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六十章验证一件事

  现在的来客居,坐落在旅游休息区,站在三楼可以俯瞰整个九仙湖的美景,湖风出来,夹杂着远处游客的欢声笑语,少了一份静谧,却多了一份潇洒。

  来客居一共三层,一楼是大厅,二楼是包厢,而三楼则是观赏台,葛老板直接是带着秦宇三人从楼梯朝着三人走去,绕过了人声鼎沸的一楼。

  三楼摆放着几张藤椅,葛老板将秦宇三人带到三楼之后,便有服务员送上了瓜果香茗。

  “葛老板不要那么麻烦,我们就是在这里休息一下。”秦宇看到葛老板招呼着服务员又下去端果盘的,连忙开口打断。

  “那怎么行,秦大师您好不容易到这里来一次。”葛老板连忙说道:“秦大师,当初您指点我,才让我从死里逃过一劫,而且还给我指点这么好的位置。”

  葛老板的内心里是真正的感激秦宇,如果没有秦宇,恐怕他现在就算是不死但也破产了。

  几年前,秦宇受邀给郝建国的祖上寻找好的风水地迁坟的时候,那段时间都是在来客居吃的饭,当时秦宇无意中发现来客局的风水气场有些不稳,后来经过探查才发现来客居已经是被煞气缠身,这地方已经不适合人居住了。

  当时来客居是两面都是竹林,建在两座山的山坳中间,后方就是青山,不过秦宇却是注意到,其中右边那青山有一块地方的植被已经被破坏,.裸.露出来了里面的岩石,而且恰好是呈一个尖刀形状,直对下方的来客居。

  尖刀下刺,煞气成形,以秦宇当时的实力要想改变这个成形的煞气难度太大了。要知道这煞气背拥大山,以一峰之力成煞,秦宇只能是建议葛老板搬离此地。

  秦宇原本以为要想说服葛老板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让秦宇意外的是。葛老板一听他的话后便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只是恳求秦宇帮他重新寻找一个地址。

  当时秦宇还挺困惑,等到重新给葛老板选了一个地址后,也就是现在这来客居所在的位置,葛老板才告诉秦宇原由。

  原来。最近一段时间葛老板呆在来客居的时候,经常会有心绞痛,那感觉就好像是有一把尖刀插进了他的心口处,晚上翻来覆去根本无法入睡,可去医院检查身体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一旦离开了来客居,这心口就不会有绞痛的感觉了。所以,就算秦宇不提这事情,葛老板也打算过几天去找一位风水师看看。

  而就在葛老板将来客局搬离后的第二年,那来客居的旧址在一次暴雨之下被山体滑坡给彻底的掩埋了。事后得知到这一消息的葛老板吓的冷汗都下来了,在心里对秦宇自然是无比的感激。

  当然,秦宇不止是救了他的命,秦宇给他挑选的新的地址当时还没有什么,但是在随后两年内,随着县里对铜钹山旅游业的投入,他这块地方成为了唯一在休息区的私人饭店,现在他就是不经营,拿出去对外出租一年轻轻松松一百来万的店租没有任何的问题。

  所以,面对救命恩人和让自己发财的贵人。葛老板又怎么可能不感激,他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感激秦宇。

  “葛老板,这只能说是你个人命中有这财运,你我两人恰好有这个缘分。”秦宇笑了笑。抿了口香茗,“咦,这茶是?”

  “这是本地山上茶农自己种植的茶,没有任何的农药,是真正的纯天然的。”葛老板听到秦宇询问,立刻答道。

  “不错啊。旅游业终究是为了带动其他产业的发展,像这本土的茶叶要是能够把名声打出去也是一条发财致富的道路。”秦宇点了点头,只是感叹了一句,他不是当官的,这种事情还不用他去操心。

  “葛老板,我是想问一下你,对面那石岩峰现在可以上去吗?”秦宇手透过前方的九仙湖,指向了靠着九仙湖的一座山峰问道。

  “现在好像不可以了,虽然最近天气很好,但目前还是封山状态的,要过了正月十五才开放。”葛老板想了夏答道:“不过秦大师要是想要上去的话可以和管理处的人说说,管理处那边我熟悉,不然我给秦大师打声招呼?”

  “嗯,那最好。”

  秦宇点了点头,这一趟他来铜钹山的目的之一就是去石岩峰,石岩峰,算是他真正踏上风水师这条道路的一个象征,是他除了自家亲戚之外,真正解决的风水问题。

  郝建国家的祖坟就是在这石岩峰上。

  这一次来铜钹山,是因为秦宇要验证一件事情,那就是郝建国的祖坟是不是出现了意外?

  三年前,郝建国一意孤行,害死无数燕子,后来终究是自食恶果,而且这其中还有秦宇的影子。

  所以,这就出现了矛盾的地方,当初秦宇给郝建国家祖坟迁坟,按照祖坟风水来讲,郝建国将会青云直上的,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这岂不是秦宇用自己的右手打自己的左脸?

  所以,这一次秦宇就是来验证的,而这也是现在许多风水师遇到的一个无法解释的问题。

  很多人不信奉风水,是因为他们认为风水要是真有这么神奇,那每个人找一个好的风水地就可以了,这辈子岂不是就无忧了?

  可往往事实并不是这样的,许多风水是给福主挑选的风水地并不差,然而最终这家人还是出现了问题,这让很多风水师困惑。于是,这其中便有其他风水师开始出来挑刺,说你这看的不对,你看错了,又用罗盘另外排了,于是,便有了八宅和玄空飞星两派之争。

  这也是现代风水师的困惑,这些风水师因为传承缺失,虽然当着福主的面没有明说,但心里却是对自己的所学产生了怀疑,开始否定自己。

  到后面,甚至连自己都开始怀疑风水是不是真的有效,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还是只是普通的一门地理学。

  到了秦宇这样的境界,他自然是不会去怀疑风水的真实性的,但是秦宇需要验证,这也是完善他自己风水理论的一次机会。

  “老葛,你这三楼是招待什么贵客啊,还不让我们上来,有贵客也不要藏着,给我引见一下啊。”

  正当秦宇和葛老板交谈的时候,三楼楼梯口处却是传来了一道声音,这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气和不满,紧接着,一位满面通红挺着大肚子的中年男子走了上来。

  “刘……刘书记这话说的。”

  葛老板看到中年男子,脸色一变,随后连忙笑脸迎了上去,“朋友喜欢清静而已。”

  “老葛你这不厚道,你朋友喜欢清静,难道我们就是吵闹之人吗?”刘安山一把推开了葛老板,实际上站在他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孟瑶的侧面,当看到孟瑶那绝美的容颜还有一边莫咏欣妙曼的身影时,刘安山心里的某些小九九便是动了起来。

  “就是,我们刘书记那可是县文联的副主席,那是文化人,葛老板你这样说话可就不对了。”刘安山不是一个人上来的,他的身后还带着几位男子,都是满脸通红一嘴的酒味,一边的服务员是想拦又不敢拦,因为这服务员是知道这刘书记的来头的。

  铜钹山管理委员会主任兼下面镇上的书记,平日里自家老板对刘书记可是巴结的很,自己要是阻拦刘书记,惹得刘书记不高兴,恐怕老板会炒了自己的鱿鱼。

  背对着刘安山的秦宇听到文联副主席这个职位的时候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所谓的文联,不是在位的干部用来给自己脸上添光的,就是那些退休老干部,这些人借着采风的名义到处玩乐,花着国家的钱,然后留下一两句狗屁不通的诗词。

  当然,文联也有一些有真本事的,毕竟那些干部还要靠这些人来替他们文联争光,但是这类人生活一般都不是很富裕,成为了一个极端。

  刘安山推开了葛老板之后,径直朝着秦宇这边走来,目光第一眼是落在了孟瑶身上,眼中闪过一道欲念,不过下一刻,当刘安山看到一张对着他似笑非笑的脸时,刘安山整个人就懵了,那脸上的酒意也是瞬间清醒了一半。

  “秦……秦大师!”刘安山的声音有些颤抖,结结巴巴的开口说道。

  “难得我们的刘书记还记得我啊。”秦宇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安山,这位当年的铜钹山管理委员会主任。

  “记……记得。”刘安山背上的冷汗都下来了,对于这位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当初郝书记还在位的时候,就是他接待的郝书记和这位秦大师,这位秦大师的神奇手段他可是亲眼见过的,虽然现在郝书记出了事,但是这位秦大师的大舅可是接了郝书记的班啊,而且话语权比起当初郝书记在位时可要强大多了啊。(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