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大道不可寻

  城市风水,首重变化,凡看风水必预料前后二十年之变化,所以,事不可过极。》,

  这是秦宇在诸葛内经中写下的正文的第一句话。

  古代,风水师们往往给人挑选风水之地务必要追求到极致,甚至精细到离山多少丈,明堂多少尺,两侧青龙白虎多高,这些都考量好了。

  然而,在现代城市中,也许今日刚好压白虎一丈,明日白虎便是高其十丈,这中间的变化,风水师必须得预料到。

  所以,这个变字是让风水师针对会出现的变化而提前做好的准备,假设明堂出现变化,青龙白虎转移又该如何应对,能够保证今日之藏风纳气之好风水明日不会变成夺命丧家之煞气。

  此为城市风水之重。

  风水,以罗盘定位,以山立向!

  然城市罗盘定位却与古代不同,罗盘定位分地理定位和磁场定位两种,地理定位位置不变,但磁场定位却是完全不同。

  古代磁场定位,在农村在乡下也是选择平地空旷之处,然而在城市之中充斥着高楼大厦,地下也有着厚厚的钢筋混泥土,这些都会影响到磁场变化,甚至产生新的磁场。

  所以,城市风水如何下盘是一大问题。

  其次,风水立向!

  在农村在古代,风水立向十分的简单,几乎可以一眼便是看出哪是坐山哪是朝向,但是在城市中,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在寸土寸金的商业区,开发商不会管什么一元聚气,什么骑线。什么空卦出亡,开发商只希望能够最大程度的开发这片土地以获取最大的利益,因为这楼房他们自己并不住。

  所以,这对风水师的要求就非常高,风水师必须要立好向,否则的话。立向错了,以后调整之时便是步步错,到最后造成后患无穷。

  ……

  洋洋洒洒,秦宇在诸葛内经中写下了三百多字。

  而就是这三百多字,让得秦宇整个人都虚脱了,站在热闹的街道中,来往的行人都注意到,此时的秦宇浑身不断的冒汗。

  不少行人见状纷纷躲着,在这个时代。都市的快节奏已经是让人够累了,谁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农夫与蛇的故事在这些年便是深入人心了。

  砰!

  最终,秦宇终于是倒在了这街道上,闭着眼睛。

  然而,这些秦宇都没有察觉到,这一刻的秦宇全部心神都放在了脑海之中,放在了那诸葛内经中。放在了自己写的经文内。

  “入城看气口,山向排星斗。”

  脑海中的秦宇再次奋笔疾书。到了现在,秦宇的全部心神都沉浸在了其中,这一刻的他真正的体会到那种传道的感觉。

  文字,是伴随着人类进步的动力,是文明的薪火,更是大道的传承。

  当秦宇奋笔疾书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对风水有这么多的感悟和理解,每一次下笔都是对自己内心的一次拷问,一次对风水理解上的拷问。

  理不辩不明,道不写不悟。

  到了此刻,秦宇终于明白为何当初老子在函谷关可以一气呵成写下道德经之后便是骑牛西去。因为,对于老子老说,写道德经是让他自己内心对自己道的一次肯定,一次对自己的拷问。

  道已成,留下经文传道大千世界,此生无憾,便是潇洒西去!

  秦宇还不能和老子比,但是在写这篇风水经文的时候,他的元神也有一种飘飘然而欲乘风而去的感觉,那是一种仿佛触摸到了某种道的轨迹,只要踏上这条轨迹便能成就大道。

  大道三千,我只取一瓢,到了极致便可!

  此时秦宇的元神在丹田之处,双手掐诀,神情肃穆,秦宇在诸葛内经中每写下的一个字都在元神的额头处显露,同时,元神的身躯也在缓慢的增长着。

  一毫米一毫米的增长着……

  不论是秦宇还是元神,这一刻都想触摸到这一条大道,就好像是溺水的人拼命的想要抓住那救命的稻草。

  然而,无论秦宇如何努力,始终与这大道有着那么一只手的差距,可望而不可得。

  “城市之水在何处,城市之山又在何方,车水马龙即为水,而高楼大厦即为山,以楼为靠,以街道为水,此之藏风纳气首选。”

  不甘心的秦宇再次在诸葛内经中奋笔疾书起来,只是这一次,这些字写完之后便是很快被诸葛内经给抹去。

  错了!

  秦宇的理解是错的!

  噗!

  一口鲜血从秦宇的口中喷出,这让行走在一旁的行人更是让开到了一边,虽然有不少行人停下了脚步,甚至还有人有些不忍,拿出了手机拨打了救护车,但是,至始至终没有人上前。

  不是他们没有爱心,而是他们不敢。

  此时的秦宇身体状态很可怕,浑身在不断的冒汗,一口鲜血喷出更是染红了半边身体。这些行人害怕沾染上事情,毕竟这里没有摄像头,真要有什么事情谁也说不清。

  就算,最后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在这都市之中,谁不是数着时间过日子,谁又愿意花几天甚至几个礼拜的时间用在证明自己清白上。

  原本,按照法律规定,谁举报谁举证,但是在这个社会却恰恰相反,如果你不能证明你的清白那么你就要承担责任。

  这是出于对弱者的同情,但同时也是一个社会的悲哀。

  行人们只是站在一边,眼看着秦宇再一次吐出鲜血的时候,最终,一位六十多岁,拖着一麻袋矿泉水瓶的环卫老大爷走到了秦宇的跟前,停下身子,拍了拍秦宇的脸。

  “小伙子,浓没事吧,醒醒。”

  老大爷朝着秦宇走去的时候,旁边围观的一位男子开口说道:“大爷,您还是离远一点,不然的话要是被讹上了话那可就……”

  男子的话没有说明,但是意思很简单,你一个捡矿泉水瓶的环卫工人一个月才多少钱,真要被讹上了非得让你倾家荡产,还得连累到你的子女。

  环卫大爷明白男子的意思,摇了摇头,“我相信这世上还是好人多的,做好事是会有好报的。”

  说完之后,环卫大爷便是轻轻的在秦宇的手腕处按了几下,老大爷活了这么久,也知道一些急救常识,当感觉到秦宇的脉搏跳动平稳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快,你们帮忙叫一下救护车吧。”老人朝着人群围观的人喊道。

  “已经拨打了,救护车说这边他们车子过不来,要等一会才到。”一位围观的群众喊道。

  环卫老人继续小声的在秦宇的人中掐着,环卫老人的举动让围观的人群不少人露出了一丝惭愧之色,半响之后一位男子喊道:“连老大爷都不怕那我们怕什么,再说了,我们这么多人可以作证也不用怕被讹诈。”

  这位男子说完之后便是跟着环卫大爷来到秦宇的身侧,没一会,人群中也冲出了几位年轻男女,纷纷上前帮忙。

  然而,这些人并不知道的是,在老人第一次手拍打在秦宇的脸上时,秦宇便是已经清醒过来了,只是,他不愿意睁开眼睛而已。

  失败了,秦宇此刻的内心充满了自嘲,自己太担心了,以他现在的境界又怎么可能真正的写下传世经文,赖布衣,杨救贫,哪一位不是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而后才留下传世经文的。

  而自己呢,不过才区区几年的时间,凭借的不过是这几年的经历,就算自己再天才也不能完成一部传世经文,能够领悟到这里已经是很不错了。

  可叹自己人心不足蛇吞象,到最后落得现在这个结果。

  缓缓睁开眼睛,秦宇还未说话便是听到人群一阵欢呼。

  “醒了,醒了!”

  秦宇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苍老的脸,看到老人的脸,秦宇脸上露出感激之色,“老人家,谢谢你了。”

  这一声道谢是秦宇发自肺腑的,因为,如果不是老人的话,后果不可预料,自己妄然抓去大道,伤的不仅仅是自己的道基和境界,更重要的是如果再继续下去,自己恐怕就彻底的回不来了。

  元神飘飘欲仙,将会飘到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然而在那里永远的沉沦,再也没有醒来的可能。

  所以,说老人是自己的就救命恩人一点都不为过。

  “小伙子你不要懂,救护车马上就要来了。”老人看到秦宇要站起来,连忙劝阻,而其他人也是忙着按住秦宇。

  “老人家,我没有事情,不用去医院,另外,谢谢大家了。”

  秦宇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的伤并不是在身体上!

  拒绝了众人的好意,秦宇从地上站了起来,为了让大家放心,更是连着蹦跳了两下,而且最关键的是秦宇的脸色也很快就恢复了红润,不像是有病的样子。

  看到秦宇坚持,众人只得作罢,而后纷纷离去,不过秦宇却是拉住了老人,接过老人手中的麻袋,“大爷,我帮你吧。”

  “那怎么好意思。”

  “没事的,毕竟大爷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秦宇摇了摇头,他会这么做,是有他的目的的。(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