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章专精风水之道

  然而,回到了房间的秦宇并没有就此睡去,而是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脸上露出沉思之状,他思考的,是先前所看到的那山脉从无到有的一幕。

  玄学界所有人都知道,秦宇是以风水入道,而且秦宇自己也了解,在玄学中,他最擅长的便是风水,虽然说占卜相术、奇门遁甲他也有所涉猎,但始终是不如风水。

  可以说,没有今天山神给他看到的那一幕幕画面,秦宇自认为自己在风水上的造诣和赖布衣等人也相差不远了。

  但是经过了那一幕幕,秦宇才知道,自己和赖布衣、杨公等人差远了。

  也许,论境界,赖布衣和杨公等风水大师和他一样都是七品传奇宗师境界,但要是论在风水上的造诣,自己还远远的不如这几位。

  传闻之中,赖布衣和杨公寻龙点穴有时候望山便是可知,而自己却是不能做到这一点,这就是差距。

  不过,看了山脉从无到有出现的画面,让得秦宇对的龙脉有了更深的理解,再也没有比这更直观更近距离的观察一座山脉龙脉形成的机会了,秦宇相信,就算是赖布衣和杨公他们恐怕也没有这样的机缘。

  赖布衣和杨公完全是靠着自己对风水的理解,一步步的研究而走到这一步的,秦宇相信,这几位风水大师能够如此轻易的寻龙点穴,他们对于这山脉的出现和龙脉的形成,肯定是有自己的了解。

  大道殊途同归。只是,一个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到大道之上,而另外一位却是直接走的捷径来到的大道上,同样的结果,然而两者的基础却是完全不一样。

  秦宇要想达到赖布衣和杨公这样的境界,那他就要消化和吸收自己所看到的山脉形成的画面。把这些变成自己对风水的理解。

  也许,这对秦宇的境界提升不会有很大的帮助,但是,这对于秦宇的实力却会有着巨大的帮助。

  秦宇相信,哪怕赖布衣和杨公只有七品传奇宗师境界,但是他们的实力绝对不比那八品尊者弱,因为,风水师最大的本领就是借助地势。

  风水大成者,一脚踏出而山河颤。靠的不是境界,靠的是对地势的了解,靠的是借用的龙脉之力,就好比,一个是十来岁的小孩和一位成年人打斗,小孩肯定是吃亏的,但如果,这小孩跑到一个放着大刀的地方。拿起那把大刀,恐怕就是成年人心里也得发怵。

  一位风水大成的强者。哪怕没有到八品尊者境界,恐怕一般的八品尊者也不愿意招惹,尤其是在有大山和龙脉的地方,因为,在这样的地方,一位风水大成者的实力可以得到恐怖的增长。

  天地之威。龙脉之威到底有多强大,谁也不敢确定,没有几位愿意冒这个险。

  而对于秦宇来说,现在的他已经是七品中期境界,境界。恐怕在短时间内要想提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机缘和奇遇这样的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既然境界上在短期没法提升,那么秦宇也只能选择在其他方向增强自己的实力,三十六洞天福地要回归的消息给了秦宇空前的压迫感,实力,只有更强大的实力才能在将来三十六洞天福地回归之后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所以,观看了这山脉形成的整个过程之后,秦宇心中便是萌生了一个想法,既然境界无法提升,那他就在风水这一道走到极致去。

  没有山神的赐予,秦宇还不会想走这一条路,因为,这条路并不好走,但是观看了山脉从无到有的一幕,秦宇知道,自己已经是得到了一条捷径,一条捷径摆在了自己的面前,没有理由不走下去。

  所以,这一晚上,秦宇都没有睡,就这么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回忆着先前所看到的那沧海桑田,山脉从无到有的一幕……

  这一回忆,便是到了天亮。

  一夜的时间,秦宇没有去理解和感悟,只是回忆,不断的回忆那些镜头那些画面,就好像是一个放映机一样,将这些镜头给记在了心中。

  只可惜,秦宇没有山神的那种神通,无法将时间给暂停,一晚上,他只做到了回忆了三遍,而且还仅仅是粗略的回忆,只回忆那些主要的镜头。

  睁开眼睛,长吁了一口气,秦宇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外面的旭日东升,脸上并没有什么着急之色,欲速则不达,虽然自己已经找到了一条捷径,但这捷径也只是相对于其他人来说的,并不等于秦宇就可以一蹴而就。

  “慢慢来吧。”

  打开阳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之后,秦宇的目光却是看向侧面,而此时,大祭司也是站在侧面的阳台上,刚好和秦宇四目相对。

  “秦宗师也是早起之人。”大祭司脸上露出了笑容,又恢复了那云淡风轻的样子,一夜的时间,心绪再次宁静了下来。

  “大祭司不也是吗?”秦宇笑了笑,“心中牵挂赌约,又怎么睡得着。”

  “秦宗师笑容满面,想必是已经想出来破解之法了,老夫今日拭目以待便可了。”

  秦宇嘴角微微翘起,冲着大祭司意味深长的一笑,而后,便是转身走出了阳台,走出了房间,而赵咏君和苗忠伟两人却是站在秦宇的房门外,看到秦宇出来,连忙迎了上来。

  看到赵咏君和苗忠伟两人脸上的黑眼圈,秦宇却是洒然一笑,这两位恐怕才是真正一晚上睡不着的。

  确实,苗忠伟和赵咏君两人一晚上根本没睡好,一开始是想着今天白天发生的一幕幕,尤其是秦宇指挥着鬼魂搬运松树的那一幕,就是躺在床上了依然是时时在两人脑海浮现,根本就没法睡着。

  好不容易等不想这个了,又想到赌约,想到还有两天,想到秦先生到底该怎么解决,会不会输掉,这一想,就是直接到天亮了。

  最后,索性就不睡了,洗了个脸便是站在门口等候了。

  “行了,都去吃早餐吧,吃完回去补个觉。”秦宇也是无奈,这两位搞得比他这位当事人还要激动。

  酒店早已有服务员准备好了早餐,不过,越南的早餐说实话没有什么特色,秦宇随便扒拉了几口便是放下了,而苗忠伟和赵咏君更是没有什么胃口,看到秦宇放下筷子之后,也是瞬间跟着放下。

  秦宇看了眼两人,摇了摇头,知道现在就是让他们去睡觉恐怕这两人也睡不下,也只能随着他们了。

  从餐桌离开,秦宇直接是朝着酒店门口走去,此时的酒店门口已经是和原来大变了样,门前的台阶不见了,前方的喷泉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高架搭起来的平台还有两侧各一百颗松树。

  “把酒店老板叫出来。”

  秦宇和赵咏君打了一声招呼,赵咏君跑回酒店,没一会,便是带着酒店老板来到了酒店门口。

  “告诉他,让他就站在这门口,一会听我的口令,我让他坐下的时候,就一屁股朝着后面坐下去。”

  赵咏君将秦宇的话翻译给了酒店老板之后,酒店老板回头看了看身后,脸上却是露出了为难之色,他这后面是空着的,这让他一屁股坐下去不是让他出丑吗?

  只是,一想到这些人是大祭司带来的,酒店老板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酒店老板答应了之后,秦宇脸上露出了笑容,朝着前面走出一段距离,最后,走到那搭起来的高台的最前面处,转身,目对着酒店方向。

  酒店上方四楼阳台上,大祭司和他的几位光头手下正看着下方的秦宇,大祭司的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因为,到了现在他也不知道秦宇要干什么了。

  对于风水,大祭司并不是如他所说的那样一点都不了解,实际上,对于风水他了解的很多,一般的风水师还不如他,而关于这酒店的风水他也看过,酒店风水没有什么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出现在酒店老板身上,酒店老板这几年的命里缺财,所以,这酒店的生意才不会好。

  也正因为这个,他才会拿这酒店的生意跟秦宇打赌,因为他笃定秦宇不可能在三天之内解决这问题。因为要想解决这问题就必须要改酒店老板改运。

  改运,并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绝对不是一时一刻可以完成的,所以大祭司很放心,他坚信自己会胜出。

  只是,大祭司不相信秦宇会看不出来这一点,既然如此还这么费尽心思的搞来两百颗松树,甚至连这酒店门前的喷泉都给拆了,如此大动干戈,难道只是为了拆着玩?

  正是因为看不透,大祭司的眼中的神色才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和秦宇的交锋,有太多出乎他意料的地方,这让他很不舒服,自从成为大祭司之后,任何的事情都是在他的算计当中。(未完待续……)

  ,无弹窗阅读请。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