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十七章定下规矩

  参加祭祖大典的玄学界众人,看着秦宇站在祭台上的背影,一个个神情变得复杂。

  国师啊,这算是玄学中人在俗世所能取得的最高位置了,而且从民国开始,再也没有人担任过国师一职了。虽然有不少玄学界人服务于那几位大人物,但也不敢以国师自称,因为那些人没有号令整个玄学界的实力。

  但是秦宇有,所以,秦宇这国师是名副其实的,哪怕是那些千年世家也不得不承认,只要有秦宇在,恐怕他们不敢再向以前那样肆无忌惮的向国家提要求了。

  太阳的突然出现对于观看直播的普通百姓来说是震撼的,不少上了年纪的更是直呼祖先显灵了,然而,这阳光落下来,落到那道年轻的身影上,这一刻,将其衬托的更加的不凡和出尘。

  所有电视机前的观众都想要看清楚这道年轻的身影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他们失望了,因为摄像机从来就没有拍到过这年轻人的正面,永远是一个背影,只有在其上香的时候才拍到了一个侧面,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

  ……

  祭祖大典结束,留给观众的是震撼和神秘,受邀参加的嘉宾也是各自散去,不过,玄学界的人并没有各自回家,而是出现在了一座大宅院当中。

  外面北风呼啸寒冷异常,但是这大宅院,一走进来便是让人仿佛置身于春天,暖洋洋的风吹在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那么的舒服。

  “阵法?”

  每一位走进来的玄学界人都会有些惊讶的朝着这大宅看一眼,大宅并不是封闭的,但却能够做到将外面的冷空气完全阻隔了,这阵法必然布置的不小。

  只是,让玄学界人震撼的是,他们看了许久都发现不了一丝阵法的痕迹,虽然他们知道这里肯定是有一个阵法的存在。可就是找不到。

  这些玄学界人进入宅院之后,便是有人领着他们朝着后面而去,最后都停留在后花园中。

  后花园很大,而且这里已经是摆好了桌子,有着身材苗条穿着旗袍的年轻女子给玄学界人奉上香茗。

  “各位,你们说秦宗师找我们过来有什么事情吗?”一位老者开口朝着到场的众人问道。

  “不知道,不过现在不该叫秦宗师了,而是该叫秦国师了。”

  “是啊,今天我算是看出来了,这祭祖大典就是秦宗师登任国师的登台大典。是以此来宣告世界和宣告给我我们看的。”

  玄学界人都不是傻的,这一次的祭祖大典他们已经是看出了许多东西了。

  正在说话间,后院门口方向又走近来了一行人,看到这一行人,先前还在讨论的人一下子便是噤声了。

  后花园一共安排了三十张桌子,而这一行人则是被引到首排三张桌子的一张上面坐下。

  “就凭他们也能做首张?连那些大观的观主和寺庙的住持都没有这个资格。”

  看到这一行人坐下去,人群又小心的议论起来。

  “嘘,你们小声点,看不出这些人和秦国师的关系都很好吗?那是天极门的掌门。据说还是秦国师的师兄,还有那光孝寺的两位,当初秦国师可是得到了六祖亲自赐福的,这关系能不亲近吗?”

  “是啊。这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不然凭天极门哪有资格坐在这最上首三桌之一。”

  “咦,天极门我可以理解,可这上清观又有什么资格?难道上清观也和秦国师关系很好?”

  “谁知道呢。总之,这一桌的人都记住了,以后千万不能得罪。”

  在场的都是招子明亮之人。已经把包老他们所在的这一桌的都给记在了心中,甚至在场之人已经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交代门下弟子和家族子弟,这几个门派的人要是碰到能结交就结交,不能结交那也不要得罪。

  因为,以秦国师的年纪,未来百年时间的玄学界都将会是属于他的,这是已经没有任何人会有异议的,大势已成了,谁也阻止不了。

  现在在场的人唯一担心的就是秦宇当上国师之后,想要插手玄学界事务,到那时候,他们这些家族门派的又该何去何从?

  有了这种担忧,在场之人除了包老他们那一桌,其他人都没有多大的心思品尝眼前的香茗。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

  后院门口,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在场的各大家主掌门和住持听到这声音瞬间从位置上站起,目光看向后院门口处,那里,秦宇正笑吟吟的朝着这边走来。

  “恭喜秦国师!”

  所有人齐齐开口朝着秦宇抱拳恭贺道。

  “呵呵,各位无需如此,这不过是一个虚名罢了,什么国师不国师的,都只是玄学界的一份子而已。”

  秦宇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坐到位置上。

  “秦国师谦虚了,古往今来,能称国师者不外乎那几位,而秦国师无论是修为还是境界都不弱于那几位,有秦国师在,我华夏玄学界复兴指日可待。”

  “没错,秦国师担任国师必然是我玄学界之福,这一日必然是会载入我玄学界史册的一天。”

  听着这些掌门和家主的话,秦宇笑了笑,朝着前面走去,他哪里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

  先用好话捧着自己,而且这些好话都把自己快要捧到了玄学界第一人和玄学界掌舵者上面去了,这样的话,自己到时候还好对他们提一些苛刻要求吗?

  这些人不过是怕自己成为了国师,会选择站在国家这边拿他们这些家族门派开刀而已,不过,他这一次会留下玄学界众人,也确实是存了某方面的心思。

  “在场的各位都是玄学界各大掌门、家主和住持,可以说,咱们在座的几乎占据了玄学界百分之九十的力量,这一次邀请各位,一来是想和大家聊聊,二来也是有几件事情想要和大家商量一下。”

  秦宇这话一出,虽然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不过在场的各位表情可全都变得严肃起来,因为他们知道,该来的终于是来了。

  “秦国师客气了,秦国师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只要我们能做到的肯定做。”

  在场之人目光纷纷朝着说话之人看去,这一看却全都傻眼了,因为他们想过其他任何人接这话,哪怕是秦宇安排的托也好,但是他们绝对没有想到,说这话的竟然是天师府的人。

  天师府啊,那不是和秦国师不死不休的吗,秦国师就是踩着天师府的人扬名的,如果说整个玄学界最恨秦国师的势力,天师府要是排第二,绝对没有人敢第一。

  哦对,也许那已经消失了的控尸一族应该可以和天师府比一比。

  可现在呢,天师府的人竟然第一个响应秦国师的话,这天师府的人是想干什么?

  这是打算放弃以前的恩怨,抱秦国师的大腿了,真要这样的话,那这天师府也真是舍得放下脸皮啊。

  被这么多人盯着,天师府的那位长老心里也是在苦笑,这些人当他想要这么做啊,当天师府愿意啊,这是祖师爷传下来的神谕,必须要和秦宇打好关系,祖师爷的神谕他们不敢不遵从。

  此时的秦宇也是愣了一下,表情有些古怪的看了那天师府的长老一眼,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不管天师府打的什么主意,反正天师府现在的态度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情,毕竟天师府在玄学界的地位可不低。

  “诸位,玄学界千百年发展下来已经有了自己的规矩,在下也不会去擅自想要改动这些规矩,这一点,请大家可以放心。”

  秦宇这话一出,气氛明显就要比先前轻松了许多,不少人的严肃面孔收了起来。

  “但是,时代在变化,玄学界现在和世俗之间的联系很密切了,毕竟,我们不可能躲在深山老林中不出来,而且按照现在的发展速度下去,就算是躲在深山老林当中一样是会被发现。”

  “所以,为了防止玄学界和世俗之间的矛盾,我打算成立一个新的组织,这个组织,就是用来处理世俗和玄学界之间的事情的。”

  秦宇的话让得在场之人再次议论起来。

  “各位,我先声明一点,这个组织我不会参加,到时候有两方的人马组成,一方是国家的某个部门,而这个部门我相信在座的不少人都和其打过交道,另外一方人马则是从在座的各大家族门派道观寺庙之中挑选出来,人数肯定不会少,按照我的估计大概会在两千人左右。”

  两千人,一方各出一千,这意味着各大门派和家族平均都可以安排到两三个人,对于各大门派和家族来说,两三个人并不算什么。

  “关于具体的处理规则我也不会插手,到时候由你们双方商量,不过,我只有一点要求,玄学界人不得无缘无故对普通人出手,如有过线者,严惩不贷!”

  秦宇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表情很严肃,这让在场的各大家主和掌门神情一凛,因为他们知道,秦宇既然这么说了,那么这条线就绝对不能过。(未完待续。)

  ps:更新晚了,还有一章,预计一点半左右了,大家明天早上来看吧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