去验证,或者是需要某种明悟。

  堂堂一代国师,连一个普通墓地的风水问题都解释不了,出去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秦宇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笑容,而后,直接是大踏步朝着山脚走去。

  “大舅,这里的事情你处理吧。”

  留下这句话后,秦宇离开了,孟瑶和莫咏欣两女也是跟着秦宇走了,只剩下秦宇大舅张远河和郝家人面面相觑。

  此刻的秦宇,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念头,他要走遍各地名山,看遍各地风水墓地,因为,这是他的短板。

  秦宇从一位风水师到风水大师再到宗师,所用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短短不过几年的时间,而能够破解那些风水难局,也是靠的诸葛内经中记载的一些办法。

  但是实际上,秦宇震住探访过的名山和墓地和那些风水大师相比起来实在是太少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古代学子有游学之,而玄学界也有游方一词,修行问道,这是秦宇现在要走的路。

  但是秦宇随后又有些犹豫了,因为这对两女是不公平的,毕竟才刚刚大婚,如果他选择了游方,那就意味着要和两女分离。(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