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二十七章同学结婚

  正如秦宇所说的那样,一开始她是没有动杀意,但是这不代表着她就会替秦宇隐瞒真相。如果,秦宇没有展露出来让媚后心动的实力,媚后将会把事情的真相如实的告诉奇门峰的人,到时候自然会有奇门峰的人来找秦宇算账。

  但是现在,秦宇展露出来的实力让得媚后心动,虽然秦宇不是她的对手,但是秦宇的成长速度让得媚后心悸,在短短的三年时间从不到六品境界一下子进入七品后期,如此大的跨越,才是媚后最终决定和秦宇合作的真正原因。

  不然的话,单单是一个七品后期还不足以打动媚后,媚后看中的是秦宇的成长潜力。既然三年的时间秦宇可以成长到这一步,那么再给秦宇几年的时间呢?

  “媚后大人这就要离去?是返回三十六洞天福地?”秦宇看到媚后要走,开口问道。

  “怎么,你还有事情?”媚后停下脚步,目光看向秦宇,冷冷的问道。

  “没有,只是马上就要过年了,在下心想媚后大人难得出来一趟,何不多玩几天,看看这俗世的大好河山。”秦宇客气的答道。

  媚后妙目流转,也不知道是对秦宇的话意动了还是怎么样,半响之后才答道:“我不会这么快就返回三十六洞天福地。”

  “不知道媚后大人会呆多久?”听到媚后的话后,秦宇追问道。

  “怎么,你还想监视我的举动?”

  “在下不敢,只是正月初八是在下的大婚日子,如果媚后大人有空的话,不妨来喝杯喜酒。”秦宇笑着邀请道。

  “结婚?”媚后的目光在秦宇身上打量了几个来回,“如果有空我会过去的。”

  “那在下到时候就恭候媚后大人和岳师妹的大驾光临了。”

  ……

  解决了媚后的事情,三十六洞天福地的危机暂时消除,秦宇和媚后一前一后走出了后院,媚后直接是带着岳萱萱离去了。而秦宇却没有走。

  看着成为废墟的许府大厅,秦宇脸上却是露出愧疚之色,看向许言,抱歉的说道:“许老。这真的是不好意思,毁掉了许家的大厅。”

  “少主严重了,我许家的一切都是少主的,只要少主没事,别说是一座大厅。就是把整个许府都拆了都没有任何的问题。”许言连忙答道。

  “话不是这么说的,现在马上就要过年了,这大厅被毁,你们许家的许多活动也会受到影响。”

  “少主无需担心,我许府其他不多,但就是房子多,不过是毁了一栋大厅而已,明年就可以重新修建起来。”

  秦宇点了点头,许家的态度他很早就清楚了,算是自己师傅这一脉留下来最忠诚的。总之,欠下许家的情分他会记在心底。

  “少主,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少主从那边风尘仆仆而来,正好是给少主接风洗尘。”

  秦宇没有拒绝,跟随许言等人到了后院,那边许家的厨师已经是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因为不能使用念力,所以秦宇毫无意外的又一次喝的醉醺醺的,这还是秦宇浅尝即止的结果。

  许家的老一辈还有年轻一代都来敬酒。虽然每一次秦宇都是只抿那么一下,但是架不住许家人多啊,大大小小几百号人,光是抿一口也喝掉了三杯。接近一斤白酒了。

  喝醉的结果就是秦宇今晚留宿许家,第二日,才在许承的接送下重新登上了回家的高铁。

  小县城的年关总是十分热闹的,外来打工的年轻人回来,让得往日沉浸的城镇多了许多生机,串门的串门。忙着相亲的相亲,总之,只有在每年过年时分,小县城的热闹才可以和大城市比。

  “你们那人都走空了啊,这样不更好吗,不会堵车。”

  此时的秦宇,正在自家的院子里晒着太阳和孟瑶煲着电话粥,从孟瑶的口中秦宇得知,现在的京城已经是很空虚了,除了内环,靠外面的人几乎是都走光了。

  当然,京城还算好的,昨天秦宇表哥张华回来告诉秦宇,广_州和深_圳那边,尤其是深-圳,已经是成为了一座空城了,这个建立在外来人口的繁华城市,每到了过年期间,冷清的犹如一座死城。

  “那行,先不聊了,注意不要冻着了,嗯,去吃饭吧。”

  秦宇挂掉了孟瑶的电话,正寻思着再给莫咏欣打个电话过去,到了这时候可不能厚此薄彼。

  不过,就在秦宇准备拨打电话的时候,秦宇的手机却是响起了,看了眼号码,秦宇直接是接了起来。

  “喂,大舅,有什么事情吗?”

  “小宇,你现在在家里吗?我让秘书过去接你一趟,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

  “什么事情啊,大舅?”秦宇皱了下眉,自己能够帮上大舅的似乎也只有那方面了。

  “小宇,我也只是受人之托,有人要见见你,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所以就找上了我,反正你来见一下对方就可以了,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

  听了自己大舅的话,秦宇心里却是微微有点谱了,自己大舅现在是县里一把手,能够找上自己大舅,而且还让自己大舅不好拒绝的,这对方的来头应该是不小啊。

  “好,那我在家里等。”

  秦宇挂掉了自己大舅的电话,回到房间将睡袄给换掉了,等到再次出来的时候,门口处,刚好是停了一辆黑色的车子。

  “刘秘书,麻烦你了。”

  秦宇和自己父母打了声招呼之后便是直接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秦少客气了,都是为领导服务。”开车的是刘秘书,秦宇曾经见过几次,以前自己大舅当镇长的时候就跟着大舅了,现在大舅成为了一把手,这刘秘书自然是水涨船高了,也是成了县里的红人之一。

  刘杨一边开车,一边偷偷观察车后座的秦宇,作为秘书,而且还是领导身边的贴身秘书,刘杨对于领导家里的一些亲戚也是很了解的。

  领导家没有出过什么大官,可以说,领导这个县里一把手是家族最大的官了,而他平时也帮忙处理过领导的一些亲戚的事情。

  不过,刘杨发现了一个细节,在领导的这么多亲戚当中,领导唯独对自己的这个妹妹非常的关心,每年过节都要送上一点礼物,就是给市里的那些领导送礼都没有那么的勤快。

  一开始刘杨还以为是领导和他妹妹感情好,但是到后面,刘杨却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领导似乎对自己这妹妹还有妹夫很尊重,可自己查过,领导的妹妹和妹夫只是一般的公务员,并没有其他的关系背景。

  事出反常必有妖!

  直到又一次领导喝醉了酒,刘杨才知道为什么领导会这么在意他妹妹一家,那一次,领导喝醉后,他扶着领导上车时,领导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能坐上现在这个位置完全是因为我外甥的缘故,只要有我外甥这层关系,别说是市里,就是省里都没有人可以动的了我,给上面送礼那不过是因为礼节需要而已。”

  这句话,刘杨牢牢的记在了心里,所以这一次领导让他过来接他外甥,刘杨是一点也不敢耽搁,而且态度摆的很低。

  车子离开了秦宇家,朝着县城的某个方向而去,不过在半路上的时候,秦宇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喂,老同学还听得出我的声音吗?”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男声,秦宇眼珠子转动了一下,下一刻便是呵呵一笑,答道:“怎么会听不出来,是曹岩吧。”

  曹岩,秦宇的高中同学,属于那种学习成绩中上但不拔尖的很普通的一个学生,秦宇会记得,是因为当初和对方坐在上下位坐了一个学期。

  “没有想到竟然还听的出我的声音,不错啊,听何倩说你回来了,老同学,今天是刘帅和张霞结婚的日子,就在县城大酒店,老同学过来喝杯喜酒不?”

  “刘帅和张霞结婚?”秦宇愣了一下,他的记忆不错,刘帅和张霞都是他的高中同学,张霞是班里的尖子生,而刘帅呢就属于差生的那一拨,不过刘帅的家里有钱,听说是包工程的大老板,没有想到这两位竟然走在一起了。

  “秦宇,你可别不来啊,刚刘帅说要亲自给你打电话,不过因为事情忙所以就让我打了,过来喝杯喜酒,咱们高中很多同学都来了,也算是聚一聚吧。”

  “喝酒我是真没时间,这样吧,我过去一趟,表达一下我的祝福。”秦宇听到前面刘杨小声的话语,说他们车子一会要路过那酒店,当下朝着电话说道。

  “那行,你先过来再说,我们就在酒店门口等你。”

  挂掉了电话,前面的刘杨笑着问道:“秦少,同学结婚啊?”

  “是啊,同学结婚。”秦宇靠在后座上,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初这刘帅和自己好像是不怎么对付的,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那时候年少轻狂,现在出了校园走上社会,同学,却是一份很珍贵的情意。(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