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三十六章等待什么的到来

  “这是小事。”

  秦宇摆了摆手示意张泽涛不用再说,而后走到了茶几前,将那些袋子翻开来看了一会之后,抬头说道:“把你父亲请出来吧。”

  “哦,好!”

  张泽涛和他姐姐走进卧室,搀扶着老爷子来到了大厅,坐在了沙发上。

  同时,张家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一男一女走了进来,男的大概是三十多岁的样子,而女的却是要年轻一点,年纪估计在二十五六。

  “秦大师,跟您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和弟妹。”张泽涛朝着秦玉介绍走进来的这对夫妇。

  “秦大师好,张书记好,刘处长好。”很显然,张泽涛的弟弟和弟妹都提前得到了张泽涛的通知,态度很谦卑。

  张泽涛一家是三姐弟,姐姐张泽爱,弟弟张泽宁,张泽爱在市一家医院上班,不过这些年为了照顾老爷子则是调到了空闲的岗位上去了,也不怕被开除,因为她老公就是市医院院长。

  至于张泽涛的弟弟张泽宁则是在一家国有银行上班,目前是该银行的副行长,三十多岁的副处已经是很恐怖了,要是能跳出国企下放到地方那就是副县长级别了。

  对于一般的人来说,这一步可能很难。但是对于张家来说却不算什么难事,这一点张远河很清楚。虽然现在张泽宁不如自己,但是架不住人家年轻,而自己岁数已经是摆在那里了,再上也最多是上一级,没有多大的意义。

  至于张泽宁的老婆则是在某校教书,就是一普通的老师。

  “你们在这边坐一会。我要去书房弄点东西。”

  秦宇拿着一个袋子朝着书房走去。留下一群人在大厅等候。

  半个小时之后,书房的门打开,秦宇从里面走出来,在他的手上却是拿着一个用晒过的稻草扎成的小人。

  “这个小人你们姐弟三人选择一个人来拿。”秦宇拿着小人走到张泽涛三人面前,开口说道。

  “秦大师,拿着这个小人会有什么事情吗?”张泽涛开口询问道。

  “会,这个小人是替你父亲的,拿着小人就是拿着你父亲的命,一旦小人出了什么问题也就意味着你父亲身上会发生什么问题。”

  “那我来拿吧。我是长子。”张泽涛表情变得严肃,接过秦宇递过来这一寸长的稻草小人,小心翼翼的捧在胸口处,就跟捧着无价珍宝一样。

  实际上。张泽涛姐弟三人都是十分的孝顺的,而且他们的母亲去世的早,父亲工作繁忙还要照顾他们,所以张泽涛姐弟三对自己父亲都很在意。

  张泽涛小心翼翼捧着稻草小人,秦宇则是走到茶几上放着的袋子前,从里面抽出了一把纸伞,是那种样式十分古朴有点类似油纸伞。

  “这把伞你拿着吧。”秦宇将伞递给了张泽爱。“伞打开,遮住你父亲,记住,无论一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伞都不能离开你父亲头顶,更不能掉落。”

  秦宇的表情很严肃,吓的张泽爱用力的点头保证。

  在房间里打伞,这让张远河皱了下眉,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宇,不是房间内忌讳打伞吗?”

  按照当地的民俗禁忌,在房间内是不能打伞的,女的打伞会导致无法怀孕,而男的打伞则是造成秃顶。张远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是这样,但是老一辈这么一直传下来的,他们也就这么遵守下去。

  “大舅,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实际上,房间不能打伞这个说法确实是正确的。”秦宇看向自己大舅,解释道:“鬼魂阴邪一类的存在一般是喜欢呆在阴凉的地方,而伞有遮阳的作用,所以一个人在房内打伞的话,就会遮掉自己的阳气,如果附近有鬼魂阴邪一类的存在,就会朝着这边过来,到时候伤害到打伞的人。”

  这是一个纯碰运气的事情,很多人在房间都打过伞完,就是因为现在城市鬼魂不多,所以没有遭遇到。但是因为古代村庄周围都是大山,所以有许多过路的孤魂野鬼,在房子内打伞就很容易招惹上这些存在,这也是古代为什么会传下房子内不能打伞的禁忌原因所在。

  “原来是这样啊。”张远河恍然大悟。

  “大舅看过聊斋吧。”

  “当然看过。”张远河点了点头,他们这个年纪小时候可没那么多的小说好看,聊斋却几乎是他们经常看的小说之一,那时候的电视上也盛行聊斋的电视剧。

  “那聊斋的所有狐狸精之类的精怪与那些书生遇到,其中有很多的场景都是躲在书生的伞里,其实就是因为这一点。”

  古代书生进京赶考,路途艰辛,跋山涉水的少不得要带一把伞,而这些书生遇到狐狸精之类的女精怪,往往那些精怪白天就是躲在书生的伞里,晚上再出来与书生相会。

  “这么说那蒲松龄还真的懂这方面的东西啊。”张远河听了秦宇的解释后,有些震惊的说道。

  秦宇笑了笑,蒲松龄何止是懂这些东西,能将聊斋写的这么逼真,这蒲松龄必然也是一位高人,至少在与精怪打交道方面是一位权威。

  “可小宇既然这在房间内打伞会招来那东西,你为什么还要?”

  张远河的疑问也是此刻在场听了秦宇解释后所有人的共同疑问,尤其是张泽爱,听了秦宇的话,握着雨伞的手都有些抖。

  “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等下你们就知道了。”

  秦宇没有现在就揭露答案,而是走到茶几前,从里面拿出香烛纸钱。

  点燃三支禅香,秦宇朝着门口方向拜了三拜,而后插在香炉上,随即,朝着张泽宁说道:“去找个铁盆过来。”

  “秦大师,我们家没有铁盆。”张泽爱有些尴尬的答道。

  “那就用铁锅,将铁锅洗干净后,把里面的水擦掉然后拿到大厅来。”

  “这些事情我去做吧。”张泽宁正要走向厨房,他的妻子却是先一步走了进去,秦宇看着张泽涛妻子的身影,眼神微微闪烁了几下。

  “你和你妻子结婚几年了?”

  “七年了,我们在七年前结的婚。”张泽宁虽然不明白这位秦大师为什么会问他这个问题,但还是如实答道。

  “七年了你们都没有打算要个孩子?”秦宇继续问道。

  张泽宁神色一震,先是吃惊接着是为难,吃惊的是他不知道这位秦大师怎么知道他和妻子结婚七年了还没有生小孩的,为难的是这原因他不好说出口。

  “秦大师,我弟妹的身体状况有些特殊,所以暂时可能要不了孩子。”张泽涛在一旁给自己弟弟开口解释。

  秦宇没有再问,只是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走到了张泽涛父亲的面前。

  此时张泽涛父亲的神情很正常,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目光看向某一个点,就好像是陷入沉思当中,连秦宇走到他跟前眼珠子都没有转动一下。

  “老爷子?”张泽涛看到自己父亲就好像是痴呆了一样,忍不住叫唤了一声,结果张泽涛的父亲还是没有反应。

  张泽涛见状想要走过来,不过却是被秦宇给阻止了,秦宇一把抓住张泽涛父亲的两只苍老的手,而后,将香炉上插着的三支禅香拿下来,放在张泽涛父亲的手心中。

  三支禅香在香炉和在秦宇手上的时候都很正常,那烟雾是正常的燃烧和升腾,但是一到了张泽涛父亲的手中,三支禅香便是齐齐断掉,而那烟雾也是瞬间朝着四处飘散。

  见到这一幕,秦宇皱了下眉,将断掉的香头给拣起来放入香炉内,随即又点燃了三支禅香,不过这一次秦宇并没有把三支禅香放在张泽涛父亲的手上,而是交给了张泽涛。

  “把这三支禅香插在这稻草小人的头顶上。”秦宇朝着张泽涛吩咐道。

  “哦好。”张泽涛虽然对秦宇的举动疑惑不解,但是这时候的他对于秦宇的任何吩咐都是无条件的执行的。

  等到张泽涛将三支香给插好后,那边张泽宁的妻子也是将铁锅洗干净拿了出来。

  “秦大师,铁锅洗好了。”

  “嗯,把铁锅放在门口处,然后张泽宁你把这两队香烛点燃放在门口的两侧,这些纸钱放入铁锅内烧掉,但是一次不能烧太多,一次一刀,等到烧的差不多了再放下一刀。”

  “把灯关掉,所有人的手机也都关机。”

  啪!

  刘杨把大厅的灯关掉,此刻整个张家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在大厅内只能是看到三点红光,那是张泽涛抱着的稻草小人头顶上的三支禅香。

  除此之外就只有门口处的火光了,张泽宁蹲在那里烧着纸钱,两边的蜡烛微微抖动,将张泽宁的影子也给拉动起来。

  这一切,让得张家变得静谧和诡异,气氛开始慢慢的变得有些阴冷起来。

  没有人开口说话,秦宇不开口其他人不敢开口,生怕破坏了这么安静的气氛,此刻张远河张泽涛等人心中都有着一种直觉,秦宇,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的到来?

  PS:这个月还有一小时结束了,月票排名第十一,虽然和前面差的不多,但是九灯也就放弃了,因为,九灯打算争二月份,所以,大家留好你们的保底过了十二点开投,明天的更新肯定让大家满意!(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