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三十章欺软怕硬

  李火没有任何的话语,直接是当着秦宇等人的面,掏出了手机,拨出去了一个电话。∈?,

  “喂,王哥啊,刚是不是有人打电话让你们到县城大酒店来,嗯,没错,几个不长眼的想闹事,我二舅也在这里参加我的婚礼呢,那行,到时候我请王哥几位哥哥吃饭。”

  啪!

  李火挂掉了电话,而后用一种嚣张的眼神看向秦宇,“你不是会找工商局的人来吗,那我就告诉你,今天要是工商局的人会来,老子就跟你信。”

  李火的嚣张态度震住了刘帅的那些亲戚,刘帅的父母脸上露出着急之色,同样的,秦宇的那些同学不少也脸上露出了胆怯之色,他们都只是平头百姓,又怎么争斗的过权贵。

  先前不过是热血上涌,可在现实面前,这热血终究是退却了。

  “帅帅,不要乱来。”刘帅的父母一把拉住刘帅,刘帅的父亲更是朝着李火陪着笑脸,说道:“李少,孩子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

  “刘帅你冷静点。”张霞此刻也是抱住了刘帅,而后眸子看向秦宇带着一丝嗔怪,显然在张霞眼中,自己老公会这么冲动,有很大的原因是秦宇的缘故。

  “秦宇,求求你不要闹事了,咱们惹不起对方的。”张霞小声哀求着。

  秦宇看了张霞一眼,随即叹了一口气,目光看向刘帅,“刘帅,怎么决定你自己选择吧。”

  是的,秦宇是打算替自己的两位同学出头,但是如果这两位自己都放弃了,那么他也不会一意孤行,有些时候。一切都要讲究一个缘字。

  刘帅神情变化,看着李火那嘲讽的目光,半响之后却是一咬牙答道:“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今天我就闹了。”

  刘帅终究还是决定破罐子破摔,被人欺负到了这份上要是还忍气憋声,那他就不算是一个男人了。

  “帅帅!”

  “刘帅!”

  “爸妈,张霞,你们也不要再劝我了,不能给张霞你一个完美的婚礼,我还算是一个男人吗?”

  刘帅脸孔青筋暴涨。而张霞在这刘帅这话一出口,再也忍不住热泪从眼眶流下,今天的这一幕幕何尝不是对她的羞辱,那么多的亲戚和闺蜜还有好友看着,结果却被人家酒店差点赶走,这简直就是将她的脸放在地上踩。

  “放心,这个婚礼不会错过。”

  秦宇拍了拍刘帅的肩膀,刘帅,没有让他失望。既然如此,那他也不能让自己这位老同学失望。

  再次拿出了手机,秦宇又一次拨通了工商局的电话,而且这一次还是开着扩音。

  “你好。这里是县工商局,有什么事情吗?”

  “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了,我是想知道,这工商局离县城大酒店这么远吗?还是你们堵车堵在路上了。”秦宇的声音听不出一丝的表情波动。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边的工作人员现在都在外面处理纠纷,要是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告诉我,等到工作人员处理完了之后。我会让他们尽快过去的。”

  “这么说,现在你们是没法过来了?”

  “不好意思,我们这边工作人员抽不抽身。”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

  啪!

  秦宇直接是挂掉了电话,李火听到电话里的回答,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我已经跟你说过,要是工商局的人会过来,今天我就跟你信。”

  “算了,我秦家可不想被人指着脊梁骨骂。”

  秦宇看了李火一眼,同时,又拨出去了另外一个号码,这一次,秦宇没有按免提。

  “张处长,嗯是我,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工商局的人,嗯,我这边有一些纠纷,如果可以的话,那就麻烦张处长叫工商局的人来一趟。呵呵,我这县城工商局的人架子很大请不动。”

  秦宇的电话挂掉了,虽然秦宇的话有些没头没脑,但是在场的人都听明白了,秦宇这是找关系了。

  “原来是仗着自己认识一两个人。”李火冷哼了一声,“可那又怎么样,今天你们就别想在这酒店呆下去了。”

  李火朝着门口一招手,当下,酒店的保安纷纷涌了过来,再加上李火的那些狐朋狗友,十几二十位壮汉虎视眈眈的盯着秦宇一行人。

  这是要动手赶人了。

  “你们是自己走还是让我将你们轰走。”老火表情不善的看着秦宇,那边张县长和自己父亲已经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他没那么多时间拖延了。

  “我们,我们去四楼。”刘帅的父母死死的拽着刘帅,这去四楼举办婚宴也总比被赶出去好啊,现在哪还有时间让他们重新找一家酒店,难不成真的不结婚,那他们刘家不得成笑话了。

  “现在想去四楼,晚了。”李火一脸的高高在上,“要想去四楼也可以,让他跪下来给我道歉,我就给你们机会去四楼。”

  李火的手一指秦宇,残忍的说道。

  “这不可能!”秦宇还没有答话,刘帅便是先开口了,“今天我这个婚就是不结了,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刘帅别冲动。”

  这边的动静,也是引得休息室那边的注意,尤其是刘帅的吼声,整个酒店的大厅几乎都可以听到。

  “李老板,还是去看看吧。”

  “哎,张县长说去看看那就去看看。”

  休息处,张县长迈着步伐走了过来,人还没到,便是开口喊道:“都怎么回事,这大喜事的日子,闹腾个什么?”

  “张……张县长。”刘帅的父亲看到张县长到来,有些结巴的喊道。

  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的思想便是贯穿着每一个百姓的心中,面对着张县长,刘帅的父亲便是自觉的矮了几头,就连刘帅也是一下子沉默了。

  “你们的事情我听说了,既然两家都同时结婚,那本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嘛,干嘛要闹得这样,我看四楼也挺好的,这样吧,到时候我上去敬你们新郎新娘子一杯酒,这事情就这样了。”

  如果是李火或者李火父亲说这话,刘帅可能还会辩驳,但是,面对张县长,刘帅却是硬气不起来,只能是沉默对待。

  “张县长,我想你搞错了,这酒店的二楼是我们这边先预定的,他们后来插进来的,就算是要去四楼也该是他们去。”秦宇开口了,别人怕张县长这官帽子,不过他可没把一副县长放在眼里。

  “你这同志这样说话就不对了,你这么闹下去又有什么好处,年轻人火气还是不要这么的大。”张县长眉头也是皱了起来,被一个年轻人反驳这让他觉得面上无光。

  “好,四楼就四楼。”

  秦宇突然改变了口风,让得刘帅诧异,也让得其他人都诧异,前一刻还一副打死了也不退步的态度,怎么现在就突然改变了?

  李家那边的不少人包括李火脸上都露出了嘲讽之色,在他们想来,秦宇是被张县长的官威给吓住了,也是,县长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官了,能不怕吗?

  “走吧,咱们上四楼。”

  秦宇看着刘帅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直接是半拉着刘帅朝着四楼走去,而刘帅的父母见状也是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先把这场婚礼举行了再说。

  “还以为是什么硬骨头,原来也是欺软怕硬的主。”李火朝着秦宇离去的背影呸了一声,如果不是张县长在,他才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这伙人,不过这个仇他也记下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报复。

  “张县长,我们也上去吧。”李火的父亲朝着张县长说道。

  看到秦宇一行人走了,李火的父亲也是开口朝着张县长说道,不过,此时的张县长目光却是看向酒店大门处,眼中带着不可思议之色。

  “李老板,你把大老板都请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你啊。”张县长带着一丝怪意的说了一句,随即便是迎着门口的三道身影走去。

  “大老板?”李火的父亲愣住了,什么大老板,他自己就是老板啊?

  带着不解,李火父亲也是跟着张县长的目光朝着门口看去,这一看,却是傻眼了。

  “张……张书记!”

  李火的父亲一眼便是认出,此刻出现在门口的三道身影,其中一位就是一把手张书记,另外一位年轻人他不认识,而还有一位却是张书记的秘书,现在的办公室一处刘处长。

  “亲家,张书记是你请来的?”李火的父亲朝着身边自己的亲家城建部的部长问道。

  不过一问完,李火的父亲就知道自己问错人了,因为此刻自己亲家脸上也是一脸的吃惊,那嘴巴张的老大的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很显然,自己亲家也是不知道张书记的到来。

  不管怎么样,张书记能来对他李家来说这是好事。想到这里,李火的父亲连忙给李火使了一个眼色,快速的朝着门口迎上去,脸上是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张书记百忙来参加小儿的婚礼,真是让我李家倍感荣幸啊。”李火的父亲大老远的就伸出了双手,准备握住张远河的手。

  只是,张远河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之后,径直是从他的身边走过,根本就没有和他握手的打算,这让李火父亲的老脸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ps:年底了,搞个活动回馈下大家,关注九灯的威信公众号:九灯和善。另外,今天威信还会开放两个群哦,上一次开放群五分钟就满了,大家要注意了,要加的抓紧!(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