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十四章因果中的变数

  用不了多久,张泽涛和张泽宁两人就会因为缺氧而死。

  “爸,你答应过我的,不会伤害泽宁的。”

  而就在这时候,一直默默站在一边的林音却是冲了出来,朝着自己的父亲扑去,“爸,你快松手啊,泽宁都要被你给掐死了。”

  林音想要阻止自己父亲,但是她却发现自己扑了一个空,自己的父亲就是一个透明的存在,手伸出去直接是穿过了自己父亲的身体。

  “小音,我是你爸,你妈还有你叔叔、你姑姑、你爷爷、奶奶都是被张家给害死的,这个仇你就不报了?反正你和他也没有生孩子,大不了到时候离婚再嫁。”

  林音的父亲态度很坚决,他也被女儿的行为给激怒了,自己为家人为那些惨死的村民报仇,自己女孩竟然还阻止自己。

  “爸,你说过只报复一个人的,不会伤害泽宁的。而且,不是张家害死妈妈他们的,妈妈他们是被炸死的,他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官位隐藏了真相而已。”

  林音双眸泪流不断,撕心裂肺的喊道:“爸,张家并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啊!”

  “爸,你醒醒吧。”

  林音抓不住自己父亲的手,只能是抓住张泽宁的手臂,大声哭喊着。

  “就算张家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但要不是他,那真正的杀人凶手怎么可能逍遥法外,那工厂的老板又怎么会没有事情,张家和杀人凶手没有区别。”

  林音父亲还是没有放手,在他的眼中,如果不是张家助纣为虐,他们村六十个人又怎么会死的无声无息。连尸骨最终都没有留下,那工厂的老板又怎么可能逍遥法外那么多年。

  “爸,泽宁他救过我的命,如果不是他。我现在已经是死了。”林音看到自己父亲还是不愿意收手,痛哭着说道:“爸,我真的没有骗你,在八年前,泽宁他救过我。”

  林音父亲看着自己女儿的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手一松,放开了张泽涛兄弟两人。

  “咳咳……”

  张泽涛和张泽宁两兄弟恢复自由,立刻大口的呼吸起氧气,两人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就这么一会已经是让他们差不多要窒息了,如果再迟上那么一会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呼吸了。

  “怎么个情况。”林音父亲目光看向自己的女儿,询问道。

  “八年前,那时候我刚刚分配到一家学校实习,结果有一晚上碰到几个流氓。如果不是后来泽宁出手相救,恐怕我就……就被那几个流氓糟蹋了,那样我肯定不会活下去,会选择自杀,那样爸你也不会见到女儿了。”

  八年前,林音从师范学校出来,虽然有学校的举荐,但是因为没有关系,所以哪怕是考了第一名,可最终还是被分配到了县城一个偏僻的小镇。在小镇的小学实习。

  林音没有家人,当初收养她的那夫妻是外地人,林音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后,就独自回到了县城。所以她只能是住在镇上的学校宿舍。

  那天晚上,林音去学校外面不远处的小卖部买点东西,可结果却被三个流氓给缠上了,这三个流氓捂住她的嘴,将她给拖到了学校后面的小树林中,正要行那禽兽的事情刚好被张泽宁给看到。

  那天张泽宁也是到镇上的下属银行机构检查。恰巧那天中午他喝多了,一睡就是到了晚上,因为小镇偏僻路难走,所以便是决定第二天再回去。

  小镇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张泽宁吃随便吃了点晚饭后便是决定出去散散步,便是朝着学校方向走去,刚好就在小树林中看到三个流氓欺负林音的一幕。

  要是换做平时,张泽宁不一定会自己冲上去,可能会打电话叫人来,但是那一天也许是酒劲还没有散去,张泽宁直接是冲了上去,和那三个流氓打成了一团。

  张泽宁是公子哥,怎么会是三个流氓的对手,但是他死死的缠住三个流氓也给了林音逃跑的机会,林音慌忙的跑出小树林后立刻呼救,没一会一群镇上的居民便是冲了过来,那三个流氓见机不妙不是逃走了。

  英雄救美,很老套的故事,那偏偏就是这么的有效。

  没多久,张泽宁和林音便是相恋了,那时候张泽宁的父亲神经已经是有些失常了,所以,没有了人阻止,两个相爱的年轻人就很轻易的走在了一起,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听了林音的讲述,林音父亲沉默了,而一旁听着的张远河和刘扬两人也是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不可思议。

  这张家的事情未免也匪夷所思了,这是什么,晚八点狗血的肥皂剧都没有这么的狗血啊。

  “爸,求求你了,放过张家吧,他已经死了,其他人都是无辜的,你的仇也已经是报了。”林音的双眸带着恳求之色。

  对于林音,家里出事的时候她还小,所以,当她从自己父亲嘴中知道真相的时候,她确实是很恨张家,但是她会要比自己父亲理智一点,自己的家人并不是自己丈夫的父亲害死的,最多自己丈夫的父亲只是隐瞒了真相,只能算是帮凶。

  “爸,如果你要杀死泽宁,那就连我也一起杀死吧,泽宁要是死了,我也不会独活。”林音一脸坚决的护在了张泽宁的面前,目光和自己父亲对视着,眼神中流露出无比坚定的神色。

  “小音,你不要这样。”张泽宁听到自己妻子的话,就要从地上站起来,只是先前的缺氧实在是让他四肢无力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你要报复,就报复我吧,拿我的命去吧。”张泽爱站了出来,“我爸犯下的罪孽,我来替他偿还。”

  “姐……”张泽涛神色复杂的看向张泽爱,在知道了自己姐姐下药残害自己父亲,他的心里是充满了愤怒的,只是此时此刻……

  “哈哈,哈哈哈哈……”

  林音的父亲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只是,这笑声却是无比的凄凉,“你们三人要替你们父亲赎罪,而我的女儿却要阻止我报仇。”

  “爸,我……”林音张口想要解释。

  “不要喊我爸,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也不是我林家的女儿,从此以后你我没有任何关系。”

  狂风再次大作,房子里柜子上摆放的那些酒纷纷掉落在地上碎裂开来,无数门板被吹倒,那狂风吹得在场的人都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只有秦宇除外。

  狂风之中,秦宇便是看着林音父亲的身子慢慢变淡,到最后淡的彻底的消失。

  狂风停止!

  “爸,爸!”林音看到自己父亲消失不见,突然撕心裂肺的喊着,因为直觉告诉她,这是她最后一次和她爸爸的魂魄相见了。

  “不用喊了,你父亲是靠着报仇的怨念支撑到现在,但是现在这股怨念散了,也就消失了,你们张家好自为之吧。”

  留下这句话后,秦宇转身也是走出了张家,身后,张远河和刘扬连忙跟了出来。

  “大舅,你们不用跟着我,我一个人走走,你们先回去吧。”

  秦宇没有回头,直接是开口说道,张远河见状停下了脚步,“那小宇你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电打电话给大舅。”

  没有做电梯,秦宇是从楼梯走出单元楼的。

  张家的事情,让得秦宇开始对以往对因果的认知产生了怀疑,在秦宇以往的认知中,有因就有果,种下什么样的因就结下什么样的果。

  可实际呢,张家的事情却是如此的复杂,就好像是几条相交的线。

  二十年前,张家种下了因,于是便是有了林音父亲的报复,这是一个因果。

  那张泽爱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这个因果是什么?

  如果说张泽爱的因果可能是二十年前的那个因果所波及的,可林音的事情又该怎么解释?

  林音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打破这个因果的,就好像原本一条直线,而林音的存在就是这条直线上的一个结,因为这个结的存在,让得直线的方向出现了偏差。

  似乎,上天有意给张家开了一线天机,而这一线天机就是张泽宁。

  如果当初张泽宁没有救林音,现在等待张家的就是林音父亲的残忍报复,张家恐怕将不复存在。

  “看来任何因果上天都给留了一线生机,张家的张泽宁如此,当初何家的何倩也是如此,都是唯一的变数。”

  秦宇突然有了明悟,因果的复杂远远超过了他以往的理解,但正如大道四九还有遁去的一一样,因果也有变数,如果能够抓住这变数,也许,就能改变因果。

  甚至秦宇在想,如果当初张启涛不是身子撑不下去了,王秀琴最后是否真的会出手杀死张启涛?这变数又是在哪里呢?

  ……

  寒冷的夜晚,秦宇就这么一个人沿着公路行走着,他的思绪全部都落在因果上,就连秦宇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他思考的时候,他的元神小人又一次出现了,也如同他一样,双手托着下巴,一脸的沉思状。(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