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五十一章他们,还不够格!

  “一起坐下吃啊,一万块钱的大餐呢,我这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么贵的,还有这红酒,果然是比我们那自己家酿造的葡萄酒要好喝多了。”秦岚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的红酒杯倒满红酒。

  “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宋诗薇不屑的撇了撇嘴,“喝吧,过了这顿估计你这辈子都喝不起这么好的红酒了。”

  “班旭宁,我真是替你不值。”一边的张孟辉也是摇头晃脑,一脸的感叹。

  “值不值是我的事情。”班旭宁虽然不知道秦岚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他也坐了下来,也和秦岚一样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一万块,山区学校一年给孩子们买的学习用品也就差不多是这么多钱了,这一顿饭,吃掉了山区学校孩子们一年的学习用品。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此刻班旭宁对这句话的理解更加的深刻了,眼前这一幕就是眼睁睁的事实。

  所以,既然花了钱了,那就吃,吃个够本。

  秦岚和班旭宁两人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这让宋诗薇和张孟辉还有邵一平三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法理解都已经撕破脸了,这两位怎么还吃的下去。

  “服务员,买单,收桌子。”宋诗薇脸上露出恨意,在她想来,班旭宁会这么做,那就是为了表现出和那秦岚是一条心的,就是做给她看的,这让她气的眼睛发狂。

  “收桌子?”张孟辉愣了一下,不过随即也是反应过来,“对。收桌子,服务员结账,把桌子给我撤了。”

  张孟辉这么一喊,包厢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两位服务员,只是当这两位服务员看清楚包厢内的情况时,表情却是变得困惑起来。

  两男一女一脸怒容的看着另外一男一女在那猛吃,这样的画面让得两位服务员摸不着头脑了,因为在她们想来。能够做到一个包厢的那肯定是朋友,可现在那一男一女还没有吃完,这三位就要求撤掉桌子,这是怎么个回事?

  “还愣着干什么,让你撤掉你就撤掉。”张孟辉看到两位服务员傻站在那里不动,没好气的说道:“我和你们李主任是朋友。”

  两位服务员一听这话连忙朝着桌子走去,虽然他们是饭店,但他们和一般的饭店不同,是属于官方下面的企业,而驻京办李主任就是顶头BOOS。

  这些服务员在上岗之前都经过培训的。知道能在这里消费的都是部委里的领导和员工,任何一位都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起的。

  “凭什么撤掉,这是我们花了钱的,我们还没有吃饱。”秦岚不干了,这桌子上还有很多菜都没吃完呢,而且不得不说,这里的菜的味道都很不错,如果说先前是赌气吃,现在却是真的因为这些菜的美味而吃。

  “我说撤就撤,你们是不是不想干了。是不是要我打电话叫你们李主任过来。”张孟辉冷笑了一声,看到两位服务员又愣住了,怒道。

  “不用你打电话了,李主任已经是来了。”

  包厢门外。在这时候却是传来一道年轻的声音,随即,包厢的门便是被人一脚给踹开,一位年轻男子一脸嚣张的站在门口。

  “你是什么人?”张孟辉皱眉看着年轻男子。

  “秦岚姐。”年轻男子根本没有理会他,直接是朝着饭桌走去,最后。坐在了秦岚的边上。

  “原来是叫了帮手啊。”看到年轻男子的举动,宋诗薇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眼神,而邵一平更是直接开口,“服务员,他不是我们邀请进来的,把他给赶出去,你们这四合院是怎么搞的,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放进来了。”

  没错,这进来的年轻男子就是莫咏星,听了邵一平的话,秦岚正要开口,但却被莫咏星给拦住了,“秦岚姐,坐着看戏就好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莫咏星冷冷看着邵一平,那眼神就跟看一个死人一样。

  “看什么看,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没有见过世面,竟然还踹门,也就你们乡下人才这么没有礼貌。”邵一平瞪了莫咏星一眼,而后转向张孟辉,“孟辉,直接给李主任打电话。”

  “不用给我打电话了。’

  门外,又想起一道声音,一位中年大肚男子走了进来。

  “李主任你来的正好,你这饭店是怎么回事,怎么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要是我们谈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那岂不是泄露国家机密了,你这样以后我会告诉我们部门的同事,不会再来你这里。”

  如果仅仅是张孟辉自己,他的话可能会收敛一点,但是有宋诗薇在,张孟辉觉得自己不需要了,宋诗薇在财务部门上班,又有税务局的关系,而且据说在建设部也有人,正是这些驻京办最要讨好和害怕的一群人。

  驻京办存在的最大任务就是联络和各大部委领导的感情,这样要是市里有什么大项目要上马的话,可以让相应的部委审批通过或者快速审批,其中财政部门更是重中之重。

  因为国家太大,很多地级市都有项目要上马,财政部门得一次一次的拨款,这自然就有了先后顺序呢,而且按照官场的潜规则,财政拨下来的款如果是走省里的话,那又得被克扣掉几成。但如果财政部门有人的话,那完全就可以特钱特批。

  这是有关系有人脉了,要是得罪了这些部委的领导,那最大的后果就是各种项目被卡,不多,卡你个一年半载的完全是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市级领导任期才几年?

  “泄露国家机密,泄露什么国家机密,你说给我听听。”门外,又传来了一道浑厚的声音,一位穿着黑色披风的五十岁左右男子走进了包厢。

  看到这位男子。邵一平傻眼了,有些结结巴巴的开口,“张……张部长。”

  来人,是他们建设部的副部长。邵一平曾经在全部大会上见到过,当时他便把几位领导的模样给牢牢的记在心里。

  “你是谁?”张海全看着结结巴巴的邵一平皱了皱眉,邵一平只是下面的一个小科员,他自然是不认识的。

  “我是城市规划科的邵一平,张部长您好。”邵一平连忙介绍自己。并且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我是副部长,不是部长。”张海全皱了皱眉,要是平常也就算了,但是外面还有几位在那站着,叫自己部长不是打自己脸吗?最关键的是,他被莫少火急火燎的拉过来,具体什么事情都不清楚。

  不过因为吃不准邵一平和莫少的关系,张海全还是伸出了手,见到这一幕,邵一平激动的有些哆嗦。正要双手握住张海全的手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是在他身边响起。

  “张副部长,这人刚可是要赶我出去呢,你确定要握这个手?”

  说话的莫咏星,莫咏星这话一出,张海全瞬间把手收了回去,开什么玩笑的,得罪了莫少的人他还能握手?别看他是副部长,但是他这副部却是没多少话语权的,在部里排名十名开外。当然。对邵一平来说,他就是顶了天的存在了。

  “张副部长,我是财政部三农扶贫资助司的副司长宋诗薇,我大伯是文化部副部长宋国明。”宋诗薇开口了。在她想来这张副部长不和邵一平握手是因为邵一平级别不够,但是自己大伯也是副部长,想来这张副部长应该会给个面子。

  “诗薇,你怎么在这里?”

  宋诗薇话说完,张海全还没回应,门口便是走进来了一位五十岁出头的男子。看到这男子,宋诗薇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大伯您怎么来了?”

  宋国明进来之后,第一眼的目光是看向莫咏星,当他看到莫咏星冷着的脸,心里一下子一个咯噔一下,难道自己这侄女得罪的是莫少的朋友?

  宋家并不是什么官宦世家,他只是一平民百姓出身,这么多年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位置上,他也知道自己这辈子是不可能再进一步了,所以他一直在培养家族的下一代,像宋诗薇就是他重点培养的下一代,所以知道自己侄女得罪莫少的朋友,宋国明心里那是一个着急。

  “都进来吧,站在门外干什么,今天就是想请大家一起吃顿饭而已。”莫咏星冲着门口喊了一声,接下来,走进了七八位四五十岁的男子。

  看到进来的人,宋诗薇还有张孟辉和邵一平是彻底傻眼了,因为他们发现,这些人最低的都是某部某司的司长,虽然没有一把手,但光副部就是三四个了。

  到了现在,宋诗薇他们哪还不知道这后面进来的年轻男子来头很大,看他对这些部长还有司长说话的语气,完全是站在一个层次上面的态度,而且看这些部长和司长的态度,对这年轻男子很是忌惮。

  “顶级家族出来的!”

  毕竟是在京城待了几年了,张孟辉和邵一平脑海中同时浮现出来这个念头,而此刻的宋诗薇内心也是一片恐惧,因为相比张孟辉和邵一平的只是猜测,她已经是可以确定了,这年轻男子绝对是顶级家族出来的。因为除了那些顶级家族的人,不可能有这个能量一下子找来这么多部委高层。

  而且宋诗薇还确定一点,这年轻男子绝对是顶级家族中的年轻嫡系一代,不然的话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可是,让宋诗薇想不通的是,这秦岚不是乡下丫头吗,怎么可能会认识那样的大人物?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别说是宋诗薇想不通了,张孟辉和邵一平又何尝能想通,这么多部委高层在场和他们共处一个包厢,对于张孟辉和邵一平来说,这在以往他们只有自己意yin或者做梦才有可能出现的画面。

  但是现在真的在现实发生了,张孟辉和邵一平却是高兴不起来,甚至脸上的表情比哭还要难看,因为这些部委高层都是那位年轻男子找来的,而那位年轻男子是来给秦岚撑腰的,而他们刚刚往死里得罪了秦岚。

  更可悲的是,他们先前还说宋诗薇是班旭宁的贵人。可现在看来,到底谁才是贵人已经很明显了。

  “老李,重新安排酒菜上来,我陪在座的领导好好喝几杯。”莫咏星朝着李主任说道。

  “哎。好的,莫少您稍等,我这就下去安排。”李主任连忙点头,说实话他今天也是赚到了,因为他这四合院虽然不错。但来的最大的部委官职也不过是司长,副部长来这里可还是第一次啊,没想到这第一次就一次来了几个。

  虽然李主任知道这几位都不是冲着他来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接下去就看自己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了。

  “秦岚姐,这是你男朋友吧?未来姐夫好啊。”莫咏星又转身朝向班旭宁笑着打招呼。

  “你好。”班旭宁此刻也是处于震惊中,虽然说他不怎么热衷权力,但是面对着一桌子的高官,还是被狠狠震撼了一把。

  “我听秦宇说了。秦岚姐和姐夫都是刚完成支教,姐夫好像原来还考入了税务总局,颜书记,这事情你知道吗?”莫咏星的目光看向坐在桌子上的一位五十岁出头的男子说道。

  “知道,这事情我听说了,难得现在还有年轻人愿意暂时放弃工作去贫困山区支教,这样的年轻人太少了啊,能够到我们税务总局来工作,也是我们总局的幸运。”颜民升说谎眼睛都不眨一下,他哪里知道。作为总局党委副书记,一个小小的新人哪里用得着他在意。

  不过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说实话,几十年宦海沉浮他哪还不明白眼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他就白当了这么多年官了。

  “等过了年就到总局报道,你这样的同志我们肯定是要重点培养的。”颜民升留下这句话。因为他知道莫少等的就是自己这句话。

  “这个到时候再说吧,我姐夫要不要去都是一个事情。”莫咏星随意的答了一句,但是这话落在宋诗薇的耳中,却让宋诗薇的脸色变得极其的尴尬。

  不止是宋诗薇尴尬,张孟辉和邵一平也是如此,他们想到先前自己对班旭宁说的话。而眼前的这一切简直就是在他们脸上狠狠扇了几巴掌。

  “咦,你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我和你们很熟吗?秦岚姐,姐夫,你们认识这三位吗?”莫咏星看到宋诗薇、张孟辉和邵一平三人还站在原地,故作惊讶的朝着秦岚和班旭宁问道。

  “我们是旭宁的大学同学,这一次也是我们几个同学之间的聚会。”张孟辉陪着笑连忙答道。

  “哦,是同学啊,那就一起坐下啊。”莫咏星恍然大悟,提高了声调,张孟辉见状心中一喜,就要靠近坐下。

  “等等。”秦岚开口了,目光看向张孟辉,“我记得先前有人说过,从今天开始同学之间的情谊一刀两断的,怎么,现在又好意思说是同学了?”

  秦岚的性子并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但张孟辉和宋诗薇他们实在是让她太恶心了,在和这种人作一桌她怕自己会把吃进肚子的食物都吐出来。

  “这……我先前只是和旭宁开个玩笑。”张孟辉脸上陪着笑,心里却是悔恨的在滴血,早知道这秦岚有这么硬的关系,他又怎么会去捧宋诗薇的臭脚。

  “其实我一直觉得秦小姐和旭宁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你们在一起太般配了,搞得我都嫉妒的和你们开开玩笑了。”

  听到张孟辉的话,秦岚也是愣住了,因为她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竟然可以当着她的面说出这样的谎话,这得脸皮厚到什么程度啊。

  “我从未见过有如你一样厚颜无耻之人。”秦岚丢下这句话后便是不再开口了,因为她知道,接下来的事情班旭宁会解决的。

  “张孟辉,咱们同学之间的情谊在先前便已经断了,你们走吧,不要让我看不起你,怎么说你也是XX大学毕业的,给母校留一点脸。”班旭宁看着张孟辉,他也不知道为何这大学四年的室友变化会如此之大,难道权力真的可以让一个人的性格都变得扭曲吗?

  “旭宁,我……”

  砰!

  张孟辉还要说话,离着他不远的一张椅子却是朝着他倒来,张孟辉措不及防直接是被椅子压到脚,痛的哀嚎了一声。

  “没听到我姐夫的话吗,还不给我滚,真他吗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莫咏星终于是发飙了,张孟辉吓的一哆嗦,也不敢再说话了,狼狈的离开了。

  张孟辉和邵一平一脸狼狈的离开了,宋诗薇也同样是如此,哪怕她大伯在这里,但此刻也不敢帮她说话,甚至宋国明心里也是忐忑,只希望莫少不要把火气发在宋家送上。

  没有了张孟辉三人,接下来的饭桌如莫咏星所说的那样,大家只是吃饭,等到散场之后,秦岚和班旭宁才上了莫咏星的车。

  “莫少,谢谢你啊,今天替我出了一口气。”在车上,秦岚感激的说道。

  “秦岚姐,你这就见外了,秦宇和我姐马上就要结婚了,咱们就是亲家,欺负你不就是欺负我吗,也就秦岚姐你脾气好,换我早就拳头上去了。”莫咏星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不过这几个家伙也好不到哪去,他们这辈子就算是这样到头了。”

  莫咏星很清楚,今天这些部委的高官虽然没有表态,但是该怎么做他们心里都有数,有些事情不需要明着说出来。

  “这么看来,过几天的婚礼,这些人恐怕也会参加吧。”班旭宁在一旁接了一句,他突然觉得秦岚的堂弟真的是深不可测。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笑吟吟和他握手,长得很普通的人,竟然能有这么通天的关系。

  “他们?”莫咏星冷笑了一声,“还不够格!”

  PS:五千四百字大章,等于是免费了四百字,九灯够意思吧,今天没有更新了,大家不要再等了,当然九灯还要码字,明天高中同学聚会,九灯必须先码完明天的存稿,大家可以睡觉了!(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